2015年1月11日星期日

【China AIDS:8199】 输血染艾滋女童家长质疑调查慢 官方:那你来吧

输血染艾滋女童家长质疑调查慢 官方:那你来吧

输血染艾滋女童家长质疑调查慢 官方:你行你来

毛毛和妈妈在福建省卫计委门外。詹托荣摄

日前,央视新闻关注了福州一名五岁女童毛毛,疑似因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事件。昨天(10日),福建省卫计委通报了事件最终调查结果:一名曾给毛毛献血的献血者HIV抗体检测现为阳性。

福建省卫计委表示,毛毛当年先后输入过8位献血者的血液,其中一位之前确认HIV抗体为阴性的献血者,在本次调查中HIV抗体检测为阳性。在对当年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对毛毛进行的输血治疗,以及福建省血液中心的采血、检测、制备过程的调查中,调查组均未发现违规行为。

综合调查结果,并结合毛毛父母HIV抗体检查的阴性结果,调查组专家认为毛毛因输入"窗口期"血液感染HIV的可能性极大。经"窗口期"血液途径感染HIV属于临床小概率事件,相关数据显示感染概率大约为五十万分之一。

2010年5月4日,毛毛8个月大的时候,在福建省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做心脏病手术,手术时输注了血小板、悬浮红细胞和血浆,涉及8位献血者。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处长杨闽红介绍说,"毛毛事件"调查重点放在8位献血者目前的病原学检测排查上。

调查组通过追踪8位献血者的相关情况,经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排查,最终确认原HIV抗体检测阴性的陈姓献血者,本次检测HIV抗体为阳性。该陈姓献血者曾于2010年3月31日参加无偿献血,当时血液检测结果合格。此后该陈姓献血者未再有过献血,在本次调查前并不知晓自身已感染了HIV。

杨闽红还透露,被检测出艾滋病的陈姓献血者,当时献血的血液除输注给毛毛外,还输注给其他2个人。但杨闽红并没有正面回答现在另外2个输注"窗口期"血液者的情况。

申诉像"盖房子"逐级找 屡被拒之门外

很显然,"可能性极大"再次触怒了毛毛家人的神经。"这算什么调查结果,都这样了,还在推脱责任。"10日上午,福建省卫计委在跟毛毛家人说明调查情况后,召集媒体通报有关情况,毛毛家人和代理律师要求参加被拒。

妈妈抱着睡熟的毛毛,站在大门外,怒火中烧。她39岁才生毛毛,毛毛却不幸患上先天性心脏病,原本是到医院救命,不料却因输血感染上艾滋病。治愈艾滋病目前还是世界性难题。

"我找了很多部门,很多人,就像是盖房子,一级级往上找。"毛毛爸爸妈妈确认手术输血是罪魁祸首,但拿着申诉材料,屡屡碰壁,被拒之门外,"很冷漠的,我都想过自杀,和孩子一起死掉算了。"

人民网在2014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介入调查,而后又持续关注,社会各界关爱行动也从未间断,从经济和情感上支持幼小、无辜的毛毛。由福建省卫计委主导成立了调查组,向毛毛妈妈找上门"承诺",最迟2014年底出调查结果。毛毛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冰冷话语雪上加霜 受伤之心难再温热如昔

可过了信访回复日期,妈妈家人也未收到调查组任何回复。新年并未出现新气象,2015年上班第一天,毛毛妈妈再次找上门,得到的答复是"调查复杂,还需论证",在被质疑"办事效率低"后,负责协调调查的卫计委人士却满是"委屈":那你来做我的工作吧。

冷冰冰的话语,激怒毛毛妈妈。"如果我会做,我早就调查出来了,比如说,你跟我上山砍柴,我两下就砍下来,你就砍不下来,对不对?如果我有读书,坐到你这个位置,我肯定好心,肯定早就调查出了,不会说几个月还没调查出来,你信不信?"大字不识一个的毛毛妈妈一席话,让那位"委屈"公务员无言以对。后来虽道歉,但受过的伤怎能弥补?

在维护自身权益和追求真相的道路上,毛毛和家人是无助的,但又是幸运的,媒体记者不离不弃,周遭不少人也拿下"歧视"的眼镜。欣喜的是,毛毛从起初的无助、惶恐,渐渐成为了爱笑的"小天使"。落山的太阳终究还是升起,只是不再温热如昔。

"毛毛"概率小却存在 "有效追溯"成空话

根据卫生主管部门的要求,给毛毛手术的医院和供血的血液中心,将给予人道主义的救助补偿。妈妈希望"还一个健康的小孩",看起来已是"不能实现",但可以预见的事,毛毛今后至少不再担心生病没钱看、爱喝炖罐没钱买。

"毛毛事件"也让人担忧。此前毛毛家人就听到风声,输给毛毛的同一袋"艾滋病血",同时也输给另外2个人,福建调查组也给以证实"该献血者的血液还输注给其他患者,"但表示"正在追踪调查,有结果会及时公布,目前还不无法提供更多的信息。"

在通报"毛毛事件"调查情况时,上述应询回答记者问题的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处长强调说"血液中心采集、检测、制备过程规范,各项记录完整且可以实现有效追溯。"按照这样说的话,"艾滋病血"输给谁,应该也是"可以实现有效追溯",怎能总以"正在追踪调查"搪塞?我们常说,每个生命都不能被轻视,卫生部门更是如此。

"经'窗口期'血液途径感染艾滋病属于临床小概率事件。"福建调查组给出的数据是"概率大约为五十万分之一。"尽管如此,各方不得不直视的是,依靠现有的检验手段,仍无法避免输"窗口期"血液感染艾滋病事件的发生,福建2010年有就2例,最终也得到补偿。

"毛毛"救助补偿谁买单?

小概率这是毋庸置疑,但也确实存在。一方面是无法攻克的医学难题,一方面是无辜的感染者。"无过错"的人道主义救助补偿是大多"毛毛"们获得的慰藉。有评论员就"毛毛事件"指出,误染艾滋病病毒的概率比较低,即使国家代为补偿的标准较高,但地方财政还是承担得起。也有指,国家赔偿要让纳税人明白埋单。

好心无偿献血却害了毛毛,甚至殃及更多的人,这恐怕是那位陈姓献血者没想到的"好心办坏事"结果。1998年10月1日我国《献血法》生效,建立了无偿献血制度,血液的采集、检测、制备过程已能够最大限度地保证用血安全。因此,不必放大"输血染艾滋"的医疗风险,但机制还是存在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还要看到更严格的献血制度。

更为严谨、透明的制度,这必然会随着社会的进步而完善,但作为普通民众能做的是什么呢?那就是要增强献血安全意识。福建省血液中心副主任赖东生就"毛毛事件",通过人民网表示,安全血液来源以利他主义为动机,且具有健康生活方式的献血者。他更是呼吁"请不要为了检测而献血,更希望有高危性行为者主动放弃献血,这既是对病人负责,对社会负责,更是对自己的良心和道德负责。"

作为血液中心负责人,赖东生从工作角度出发,他也呼吁,政府相关部门应加快建立经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保险和补偿机制。有专家也建议,引入商业保险机制,建立类似"交强险"的输血保险,合理分摊输血风险。

"毛毛们"的悲剧,谁来买单呢?等毛毛长大后,她会给出属于她的答案。返回腾讯网首页>>


------------------

微博/微信:@艾博公益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釁、謾罵、非理性、過於情緒性、胡亂批評和無意義之言論,或是匿名人士之言論,以及所發表意見出現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郵件組將不予以顯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发帖到此群组,请发送电子邮件至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访问此群组: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tencent_3B56F8C266415BDA5B1ADF07%40qq.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