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6日星期四

【China AIDS:8166】 《全球之友》、《我们的声音》合刊:公民社会代表谈全球基金在华十年风雨路 —— 写在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离开中国之际

  公民社会代表谈全球基金在华十年风雨路 

             —— 写在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离开中国之际


 

 

孟林是我的朋友。

但回想起来,相识多年,在我们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私交"。

我是所谓的"专家"—— 为联合国的多个机构和中国政府的部、委机关提供咨询、

撰写报告,参与立法、决策和具体的事件处置,孟林是一个背负污名的艾滋病感染者。

但我强调自己是一个独立专家,无论何事,无论是面对党政机关,面对民众,还是面

对国际组织和外国人,都坚守自己为人的价值理念和伦理底限,因此,也常处困境。而孟

林则是一个因感染艾滋病而曾经沉陷地狱般的社会底层,处绝望境遇中的人。孟林有太多

的被人指责处 —— 其中,固有一些人品尚佳的人的指责,但更多的是一些或倚权势欺人,

或谋求私利,或内心龌龊的人的指责。

有一次,我曾对孟林等人说:"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了中国传统的君子,也没有英国

那样的绅士、 美国那样的公民, 有的只是一些流氓、 无赖" 。 孟林却笑对我说:

"我就是流氓、无赖"。从孟林的这话中,我听出一丝苦涩。

我又曾说: "我们面对这样一种结构 —— 贪官-奸商-刁民"。中国的老百姓不作

"民",日子就更不好过。

孟林有太多的可被指责处,但其为人品性的根基是好的 —— 正因为这样,个人的不

幸,使他在感染艾滋病后,经了炼狱之火的烧淬,成就了这个社会的底层精英 —— 从走

投无路,为个人寻求救助,到站出来作为感染者投身于艾滋病的防治,去帮助别人,到成

为一个社区领袖式的人物,参与全球基金中国国家协调委员会感染者代表和草根组织代表

的选举,到当选感染者代表,又为坚持自己主张而辞去代表职务,到再次竞选并当选草根

组织代表;孟林的眼界打开了,心胸扩展了,从一个沉沦于社会边缘、底层、蒙受污名的

艾滋病感染者,到一个行动及至中国各地,进入国际社会和世界公民社会的人物,工作从

对感染者的关怀救助,到政策倡导,反对歧视,呼吁给感染者的权利以制度保障。由是,

考虑个人和小团体的私利少了,关注人类的发展多了。这,就是我把他引以为友的道理。

孟林当然有他的可被指责处,但我和诸多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谁敢说自己身上没

有带着我们所经历的那个时代留给我们的如胎记般的污点呢?在这块土地上,有过太多的

相互猜疑,互以为敌,唯利是图,不择手段,因循苟且,屈从权势,缺少担当,更缺少一

种在个人之间"以共同体意识为前提的相互善待"为表征的公民性。

不认识到这一点,不反思自己,不检讨,不认错,不改正,中国就是没有前途的。

作为朋友,我曾对孟林说:"好自为之"—— 做事要有规则,为人要有底限。我不

知道你会做些什么,也给不了你多大帮助。但有一天,你病了,身边没有人时,我一定去

看你。我想:这,就是朋友。

孟林曾自 2007 年至今,以一个处社会边缘和底层的人,通过竞选而先后担任全球基

金中国国家协调委员会感染者代表和草根组织代表,和中国中央政府的五个部、局、联合

国机构、外国驻华使馆等,以及,中国党政系统中的人民团体、政府举办的非政府组织和

行使国家强制权力的事业单位,同坐在一张会议桌的周围,独立地、实质性地参与了有关

在中国的艾滋病防治的政策事项的议述、议争和议决(尽管作用有限)。

中国从全球基金接受赠款数额已达十八亿美元。中国政府、联合国机构及相关人等,

尽管主张各异,存在争议,但似乎都希望历史尽快地翻过这一页。而我却觉得付诸史笔,

真实记述,是极其必要的。

孟林是亲历者,同为亲历者的述说会有不同,甚至全然矛盾,但更多亲历者和旁观者

的述说,更多的文献的保存,将在一定程度上为人类再现这段历史的真相。

艾滋病,不只是医生、医学家去应对的疾病,更是须政治家、政府、企业、非政府和

非营利组织、社区,以至是国际社会和世界公民社会去共同应对的人类发展中的问题。死

了那么多人,花了那么多钱,我们得到了什么?不值得记述、总结、反思、检讨吗?

我看到了太多的冷漠,无动于衷 —— 特别是来自一些官员和医生的。我也见到过太

多的"吃艾滋病饭"的人。

由是,齿冷心寒,不愿再多说,也无力多说。

我深知:中国的三十年的艾滋病防治应该有独立的研究者的评估,予以反思、总结,

但谁也不支持这种工作。

最后,孟林的叙述,自有读者评说,但有一点,我要谈谈不同看法:戴志澄是一个较

少有的我心中敬重的官员(也是一个专家),在艾滋病防治领域,这样的官员不多,但有。

我对他们都存诚敬之心,他们和我们身份不同;每个人对问题的认知和所主张的做法也不

同,他们固然非贤非圣,但他们为中国的艾滋病防治确已极尽心力。

我想,孟林应该做到一点 —— 这就是"认可别人是可以和自己不一样的"。

至于说戴志澄的话给孟林造成压力,则"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也"。






--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CAP+) 秘书处
联系电话:010-63294803
传真:    010-63294803

网址:http://www.capcn.org/
English website: http://www.capcn.org/english/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chinaplwha

腾讯微博:http://t.qq.com/china_plwha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釁、謾罵、非理性、過於情緒性、胡亂批評和無意義之言論,或是匿名人士之言論,以及所發表意見出現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郵件組將不予以顯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中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发帖到此论坛,请发送电子邮件至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访问此论坛。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D%3DUWnw74LMR1UjtgjomxcCyH%3D4ozDqv7Pm8fEAk5SUQGnfUTw%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