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

【China AIDS:8147】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为河南血祸罪魁撑保护伞为哪般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为河南血祸罪魁撑保护伞为哪般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7日 来稿)
——再论放火的州官当总理蒙冤坐牢的百姓何日能点灯

   
    我于8月26日发表的《中央巡视组掩盖河南血祸黑幕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文,以凿凿有据事实,揭露了中央进驻河南第八巡视组在中央高层授意下刻意掩盖河南血祸黑幕的冰山一角,严正指出该巡视组有悖于中央打虎初衷,明晃晃地举着打虎的神圣旗号,却干着纵虎归山的勾当,让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第一责任人李长春和第二责任人李克强,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掩饰地逃脱追究成为漏网之鱼。令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几十万"血浆经济"受害者所待期的"一立案二问责三给予受害者国家赔偿"的正义诉求的美梦骤然间被彻底击碎感到极度失落和愤怒。由中纪委派出的极具影响力的"钦差大臣"这样走过场愚弄百姓的巡视到底为什么?!
   
    做贼心虚的人最怕真相 奉"隐瞒"二字为救命稻草
   
    独辟蹊径。李长春和李克强就是做贼心虚,最怕真相,害怕清算,将"隐瞒"二字视为救命稻草的典型。为官多年,久经沙场的二位高官,深知引发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真相一旦大白于天下,梦寐以求妄想飞黄腾达、出人头地的美梦就会成为泡影。以至于1992年在河南省先任省长后为省委书记的李长春政府,从艾滋病疫情爆发那一天起就谎报瞒报,从不说真话,而且无视国际社会约定俗成共同遵守的凡发生重大疫情必须第一时间公示于众的承诺,竟将最先举报疫情的人以"泄露国家机密"为由进行无情打击,从而导致艾滋病毒在河南大面积扩散。经过5至8年的潜伏期,到了1998年在河南省先任省长后为省委书记的李克强,由于全盘继承李长春隐瞒疫情的衣钵,继续以泄露国家机密罪严厉制裁出于良知举报疫情的人,眼睁睁任凭疫情恶化,从而导致艾滋病毒由李长春时代的大面积漫延,发展到李克强时代疫情如脱缰之马的艾滋病大流行。此时如果李克强稍有点理性悬崖勒马,与李长春隐瞒疫情的做法分道扬镳,完全可以将可防可控的艾滋病疫情有效控制住,但他为了个人钻营没能这样做,让完全可以避免的人祸导致为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泛滥成灾。
   
    无独有偶。死保李长春和李克强的两位后台,同样是做贼心虚最怕真相,害怕清算,亦将"隐瞒"视为救命稻草的人物。他们害怕一旦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其利益最忠实的代表和政治继承人被依法查处,必然危害自己最核心的利益,出于本能使尽全身解数全力保护,这就出现了从1992年10月的中共十四大至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大近20年间坐在河南血祸的盖子上阻挠查处的境况。不仅如此,在两位后台精心策划下,逍遥法外的李长春和李克强 "带病"被先后双双晋升为政治局委员,后又双双擢升为政治局常委,创造了当代极为罕见的徇情枉法、结党营私丑闻。
   
    触类旁通 。十八大后的党中央不知为何也最怕真相,害怕清算,并让举着打虎旗号的中央巡视组走上前台,以走过场形式掩盖河南血祸黑幕。几十万"以血致富"的受害者就这样成了"血浆经济"的牺牲品和李长春与李克强至今不认错的替罪羊。
   
    将最知情举报者置于死地是古今黑社会惯用伎俩
   
    当河南艾滋病疫情洪水般袭来时,河南当局不是首先控制疫情,而是把矛头对准敢讲真话、仗义执言大胆举报疫情的人。
   
    河南第一位于1995年9月报告疫情大爆发的卫生检疫医生王淑平,发现周口地区商水县西赵桥村很多卖血农民出现艾滋病样症状,经对卖血者的检测,60%以上呈艾滋病毒阳性,她向地区卫生局报告后认为不可信不屑一顾。焦急万分的王淑平面对一触即发的疫情危机,为取得权威论证,将西赵桥村62份血样送往北京,求助病毒学家曾毅院士做权威鉴定。首批检测的15份血样,13份为艾滋病毒阳性,另两份为疑似,曾院士极为震惊,迅即让王淑平写报告送达卫生部,并通报给河南省卫生厅和地区卫生局。然而她的发现不仅没有受到赞许,反而当头一棒。周口地区卫生局领导得知王淑平向卫生部报告河南疫情极为恼火,拿着棍子砸王淑平所在的临床检验中心牌子,然后进屋砸检验设备,还用棍子打她的头。省卫生厅领导质问她:为什么别人不能发现,就你能发现?!省卫生厅长刘全喜让王淑平到办公室接受问话,没等王说完话就大发雷霆,给我出去,立即出去!,王淑平从此失去工作,停职停薪。她因无法摆脱当局的打压又无立锥之地,无奈于李克强执政河南期间的2000年出走美国。
   
    如果当时河南当局重视王淑平的"报警",不失时机地采取防范措施,完全可以转危为安。然而李长春和李克强两届政府却南辕北辙,河南在打压王淑平过程中爆发了艾滋病大流行。
   
    继王淑平之后因举报疫情遭受打压的是有"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之称的高耀洁。这位妇产科界权威教授于1996年开始,不顾年迈体衰,深入到100多个艾滋病严重流行的村庄调查,会见1000多名艾滋病患者,从中得出结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是是血传播。令人恐怖的灾难发生后,她认为河南艾滋病疫情已经"火上房"了,如果再隐瞒下去必酿大祸。面对河南当局的打压,高耀洁因不惧压力大胆向外界曝光艾滋病疫情真相,并以"最立得住"的个案写出《血灾10000封信:揭开中国艾滋疫情真面目》和《我的防艾路》等至少8本之多的专著,让世人知道是谁把百万计老实巴交的农民推向坟墓。她的揭露令李长春和李克强两届政府极为恼怒,以泄露国家机密、损害河南形象和为国外反华势力报务三顶大帽子进行打压,拒绝她下乡调查,也不允许她接受国内外记者采访将其软禁。她在此期间数次出国领奖受阻。2009年2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访华,要求与她会见也遭阻挠。高耀洁深知这样下去会被折磨死,为"保存实力"和把近年来已经写好尚未出版的书稿发给出版社,她决定出走,于2009年以访问学者身份移居美国。
   
    高耀洁在与我的交流中感慨道,假如河南某些官员不为钱权和名利,稍有一点民生意识不捂盖子,河南艾滋病不会泛滥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是官员刻意隐瞒疫情造成血祸,是血祸造成艾滋病泛滥。
   
    2001年,"全球卫生理事会"授予高耀洁当年"乔纳森•曼卫生及人权奖",在授奖大会上,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称赞她为"第一位在农村从事艾滋病预防宣传教育的女活动家"。
   
    2004年荣获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2003年年度人物"称号。主持人白岩松宣读的颁奖词中说:"她以渊博的知识、理性的思考驱散人们的偏见和恐惧,她以母亲的慈爱、无私的热情温暖着弱者的无助和冰冷。她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推动人类防止艾滋病这项繁重的工程,她把生命中所有的能量化为一缕缕阳光,希望能照进艾滋病患者的心间,照亮他们的未来。"
   
    2007年获由美国援助发展中国家妇女组织"生命之声"颁发的"妇女领导奖"。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出席颁奖仪式。
   
    2007年38980号小行星以"高耀洁"命名。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令人可敬的一代女杰,河南李长春和李克强两届政府却容不得她的存在被撵出国门。 
   
    第三位受到迫害的是著名艾滋病教育学者和维权人士万延海。他因在李克强主政河南期间大胆向外界公开河南省艾滋病疫情真相,其中仅上蔡县染病者就达七八千人,气急败坏的李克强政府2002年先以"泄露国家机密"罪令国安将他逮捕,后来又被公安再次关押。之后多年因受警方严密监视、监听和数不胜数地干扰无立足之地,无奈于是2010年出走美国。
   
    倒打一耙陷害含冤上访者是虎豹吃人社会的弱肉强食
   
    河南艾滋病大流行后,出现了受害者成群结队讨说法的上访潮。为掩盖疫情真相,河南以多种手段特别是以刑事化手段的打压尤为残忍。浏览一下十八大前之给3名和十八后又给5名含冤上访者判刑的8个案例图表,对河南无情打压无辜者的行径就可一目了然。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为河南血祸罪魁撑保护伞为哪般


   
    首开中国亦是全球刑事化记录第一个被判刑的年仅9岁因头部外伤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新蔡县田喜,是一个饱尝人世间悲苦令人心碎的大冤案。他强忍病痛,每天要服用如癌症化疗一样毒副作用非常大的抗病毒药,以难以想象的毅力完成大学本科学业,懂事了走上维权路竟遭到灭顶之灾被判坐牢。不幸的遭遇令他不能像普通学子一样走出校门就可以找工作和谈恋爱,当然更谈不上养家糊口挣大钱了,断送了一位风华正茂,可以天高任天鸟飞的美好前程。
   
    再看看宁陵县产妇赵凤霞就更霉气了。她分娩入住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又传染给孩子和丈夫,丈夫不治病亡后因多次上访讨说法被判刑二年缓刑三年。还有往伤口上撒盐的是,亲朋好友都知道她入住县妇幼保健院并到那里看望她,可是法院竟以妇幼保健院找不到病历为由诬蔑她是对妇幼保健院敲诈勒索被判入狱。司法部门这样肆无忌惮地践踏法治,栽赃无辜,我在全球范围内没有搜索到第二例。这要比元代关汉卿笔下的《窦娥冤》还要冤 。
   
    还有甚者,汝州市5月间当着中央巡视组在河南的面,一次性给5名蒙冤上访者判刑,是当今世界闻所未闻的恐怖事件,其中包括2011年曾获时任总理温家宝和卫生部长陈竺接见的艾滋病患者代表陈淑霞。警方在拘捕陈淑霞时说,你把温总理接见你的那档子事放在一边吧,我们对你该抓还得抓,"喀嚓"一声,寒光闪闪的手拷把陈淑霞双手牢牢拷住,将这位因丈夫卖血无辜感染艾滋病被其传染,后来替不治身亡的丈夫讨说法遭到拘禁,警方说她是领头闹事的被加重处罚为判三缓五。其实每个上访者都各有个的血泪帐,他们走在一起上访是不约而同,对陈淑霞从严查处是施展淫威的汝州市故意找茬,藉以威慑所有讨说法的人。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为河南血祸罪魁撑保护伞为哪般


    2011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和卫生部长陈竺接见艾滋病患者代表陈淑霞
   
    汝州市警方抓捕因人工流产输血感染艾滋病毒本无任何过错的农妇马霞的情景更是恐怖。一是置她的只有三岁半的女儿撇在家中于不顾,二是由几名身高马大的警察对付一个艾滋病晚期的弱女子,像抓杀人放火的逃犯一样先给她戴上黑头套,然后将她胳臂宁在背后施以背拷。如此粗野残暴,把一个没有出过远门也没有见过大事面的农妇马霞吓得魂不附体。因为忍受不了司法部门的迫害,她在被拘留期间两度与同室的陈淑霞等三名狱友以绝食方式拼死抗争。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为河南血祸罪魁撑保护伞为哪般


    马霞和她三岁半的女儿
   
    还不可思议的是,汝州市电视台竟将警方抓捕陈淑霞和马霞给戴手拷以及同其他三位被过堂审讯的录像,于近期几个月内向全市城乡反复播放,当地人说比中央电视台播放公审薄熙来的频率还高,次数还多。我6月初去汝州市看望马霞等几位被判刑的受害者居然赶巧又一次播放。通过这一手段把"血浆经济"受害者搞倒搞臭,就可以将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罪责全都转嫁到上访者头上了。如此毒辣手段和禽兽般的欺压与凌辱,是河南继开创刑事化迫害无辜者之后,又一亘古未闻的羞辱和报复上访讨说法无辜者最新的迪斯尼世界纪录。
   
    一边高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边又给无辜者判刑对这个价值观的肆意践踏,是自相矛盾、自我否定、自打嘴巴,无疑是中央巡视组于河南巡视期间出现的随心所欲、为我所用的"上什么山唱什么歌"了。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的两个"对比"
   
    先看看相关国家对感染艾滋病毒案如何问责和给予患者赔偿的
   
    自1981年美国发现艾滋病这个被称之为"世界癌症"以来,法国、加拿大、美国、日本和利比亚等多个国先后发生了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和乙肝及丙肝病毒案件。这些国家的受害者通过法律诉讼途径,对玩忽职守造成悲剧的医疗部门和医药企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尽管一波三折,但最后都得到圆满解决。唯独比任何国家都更加严重的全球最大的中国河南污血案例外,不仅不问责和赔偿,还反咬一口,诿过于人。
   
    1、法国输血引发的艾滋病毒传播事件
   
    法国输血引发的艾滋病毒传播事件发生在1980年代初期。到1985年底,在法国国家输血中心输入由感染艾滋病毒的污血制成的血制品"第八凝血因子"进行治疗的3500名血友病患者的检测中,1700多人感染染艾滋病毒,其中200人已经死亡,其它疾病患者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达7000多人。激起法国舆论的强烈抨击,要求追究罪责、惩办首恶。
   
    到1999年2月26日,法国共和国司法法庭结束了6年的庭审过程。前国家输血中心主任被判处4年监禁和10万美元的罚金;前国家输血中心输血研究部负责人被判处4年监禁缓期2年执行;上述二人共同向受害人支付158万美元的赔款。卫生部长因此事引咎辞职,前总理和部长均坐在庭审的被告席上。
   
    法国对输血和血液制品感染艾滋病的患者每一位提供了5298到30088美元的赔偿。同时,公共团结基金一项由保险公司专门为感染艾滋病的血友病患者及其家庭设立的基金,根据感染者病情的严重程度,患者的年龄,损失的收入和家庭情况,提供5128到29052美元的赔偿。法国还建立了一项新的基金,为受害者每人额外提供一笔高达417377美元的赔偿。
   
    2、日本污血案
   
    日本因在1980年代出售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制品造成输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在日本造成轰动的污血丑闻,使得当时约1800名血友病患者感染了艾滋病毒,其中约有500人已经死亡。一家日本医药公司的三名责任人在2000年2月24日被判入狱。
   
    日本1993年制定了优厚的赔偿方案。 该方案为感染艾滋病的所有血友病患者每月提供2328 美元的赔偿,此外血友病患者若因艾滋病导致机会性感染住院,每月还另外提供318美元的补贴,同时提供抚恤金。失去主要劳动力的家庭将得到为期十年,每月1575美元的补贴。如果是非主要劳动力死亡,家庭会获得一笔63257美元的赔偿,以及1352美元的丧葬费。1994年对赔偿方案又进行了修订,将配偶纳入赔偿计划。
   
    另外,日本在"二战"后推行的幼童全面接种疫苗计划过程中,因重复使用针筒,导致43万国民感染病毒性乙型肝炎,成为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医疗事故。日本政府为此每人赔偿1250万至3600万日元,赔偿额视个人健康状况而定,赔偿总额为3.2万亿日元。
   
    3、加拿大污血案
   
    1980年代,成千上万的加拿大人因输血感染艾滋病和丙型肝炎,被认为是加拿大医疗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医疗卫生灾难,大约有1100名加拿大人因输入了污血而感染艾滋病毒,另有1万至2万人感染丙肝,死者不在少数。
   
    警方污血案调查小组以刑事疏忽罪、危害公众安全罪和未及时依据食品及药物法发布通告罪等将4名医生、加拿大红十字会和一家美国药厂告上法庭追究刑责。1998年,加拿大联邦政府和有关省政府批准了一项高达11亿加元约合7亿美元的赔偿计划,每人一次性获得12万美元免税的赔偿金。各省还额外提供每年高达3万美元的补贴和5万美元的丧葬费。他们还提供免费的抗病毒治疗,为孩子提供后续教育培训基金及支付护理人员的费用。
   
    4、德国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案例的赔偿
   
    德国赔偿的基金主要由药物保险公司提供,为每个感染者提供一笔最高数额为367724美元的赔偿,同时也有对配偶的赔偿和丧葬费用补偿。
   
    5、利比亚艾滋病传播大案终获解决
   
    1990年代末,利比亚发生了震惊世界的艾滋病传播大案,400多名儿童在一家医院输血时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在各方努力下,受害儿童家属同意接受向每名受害者提供100万美元赔偿的方案,为艾滋病传播大案画上了句号。
   
    再看看韩国领导人是怎样对待重大的安全事故
   
    2014年4月16日韩国发生的"岁月"号客轮沉没事件后,他们于第一时间及时向世界作了报道,并滚动播出事件发生的原因和救援进展。
   
    韩国总统朴槿惠就海难事件向国民道歉,韩国总理郑烘就沉船事故引咎辞职。韩国总统朴槿惠在为遇难者悼念场凭吊死者献花和默哀时说,时间一天天过去,现在仍有许多家属不知道亲人是生是死,自己彻夜难眠。她向这次事故中的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对所有因失去家人朋友而痛苦的国民致以诚挚慰问和道歉。朴槿惠还下令彻查这次事故,纠正积弊,不论职务高低,严肃追究事故相关责任人的民事及刑事责任。她还说,在灾难袭来应选择站在理性一边,文明一边,人民一边。
   
    发生重大灾难性事故,有错认错不掩盖,挺身而出承担责任,不仅仅是道德上的要求,更是法律的规定。韩国国家领导人的道歉和辞职是一面镜子。
   
    相比之下,中国河南艾滋病事件发生已经20年,在"以血致富"诱惑下,导致至少30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10万感染者死亡。然而令世人惊骇的是,事故第一责任人李长春和第二责任人李克强至今不认错、不担责、不道歉,李克强中还当上了总理,先后两届国家主席不仅不予以查处,还坐在盖子上阻挠问责充当保护伞。你要举报和上访,就整你。我几年来的实名举报,北京和河南警方不是传讯就是围追堵截,不许你乱说乱动,电话和电子信箱被全面监控。因为涉及到现总理李克强,在声势浩大的打虎运动中,河南污血案在中国已是老虎屁股,谁都摸不得了。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不能点灯。在这种情况下何谈发生事故向国民道歉,又何能像韩国总统那样慰问受害者和死者家属,更没有为亡者追悼和献花那样的情感;几届国务院总理特别是现任总理,没有因河南艾滋病大流行认个错或引咎辞职。李克强不下台,要想查处河南污血案,那是与虎谋皮。这是中韩两国最大不同点。
   
    中国国家领导人没能像韩国国家领导人那样勇于承担责任,不管社会制度有何异同,但对哪一个国家领导人的拷问都一样,即你是坚守了还是突破了道德、人性和良知的底线,甚至是道德和人性的沉沦。中韩两国领导人都用自己的行动作了回答。在这种情况下,再讲什么"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和李克强的"万事民为先",都是说一套做一套、挂羊头卖狗肉。
   
    寄希望于置个人生死和毁誉于不顾的习总书记改写"两个对比"书写在依宪治国中查处河污血案新篇章
   
    继十八前我给胡锦总书记投递近20封举报信都无影无踪外,十八大之后我又就河南污血案直接向习总书记和中央纪委王岐山书记投诉,未见回应后无奈又以公开信形式表达诉求,将投诉书特快专递中南海不少于10件,也都石沉大海。但我不怨日理万机的习总书记,因为中央办公厅有李鸿章。
   
    1896年5月,李鸿章作为特使出席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礼。到广场参加典礼的臣民达百万之众,因为人多发生踩踏事故酿成数千人死伤的惨剧。那天李鸿章驱车抵达加冕典礼广场后,向接待他的俄国总理大大臣发问,难道你们还要将这不幸事情禀报皇上吗?对方答道:"是的,已经禀报过了"。李鸿章面带遗憾地摇摇头说:"你们这里的官员太没有经验了,皇上一旦动怒怎么办?我当直隶总督统辖的一个省发生鼠疫,一下子死了好几万人,我们却奏报皇上,说那里一切顺遂。有一次皇上问我有没有什么瘟疫发生,我照旧回答说,没有任何瘟疫,老百姓都安居乐业,还称道皇上圣明呢!
   
    连想我向中南海发出多封实名举报信如泥牛入海,绝非习总书记置若罔闻,而是中央办公厅的李鸿章给扣压扔进垃圾箱了。如果中央办公厅的秘书们能将我三五千字的举报信摘录其中一二百字放在习总书记案头上,当他得知河南发生的远比李鸿章说的瘟疫还要严重且拖延多年也不查处的案件,定会像去冬青岛发生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和日前江苏昆山"8•2"爆炸事故那样,当天就作出批示予以查处的。我希望不要像中央进驻河南第八巡视组那样掩盖河南艾滋病真相,还将已经发生的重大瘟疫说成"一切顺遂"的假信息禀报习总书记。那是欺君之罪,罪该万死。
   
    衷心期盼习总书记以 "关键时刻要站得出来敢于担当"的大无畏气概,不徇私情,扭转乾坤,让几十万受害者"一立案、二问责、三给予国家赔偿的中国梦,梦想成真。作为第一步,先给被判刑的8位蒙冤者平反昭雪,让正在服刑的5名受害者恢复自由,以此"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一改"两个对比"的历史,书写在依宪治国中彻查河南污血案的新篇章。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4年9月16日
   
    电子邮箱:chzh2012@gmail.com
   
    附件:
   
    1、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信
   
    2、放火的州官当总理蒙冤上访的百姓坐监牢 -国际艾滋病日质问党中央百姓何日能点灯
   
    3、已经到了对河南血祸责任人立案问责的时候了 -致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公开信
   
    5、有腐必反还是选择性反腐放过李克强 -全国人代会继续掩盖河南艾滋病真相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6、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 在抗病一线向习总书记报告
   
    7、法国加拿大日本污血案的查处与赔偿和中国河南污血案不查处反而倒打一耙 -就河南血祸三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8、韩国沉船事故总统道歉总理辞职中国河南污血案20年不查处怎么办 就河南血祸四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9、汝州市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的患者因上访被判刑穷凶极恶天下奇冤 -就河南血祸五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10、挣扎在艾滋病村死亡线上呼唤关爱渴望救助的弱势人群
   
    —就河南血祸六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11、打虎还是放虎归山 中央巡视组掩盖河南血祸黑幕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博讯来稿]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