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星期二

【China AIDS:8152】 为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投票 Vote for China People Living with HIV!

各位朋友大家好,请您抽出一分钟时间为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投票


   "
郁金香奖"创建于6年前,是荷兰外交部颁发的一个奖项,主要鼓励和支持以创新的方式的捍卫人权的勇敢人士。获奖的个人或机构可以获得约为10万欧元的奖金,并用于后续艾滋病领域的相关倡导工作。具体详见http://www.humanrightstulip.nl/

经过层层筛选,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秘书处协调员孟林已从160名世界各地的申请者中脱颖而出,进入前30名候选名单。下面,该奖项将进入关键的网络公开投票环节,希望得到各界朋友支持,踊跃投票。评审方将把网上投票选出的三个候选人以及三个来自组织的"外卡"的候选人,提交给荷兰外交部长来确定最终的获奖者。

 

孟林新浪微博:@孟林de小屋

参选口号:促进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建立联系并促进改变

 

投票时间:北京时间 9月29下午6点起 到 10月11早上6点止


投票方式(只需两步)


1. 打开网址https://vote.humanrightstulip.nl/meng-lin(如果打不开建议使用网络代理软件VPN),在第一行空白格输入您邮箱(第二行问是否想去参加颁奖典礼打不打勾都行),点击红框Vote,您的邮箱会受到一封确认邮件(有时可能会被列入垃圾邮箱里)


2. 登陆您的邮箱打开确认邮件点击确认红框Confirm Vote即可


 [如果您仍然不清楚如何投票,可以下载附件查看示意图,或者电话010-63294803联系我们进行咨询]

 

附:孟林个人介绍

自从96年确诊感染了艾滋病毒并发病以来,可以说亲身经历和见证了艾滋病在中国横行肆虐的这场灾难。多年来,凭着对生命的景仰和执著,历尽艰辛顽强抗争,幸存到今天。

2004年下半年开始筹建爱之方舟感染者信息支持组织,旨在帮助中国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获取更多更高效的免费抗病毒药物,以及高质量的治疗服务,增强艾滋病感染者生活的信心,最终帮助所有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能够健康快乐的生活。

20061147日,由爱之方舟感染者信息支持组织与笑看未来艺术作坊、红树林支持组织联合举办了促进PLWHA网络化建设工作会议,并在会议上成立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爱之方舟被选为联盟秘书处,孟林被选为秘书长,供职至今。

目前担任:

l  北京爱之方舟感染者信息支持组织负责人

l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秘书处协调员

l  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非工委代表

曾经担任:

l  2008年担任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感工委代表

l  第六轮全球基金国家技术顾问委员会成员

l  全球基金第五轮非政府咨询小组成员

l  北京第六轮民间组织咨询小组召集人

获奖情况:

l  20089月,获得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颁发的特别贡献奖

l  200811月,获得英国贝利.马丁奖

联系方式:

孟林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秘书处协调员

爱之方舟创办者及负责人

电话:010-63294803   邮件:menglin2801@gmail.com

 

 

Vote for China People Living with HIV!

 

Meng Lin, a people living with HIV from China, has been nominated by China Alliance of People living with HIV (CAP+) for Netherlands Human Rights Tulip 2014, for his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 for AIDS response in China.

 

Netherlands Human Rights Tulip is an award of the Netherlands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for courageous human rights defenders who promote and support human rights in innovative ways.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ward could be found on http://www.humanrightstulip.nl/

 

Currently, Meng Lin has been selected into the top-30 candidates among almost 160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applicants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and his nomination will be placed online for public voting from Monday 29th September at 12:00 (GMT+1) to 10th October.

 

This is an exciting news for CAP+. Meng Lin, as the CAP+ secretariat coordinator, is an important figure in Chinese civil society. He has shown much dedication to work to strengthen the participation of PLHIV in China's HIV response, and has made significant personal contributions to his work.


We will be very grateful if you could kindly take just one minute to click the following lick to vote for him

https://vote.humanrightstulip.nl/meng-lin

 

Your voting is very important not only for him, but also for the human rights promotion work in China! We are deeply appreciated if you could forward this email to more people who might paid attention to AIDS response in China.


Thank you for your support!

 


 

More information about Meng Lin

 

Meng Lin's Chinese twitter: @孟林de小屋

Participation slogan: Connecting People Living with HIV for Change

 

Meng Lin is the first person living with HIV/AIDS in China who was awarded "Barry & Martin's Prize." By UK's Barry & Martin's Trust and "UNAIDS Special Award for Contributions to AIDS Prevention."  By Dr. Peter Piot, the Executive Director of UNAIDS for his contribution

 

Since he was diagnosed HIV positive in 1996, he has personally experienced and borne witness to the havoc which AIDS has wrought in China which made him more responsible to work for PLHIV community. As the founder "the Ark of Love", a Beijing-based informational support network for people suffering from HIV/AIDS and the director of CAP+ secretariat, he was elected as the PLWA/T/M Sector CCM members in the 20th Plenary of China and also the current NGO Working Committee Representative because of his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in HIV/AIDS respons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this email, please don't hesitate to contact us:

http://www.capcn.org/English 

 

Contact information

Tel: +86-010-63294803

Email: China.plwha@gmail.com

Website: http://www.capcn.org/english/

China Alliance of People Living With HIV/AIDS (CAP+)

 


--




--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CAP+) 秘书处
联系电话:010-63294803
传真:    010-63294803

网址:http://www.capcn.org/
English website: http://www.capcn.org/english/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chinaplwha

腾讯微博:http://t.qq.com/china_plwha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釁、謾罵、非理性、過於情緒性、胡亂批評和無意義之言論,或是匿名人士之言論,以及所發表意見出現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郵件組將不予以顯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中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发帖到此论坛,请发送电子邮件至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访问此论坛。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D%3DUWnxy_mFGHczZ59yfhhoNg72Nr3Z2BCu9tu__V6%3DBAYYbEw%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China AIDS:8151】 艾滋病患者收敲诈短信:不给2万 曝光你患艾滋

艾滋病患者收敲诈短信:不给2万 曝光你患艾滋

核心提示

神秘来电

广东江门凌晨打来电话,同时,还发来一条短信:如果不想让家人和朋友知道自己患有艾滋病,就准备好两万元钱。

同名户主

除了个别医院、疾控中心有记录外,还有一家关爱艾滋病患者及病毒携带者的公益组织。要挟者提供的汇款银行账户户主陈某,与一个曾是该组织的员工的人名字相同。

"如果他爸妈的同事知道他们的孩子是同性恋,还是同性恋传播感染艾滋病,他爸妈会怎样呢?"这些短信,出现在了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小常(化名)的手机上。发短信的人,用了一个广东江门的手机号,对方熟知小常的个人信息以及艾滋病确诊时间,通过短信要挟,要求小常给他汇两万块钱,不然就把患病的事情告诉别人。昨日,在接到短信两天之后,小常到派出所备了案。个人信息如何流入他人之手,发短信的人又是谁,目前都不得而知。

短信一直在要挟 不给钱就曝光

昨日上午,武侯区一住宅小区门口,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小常。小常是外地人,24岁,目前在成都有固定的工作,除了定期去医院做复检之外,平时的生活和别人没有区别。不过,一条要挟短信的出现,让他开始担心起来。

27日早上,一觉醒来的小常,发现手机上有一个来自广东江门的未接电话,"凌晨打的,可能睡了没听到。"同时,一条未读短信同样来自这个号码,点开一看,小常吃了一惊,大致的内容,是告诉小常,如果不想让家人和朋友知道自己患有艾滋病,就准备好两万元钱。

对方为了让小常引起重视,将小常的个人信息发了过来,其中家庭住址详细到了几单元几栋几号,并且还有小常艾滋病的确诊日期以及确诊报告编码。在发信息的同时,对方一直在对小常进行要挟,"如果不准备好钱,就把信息告诉别人。"小常诧异:发短信的人是谁,他如何晓得我的这些信息?

对方发来银行账户 户主陈某是谁

事发当日,小常把这件事告诉了朋友王明高(化名),后者也是一位艾滋病毒携带者。27日晚,王明高开始以小常朋友的身份,通过短信和对方联系,他告诉对方愿意汇钱,并让对方发银行账号。

对方发来了银行账号,开户行:中信银行建设路支行,户主为陈某。对方看到王明高没有动静,回了最后一个信息,"你想想,如果他的邻居和同事知道了,会怎么看他,走着瞧。"

随后,王明高把事情经过和短信内容,发到了微博上,一位艾滋病毒携带者在微博中说,"最近几个朋友告诉我接到敲诈勒索的短信,要求打款2~10万,不然就把患病信息告诉家人或同事。"王明高也在竭力呼吁有同样遭遇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勇敢一点,不能让这些要挟者得逞。

微博发出,引起了其他艾滋病毒携带者的关注,大家都在议论,他们所知道的艾滋病毒携带者的个人信息,除了个别医院、疾控中心有记录外,还有一家关爱艾滋病患者及病毒携带者的公益组织。而其中一位艾滋病毒携带者在微博上提到,对方银行账户户主陈某,与一个曾是该组织的员工的人名字相同。

派出所备案

谁泄露了艾滋病毒携带者的信息?

这家公益组织主要应对艾滋病等健康危机,更多的是在生活和精神上关爱艾滋病毒携带者。

2012年,小常在Y市疾控中心确诊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从Y市到了成都后,病历档案从Y市转到了成都市某级疾控中心,Y市疾控中心只有备案。"这份确诊报告上,有包括家庭住址在内的个人信息。"

同年,小常在网上了解到了这家公益组织,并将自己的确诊报告带了过去,做了记录,希望能得到该组织的一切帮扶,"但我至今一次都没去过。"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了名为某健康咨询服务中心的该公益组织。该中心随访部主管林小杰说,2012年到2013年之间的某段时间,确实有一名和陈某同名的志愿者。

"他没干多久就离开了,在这里主要是负责一些打杂和接待方面的工作。"林小杰说,对于帮扶和关注的艾滋病毒携带者,的确留存了他们的个人信息,以便对他们开展帮扶,但这部分信息,只有服务中心内3名工作人员掌握和管理,其他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没有权限看到这些资料。

林小杰打开了电脑上的一个word文档,上面粘贴了王明高发在微博上关于此事件的截图,包括与对方的短信记录以及网友的一些评论。"出现了这种情况,对于我们来说,是零容忍的。我们也打算商议,如何帮助被要挟的患者,摆脱困扰。"

林小杰说,账户中的陈某,不一定就是曾在服务中心当志愿者的陈某,另一方面,发短信的人,也无法证实就是陈某。

昨日下午,小常抽空到了其住所辖区派出所,进行了备案,希望将发短信要挟者找出来。"如果信息真的被泄露出去,我也不怕,反正我父母是知道的,至于同事和朋友邻居,这个我也控制不了,大不了我不要这份工作,别人要怎么看我,我也没办法。"

律师说法

已构成刑法中的敲诈勒索罪

小常的遭遇,因个人信息被他人掌握引起。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马铃谈到,单位或机构、组织,如果故意把个人信息泄露给非法使用者,属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如果是无意泄露,则将视为侵犯他人隐私权,并将作民事赔偿。

此次对方掌握到了小常信息,并以泄露为挟,首先,如果个人采取非法手段,从单位或机构,拿到小常的个人信息,将触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而已经发生的用泄露信息为挟的行为,已构成了刑法中的敲诈勒索罪,"敲诈金额达到1000元,就符合立案标准,金额达一万元,已是重大敲诈勒索,将追究刑责,即便受要挟者没有汇钱,这种敲诈未遂的行为,罪名同样成立,只能是减轻和从轻处理。"返回腾讯网首页>


------------------

微博/微信:@艾博公益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釁、謾罵、非理性、過於情緒性、胡亂批評和無意義之言論,或是匿名人士之言論,以及所發表意見出現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郵件組將不予以顯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中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发帖到此论坛,请发送电子邮件至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访问此论坛。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tencent_54F03F703B3D7F35169312AD%40qq.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2014年9月28日星期日

【China AIDS:8150】 征集几个问题的答案


大家好,

感谢大家对艾博公益的支持,现在有几个问题,征求答案,很简单,请直接回复邮件,或发我手机短信18697332373都可以,谢谢!


1、你在哪个省份?

2、您所知道的本省份艾滋病毒快速初筛检测是否收费,多少钱?

3、快检收费的主体是? 民间组织?CDC?

4、民间组织快速检测,经CDC确证阳性,CDC是否有奖励?,奖励多少钱?

5、是否知道有跨省运输血液样本检测确证的情况发生?

谢谢!

常坤
--



新浪微博 @艾博公益

@艾博公益艾滋病热线4000599121

微信二维码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釁、謾罵、非理性、過於情緒性、胡亂批評和無意義之言論,或是匿名人士之言論,以及所發表意見出現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郵件組將不予以顯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中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发帖到此论坛,请发送电子邮件至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访问此论坛。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FA9UG7KWb0yZ_sL3cGc8SW-XbWOoHvwFg2JjrTt3BKVNcjPLg%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2014年9月26日星期五

【China AIDS:8149】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CAP+第43期的《我们的声音》之青年友艾汇发展之路


各位朋友大家好!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第43期的《我们的声音》现已出刊,主题为"我,我们,青年友艾汇"。本期邀请了来自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重庆、杭州的几位青年网络骨干代表,以骨干的经历为主线,回顾青年友艾汇成立两年来大家一起走过的道路,做过的努力,遇过的挫折,收获的成果。希望通过他们个人经历的分享,能从更立体的角度来呈现青年友艾汇的发展之路。

 

全文下载链接(中英文双语):http://www.capcn.org/xwzt/2318

 

P.S. 青年友艾汇成立于2013112日,是一个以"通过新媒体促进中国青年LGBT/HIV+ 社区相关问题研究、交流与倡导,实现其平等权益的获得"为使命的非营利性信息交流和活动的网络组织,该网络由活跃在社交网络上并具有不同学科背景的各地LGBT青年骨干自发组成。

 

 

Hello everyone

 

China Alliance of People Living with HIV/AIDS (CAP+) published a new issue of "Our Voice", named "Me, Us—Youth U&I Club". Five core members from Shanghai, Guangzhou, Nanjing, Chongqing and Hangzhou were interviewed about their experiences and inspirations before and after participation in this network, in order to vividly demonstrate the development of Youth U&I Club.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click the following link

http://www.capcn.org/xwzt/2318

 

P.S. Founded in February 2012, Youth U&I Club is a non-profit information exchange and activity network, which initiated by LGBT/HIV youth actively on social network with different disciplinary backgrounds, with the mission to "Connecting China LGBT/HIV Youth for equality of rights".

 

--


--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CAP+) 秘书处
联系电话:010-63294803
传真:    010-63294803

网址:http://www.capcn.org/
English website: http://www.capcn.org/english/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chinaplwha

腾讯微博:http://t.qq.com/china_plwha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釁、謾罵、非理性、過於情緒性、胡亂批評和無意義之言論,或是匿名人士之言論,以及所發表意見出現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郵件組將不予以顯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中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发帖到此论坛,请发送电子邮件至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访问此论坛。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D%3DUWny6BmacFO%3DXitaSbMmND1JXZMnRMh0Gd3Pe5EWJCyC_uA%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

【China AIDS:8148】 Lawyer Chang Boyang’s poem in detention center gets popular, exhibition gets support from artists

Chang Boyang's poem in detention center gets popular, photo and video exhibition gets support from artists

The investigation period expired but has been extended, lawyers finally met Chang Boyang in detention center

 

(Zhengzhou Yirenping, 24th Sep, 2014) On September 4th, Mr. Pang Kun, Chang's lawyer, was told by Zhengzhou Erligang police station that the investigation period expired but had been extended for one month. Meanwhile, after continuous attention and petition of lawyers and citizens, police gave up obstructing Chang from meeting his lawyer. On September 5th, the 102nd day of Chang's detainment, lawyer Pang Kun and Feng Yanqiang met Chang Boyang in detention center. On September 10th, layer Ma Lianshun met Chang too.

 

Poem in detention center: "atone for the wicked"

According to Pang Kun, lawyer Chang Boyang is in a very good condition and often exercises in detention center. Chang Boyang appreciated friends, who paid attention to lawyers' rights and public good, for all their helps and efforts to righteousness.

According to Chang, police's interrogation focuses on commemorative meeting for the anniversary of June 4th demonstrations, dinner parties of New Citizen Movement and seminar attendance in a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According to Chang, the final focus of the interrogation is Zhengzhou Yirenping. Chang was summoned  for "gathering a crowd to disturb public order and was officially arrested on the charge of "suspicion of illegal business operation.

Lawyer Chang  Boyang is one of the three registrants of Zhengzhou Yirenping. He is also the legal representative of the organization. According to the division of duties, however, he didn't participate in the operation and financial management of Yirenping. Zhengzhou Yirenping is a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established on May 2006. It has actively participated in the movement of anti-discrimination against Hepatitis B carriers in China. Zhengzhou Yirenping does not do any of its work for the purpose of making profits, and does not charge any fee for its services. Thus, there is no basis for the charge of "engaging in illegal business operations."

Lawyer Chang Boyang was reportedly arrested in late May when he sought to meet clients Ji Laisong being held at a local police station. We cannot rule out the possibility that Chang Boyang was retaliated against for performing his duty. Chang Boyang had done nothing illegally.

Commissioned by Chang Boyang, his lawyer will file criminal charges to the special group of Chang Boyang case and related staff of People's Procuratorate of Zhengzhou.

Chang Boyang said," Doing public service is innocent. Everything I did was totally open and above board". In his poem"Prisoner's Song", he said "I am inside to atone for the wicked". Chang hope more and more public interest  activists could stand out to fight for the disadvantaged people.

 

The "Prisoner's Song" is getting popular and photography and video exhibition is supported by several artists

Lawyer Pang Kun posted a poem on social media that Chang Boyang composed in detention center. A couple of days later, a musician made it a song and posted his singing on social media.

In early September, Chang's friend invited the public to participate in the preparation of Chang's photography and video exhibition by submitting any relevant audio and video data. This work has already received support from several artists and one preliminary meeting will be hold through internet on 20th September .

 

 

囚歌

作者:常伯阳

 

Prisoner's Song

By Chang Boyang

Translator: Melissa Lefkowitz

 

我在里面,阳光在外面。

亲爱的父母,不要悲伤,

这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

I am in here, the sun is out there.

Dear parents, do not be sad,

This is just darkness before the dawn.  

 

我在里面,月亮在外面。

亲爱的妻子,不要哭泣,

月缺总会月圆。

I am in here, the moon is out there.

Dear wife, do not cry,

The moon is always full.

 

我在里面,小鸟在外面。

亲爱的女儿,不要仇恨。

我在里面是为恶人赎罪,

也希望为你们撑起一片自由的蓝天。

I am in here, the small birds are out there.

Dear daughter, do not hate.

I am inside to atone for the wicked,

And my hope is to hold up a blue sky of freedom for you.

 

我在里面,你们在外面。

亲爱的朋友,不要为我惋惜。

外面的世界,何尝不是没有围墙的牢监。

I am in here, you are all out there.

Dear friends, do not be sorry.

The outside world, why isn't it a prison without walls?

 

About Chang Boyang's Case

The well known public-interest lawyer Chang Boyangwho is the legal representative of Zhengzhou Yirenping, has always been enthusiastic in public matters. In September 2008, together with lawyers from provinces across the country, he founded a volunteer lawyers' group to assist those children harmed by tainted baby formula. He also made earnest efforts to safeguard the legal rights of people living with HIV/AIDS, migrant workers, married-off rural woman, religious believers, the minority people, and petitioners.Mr. Chang was taken in by police on May 28th under the charge of "gathering in a public place to disturb public order". On July 3rd, Chang Boyang's arrest was approved by the procuratorate with a completely different charge of "engaging in illegal business operations."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釁、謾罵、非理性、過於情緒性、胡亂批評和無意義之言論,或是匿名人士之言論,以及所發表意見出現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郵件組將不予以顯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中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发帖到此论坛,请发送电子邮件至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访问此论坛。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NnKNM%3DDR5d2fFhh-sNdwbn8aHAqum1VDjhjkvNEbG4Y3_Nm8A%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China AIDS:8147】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为河南血祸罪魁撑保护伞为哪般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为河南血祸罪魁撑保护伞为哪般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7日 来稿)
——再论放火的州官当总理蒙冤坐牢的百姓何日能点灯

   
    我于8月26日发表的《中央巡视组掩盖河南血祸黑幕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文,以凿凿有据事实,揭露了中央进驻河南第八巡视组在中央高层授意下刻意掩盖河南血祸黑幕的冰山一角,严正指出该巡视组有悖于中央打虎初衷,明晃晃地举着打虎的神圣旗号,却干着纵虎归山的勾当,让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第一责任人李长春和第二责任人李克强,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掩饰地逃脱追究成为漏网之鱼。令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几十万"血浆经济"受害者所待期的"一立案二问责三给予受害者国家赔偿"的正义诉求的美梦骤然间被彻底击碎感到极度失落和愤怒。由中纪委派出的极具影响力的"钦差大臣"这样走过场愚弄百姓的巡视到底为什么?!
   
    做贼心虚的人最怕真相 奉"隐瞒"二字为救命稻草
   
    独辟蹊径。李长春和李克强就是做贼心虚,最怕真相,害怕清算,将"隐瞒"二字视为救命稻草的典型。为官多年,久经沙场的二位高官,深知引发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真相一旦大白于天下,梦寐以求妄想飞黄腾达、出人头地的美梦就会成为泡影。以至于1992年在河南省先任省长后为省委书记的李长春政府,从艾滋病疫情爆发那一天起就谎报瞒报,从不说真话,而且无视国际社会约定俗成共同遵守的凡发生重大疫情必须第一时间公示于众的承诺,竟将最先举报疫情的人以"泄露国家机密"为由进行无情打击,从而导致艾滋病毒在河南大面积扩散。经过5至8年的潜伏期,到了1998年在河南省先任省长后为省委书记的李克强,由于全盘继承李长春隐瞒疫情的衣钵,继续以泄露国家机密罪严厉制裁出于良知举报疫情的人,眼睁睁任凭疫情恶化,从而导致艾滋病毒由李长春时代的大面积漫延,发展到李克强时代疫情如脱缰之马的艾滋病大流行。此时如果李克强稍有点理性悬崖勒马,与李长春隐瞒疫情的做法分道扬镳,完全可以将可防可控的艾滋病疫情有效控制住,但他为了个人钻营没能这样做,让完全可以避免的人祸导致为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泛滥成灾。
   
    无独有偶。死保李长春和李克强的两位后台,同样是做贼心虚最怕真相,害怕清算,亦将"隐瞒"视为救命稻草的人物。他们害怕一旦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其利益最忠实的代表和政治继承人被依法查处,必然危害自己最核心的利益,出于本能使尽全身解数全力保护,这就出现了从1992年10月的中共十四大至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大近20年间坐在河南血祸的盖子上阻挠查处的境况。不仅如此,在两位后台精心策划下,逍遥法外的李长春和李克强 "带病"被先后双双晋升为政治局委员,后又双双擢升为政治局常委,创造了当代极为罕见的徇情枉法、结党营私丑闻。
   
    触类旁通 。十八大后的党中央不知为何也最怕真相,害怕清算,并让举着打虎旗号的中央巡视组走上前台,以走过场形式掩盖河南血祸黑幕。几十万"以血致富"的受害者就这样成了"血浆经济"的牺牲品和李长春与李克强至今不认错的替罪羊。
   
    将最知情举报者置于死地是古今黑社会惯用伎俩
   
    当河南艾滋病疫情洪水般袭来时,河南当局不是首先控制疫情,而是把矛头对准敢讲真话、仗义执言大胆举报疫情的人。
   
    河南第一位于1995年9月报告疫情大爆发的卫生检疫医生王淑平,发现周口地区商水县西赵桥村很多卖血农民出现艾滋病样症状,经对卖血者的检测,60%以上呈艾滋病毒阳性,她向地区卫生局报告后认为不可信不屑一顾。焦急万分的王淑平面对一触即发的疫情危机,为取得权威论证,将西赵桥村62份血样送往北京,求助病毒学家曾毅院士做权威鉴定。首批检测的15份血样,13份为艾滋病毒阳性,另两份为疑似,曾院士极为震惊,迅即让王淑平写报告送达卫生部,并通报给河南省卫生厅和地区卫生局。然而她的发现不仅没有受到赞许,反而当头一棒。周口地区卫生局领导得知王淑平向卫生部报告河南疫情极为恼火,拿着棍子砸王淑平所在的临床检验中心牌子,然后进屋砸检验设备,还用棍子打她的头。省卫生厅领导质问她:为什么别人不能发现,就你能发现?!省卫生厅长刘全喜让王淑平到办公室接受问话,没等王说完话就大发雷霆,给我出去,立即出去!,王淑平从此失去工作,停职停薪。她因无法摆脱当局的打压又无立锥之地,无奈于李克强执政河南期间的2000年出走美国。
   
    如果当时河南当局重视王淑平的"报警",不失时机地采取防范措施,完全可以转危为安。然而李长春和李克强两届政府却南辕北辙,河南在打压王淑平过程中爆发了艾滋病大流行。
   
    继王淑平之后因举报疫情遭受打压的是有"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之称的高耀洁。这位妇产科界权威教授于1996年开始,不顾年迈体衰,深入到100多个艾滋病严重流行的村庄调查,会见1000多名艾滋病患者,从中得出结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是是血传播。令人恐怖的灾难发生后,她认为河南艾滋病疫情已经"火上房"了,如果再隐瞒下去必酿大祸。面对河南当局的打压,高耀洁因不惧压力大胆向外界曝光艾滋病疫情真相,并以"最立得住"的个案写出《血灾10000封信:揭开中国艾滋疫情真面目》和《我的防艾路》等至少8本之多的专著,让世人知道是谁把百万计老实巴交的农民推向坟墓。她的揭露令李长春和李克强两届政府极为恼怒,以泄露国家机密、损害河南形象和为国外反华势力报务三顶大帽子进行打压,拒绝她下乡调查,也不允许她接受国内外记者采访将其软禁。她在此期间数次出国领奖受阻。2009年2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访华,要求与她会见也遭阻挠。高耀洁深知这样下去会被折磨死,为"保存实力"和把近年来已经写好尚未出版的书稿发给出版社,她决定出走,于2009年以访问学者身份移居美国。
   
    高耀洁在与我的交流中感慨道,假如河南某些官员不为钱权和名利,稍有一点民生意识不捂盖子,河南艾滋病不会泛滥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是官员刻意隐瞒疫情造成血祸,是血祸造成艾滋病泛滥。
   
    2001年,"全球卫生理事会"授予高耀洁当年"乔纳森•曼卫生及人权奖",在授奖大会上,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称赞她为"第一位在农村从事艾滋病预防宣传教育的女活动家"。
   
    2004年荣获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2003年年度人物"称号。主持人白岩松宣读的颁奖词中说:"她以渊博的知识、理性的思考驱散人们的偏见和恐惧,她以母亲的慈爱、无私的热情温暖着弱者的无助和冰冷。她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推动人类防止艾滋病这项繁重的工程,她把生命中所有的能量化为一缕缕阳光,希望能照进艾滋病患者的心间,照亮他们的未来。"
   
    2007年获由美国援助发展中国家妇女组织"生命之声"颁发的"妇女领导奖"。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出席颁奖仪式。
   
    2007年38980号小行星以"高耀洁"命名。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令人可敬的一代女杰,河南李长春和李克强两届政府却容不得她的存在被撵出国门。 
   
    第三位受到迫害的是著名艾滋病教育学者和维权人士万延海。他因在李克强主政河南期间大胆向外界公开河南省艾滋病疫情真相,其中仅上蔡县染病者就达七八千人,气急败坏的李克强政府2002年先以"泄露国家机密"罪令国安将他逮捕,后来又被公安再次关押。之后多年因受警方严密监视、监听和数不胜数地干扰无立足之地,无奈于是2010年出走美国。
   
    倒打一耙陷害含冤上访者是虎豹吃人社会的弱肉强食
   
    河南艾滋病大流行后,出现了受害者成群结队讨说法的上访潮。为掩盖疫情真相,河南以多种手段特别是以刑事化手段的打压尤为残忍。浏览一下十八大前之给3名和十八后又给5名含冤上访者判刑的8个案例图表,对河南无情打压无辜者的行径就可一目了然。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为河南血祸罪魁撑保护伞为哪般


   
    首开中国亦是全球刑事化记录第一个被判刑的年仅9岁因头部外伤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新蔡县田喜,是一个饱尝人世间悲苦令人心碎的大冤案。他强忍病痛,每天要服用如癌症化疗一样毒副作用非常大的抗病毒药,以难以想象的毅力完成大学本科学业,懂事了走上维权路竟遭到灭顶之灾被判坐牢。不幸的遭遇令他不能像普通学子一样走出校门就可以找工作和谈恋爱,当然更谈不上养家糊口挣大钱了,断送了一位风华正茂,可以天高任天鸟飞的美好前程。
   
    再看看宁陵县产妇赵凤霞就更霉气了。她分娩入住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又传染给孩子和丈夫,丈夫不治病亡后因多次上访讨说法被判刑二年缓刑三年。还有往伤口上撒盐的是,亲朋好友都知道她入住县妇幼保健院并到那里看望她,可是法院竟以妇幼保健院找不到病历为由诬蔑她是对妇幼保健院敲诈勒索被判入狱。司法部门这样肆无忌惮地践踏法治,栽赃无辜,我在全球范围内没有搜索到第二例。这要比元代关汉卿笔下的《窦娥冤》还要冤 。
   
    还有甚者,汝州市5月间当着中央巡视组在河南的面,一次性给5名蒙冤上访者判刑,是当今世界闻所未闻的恐怖事件,其中包括2011年曾获时任总理温家宝和卫生部长陈竺接见的艾滋病患者代表陈淑霞。警方在拘捕陈淑霞时说,你把温总理接见你的那档子事放在一边吧,我们对你该抓还得抓,"喀嚓"一声,寒光闪闪的手拷把陈淑霞双手牢牢拷住,将这位因丈夫卖血无辜感染艾滋病被其传染,后来替不治身亡的丈夫讨说法遭到拘禁,警方说她是领头闹事的被加重处罚为判三缓五。其实每个上访者都各有个的血泪帐,他们走在一起上访是不约而同,对陈淑霞从严查处是施展淫威的汝州市故意找茬,藉以威慑所有讨说法的人。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为河南血祸罪魁撑保护伞为哪般


    2011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和卫生部长陈竺接见艾滋病患者代表陈淑霞
   
    汝州市警方抓捕因人工流产输血感染艾滋病毒本无任何过错的农妇马霞的情景更是恐怖。一是置她的只有三岁半的女儿撇在家中于不顾,二是由几名身高马大的警察对付一个艾滋病晚期的弱女子,像抓杀人放火的逃犯一样先给她戴上黑头套,然后将她胳臂宁在背后施以背拷。如此粗野残暴,把一个没有出过远门也没有见过大事面的农妇马霞吓得魂不附体。因为忍受不了司法部门的迫害,她在被拘留期间两度与同室的陈淑霞等三名狱友以绝食方式拼死抗争。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为河南血祸罪魁撑保护伞为哪般


    马霞和她三岁半的女儿
   
    还不可思议的是,汝州市电视台竟将警方抓捕陈淑霞和马霞给戴手拷以及同其他三位被过堂审讯的录像,于近期几个月内向全市城乡反复播放,当地人说比中央电视台播放公审薄熙来的频率还高,次数还多。我6月初去汝州市看望马霞等几位被判刑的受害者居然赶巧又一次播放。通过这一手段把"血浆经济"受害者搞倒搞臭,就可以将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罪责全都转嫁到上访者头上了。如此毒辣手段和禽兽般的欺压与凌辱,是河南继开创刑事化迫害无辜者之后,又一亘古未闻的羞辱和报复上访讨说法无辜者最新的迪斯尼世界纪录。
   
    一边高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边又给无辜者判刑对这个价值观的肆意践踏,是自相矛盾、自我否定、自打嘴巴,无疑是中央巡视组于河南巡视期间出现的随心所欲、为我所用的"上什么山唱什么歌"了。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的两个"对比"
   
    先看看相关国家对感染艾滋病毒案如何问责和给予患者赔偿的
   
    自1981年美国发现艾滋病这个被称之为"世界癌症"以来,法国、加拿大、美国、日本和利比亚等多个国先后发生了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和乙肝及丙肝病毒案件。这些国家的受害者通过法律诉讼途径,对玩忽职守造成悲剧的医疗部门和医药企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尽管一波三折,但最后都得到圆满解决。唯独比任何国家都更加严重的全球最大的中国河南污血案例外,不仅不问责和赔偿,还反咬一口,诿过于人。
   
    1、法国输血引发的艾滋病毒传播事件
   
    法国输血引发的艾滋病毒传播事件发生在1980年代初期。到1985年底,在法国国家输血中心输入由感染艾滋病毒的污血制成的血制品"第八凝血因子"进行治疗的3500名血友病患者的检测中,1700多人感染染艾滋病毒,其中200人已经死亡,其它疾病患者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达7000多人。激起法国舆论的强烈抨击,要求追究罪责、惩办首恶。
   
    到1999年2月26日,法国共和国司法法庭结束了6年的庭审过程。前国家输血中心主任被判处4年监禁和10万美元的罚金;前国家输血中心输血研究部负责人被判处4年监禁缓期2年执行;上述二人共同向受害人支付158万美元的赔款。卫生部长因此事引咎辞职,前总理和部长均坐在庭审的被告席上。
   
    法国对输血和血液制品感染艾滋病的患者每一位提供了5298到30088美元的赔偿。同时,公共团结基金一项由保险公司专门为感染艾滋病的血友病患者及其家庭设立的基金,根据感染者病情的严重程度,患者的年龄,损失的收入和家庭情况,提供5128到29052美元的赔偿。法国还建立了一项新的基金,为受害者每人额外提供一笔高达417377美元的赔偿。
   
    2、日本污血案
   
    日本因在1980年代出售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制品造成输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在日本造成轰动的污血丑闻,使得当时约1800名血友病患者感染了艾滋病毒,其中约有500人已经死亡。一家日本医药公司的三名责任人在2000年2月24日被判入狱。
   
    日本1993年制定了优厚的赔偿方案。 该方案为感染艾滋病的所有血友病患者每月提供2328 美元的赔偿,此外血友病患者若因艾滋病导致机会性感染住院,每月还另外提供318美元的补贴,同时提供抚恤金。失去主要劳动力的家庭将得到为期十年,每月1575美元的补贴。如果是非主要劳动力死亡,家庭会获得一笔63257美元的赔偿,以及1352美元的丧葬费。1994年对赔偿方案又进行了修订,将配偶纳入赔偿计划。
   
    另外,日本在"二战"后推行的幼童全面接种疫苗计划过程中,因重复使用针筒,导致43万国民感染病毒性乙型肝炎,成为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医疗事故。日本政府为此每人赔偿1250万至3600万日元,赔偿额视个人健康状况而定,赔偿总额为3.2万亿日元。
   
    3、加拿大污血案
   
    1980年代,成千上万的加拿大人因输血感染艾滋病和丙型肝炎,被认为是加拿大医疗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医疗卫生灾难,大约有1100名加拿大人因输入了污血而感染艾滋病毒,另有1万至2万人感染丙肝,死者不在少数。
   
    警方污血案调查小组以刑事疏忽罪、危害公众安全罪和未及时依据食品及药物法发布通告罪等将4名医生、加拿大红十字会和一家美国药厂告上法庭追究刑责。1998年,加拿大联邦政府和有关省政府批准了一项高达11亿加元约合7亿美元的赔偿计划,每人一次性获得12万美元免税的赔偿金。各省还额外提供每年高达3万美元的补贴和5万美元的丧葬费。他们还提供免费的抗病毒治疗,为孩子提供后续教育培训基金及支付护理人员的费用。
   
    4、德国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案例的赔偿
   
    德国赔偿的基金主要由药物保险公司提供,为每个感染者提供一笔最高数额为367724美元的赔偿,同时也有对配偶的赔偿和丧葬费用补偿。
   
    5、利比亚艾滋病传播大案终获解决
   
    1990年代末,利比亚发生了震惊世界的艾滋病传播大案,400多名儿童在一家医院输血时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在各方努力下,受害儿童家属同意接受向每名受害者提供100万美元赔偿的方案,为艾滋病传播大案画上了句号。
   
    再看看韩国领导人是怎样对待重大的安全事故
   
    2014年4月16日韩国发生的"岁月"号客轮沉没事件后,他们于第一时间及时向世界作了报道,并滚动播出事件发生的原因和救援进展。
   
    韩国总统朴槿惠就海难事件向国民道歉,韩国总理郑烘就沉船事故引咎辞职。韩国总统朴槿惠在为遇难者悼念场凭吊死者献花和默哀时说,时间一天天过去,现在仍有许多家属不知道亲人是生是死,自己彻夜难眠。她向这次事故中的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对所有因失去家人朋友而痛苦的国民致以诚挚慰问和道歉。朴槿惠还下令彻查这次事故,纠正积弊,不论职务高低,严肃追究事故相关责任人的民事及刑事责任。她还说,在灾难袭来应选择站在理性一边,文明一边,人民一边。
   
    发生重大灾难性事故,有错认错不掩盖,挺身而出承担责任,不仅仅是道德上的要求,更是法律的规定。韩国国家领导人的道歉和辞职是一面镜子。
   
    相比之下,中国河南艾滋病事件发生已经20年,在"以血致富"诱惑下,导致至少30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10万感染者死亡。然而令世人惊骇的是,事故第一责任人李长春和第二责任人李克强至今不认错、不担责、不道歉,李克强中还当上了总理,先后两届国家主席不仅不予以查处,还坐在盖子上阻挠问责充当保护伞。你要举报和上访,就整你。我几年来的实名举报,北京和河南警方不是传讯就是围追堵截,不许你乱说乱动,电话和电子信箱被全面监控。因为涉及到现总理李克强,在声势浩大的打虎运动中,河南污血案在中国已是老虎屁股,谁都摸不得了。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不能点灯。在这种情况下何谈发生事故向国民道歉,又何能像韩国总统那样慰问受害者和死者家属,更没有为亡者追悼和献花那样的情感;几届国务院总理特别是现任总理,没有因河南艾滋病大流行认个错或引咎辞职。李克强不下台,要想查处河南污血案,那是与虎谋皮。这是中韩两国最大不同点。
   
    中国国家领导人没能像韩国国家领导人那样勇于承担责任,不管社会制度有何异同,但对哪一个国家领导人的拷问都一样,即你是坚守了还是突破了道德、人性和良知的底线,甚至是道德和人性的沉沦。中韩两国领导人都用自己的行动作了回答。在这种情况下,再讲什么"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和李克强的"万事民为先",都是说一套做一套、挂羊头卖狗肉。
   
    寄希望于置个人生死和毁誉于不顾的习总书记改写"两个对比"书写在依宪治国中查处河污血案新篇章
   
    继十八前我给胡锦总书记投递近20封举报信都无影无踪外,十八大之后我又就河南污血案直接向习总书记和中央纪委王岐山书记投诉,未见回应后无奈又以公开信形式表达诉求,将投诉书特快专递中南海不少于10件,也都石沉大海。但我不怨日理万机的习总书记,因为中央办公厅有李鸿章。
   
    1896年5月,李鸿章作为特使出席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礼。到广场参加典礼的臣民达百万之众,因为人多发生踩踏事故酿成数千人死伤的惨剧。那天李鸿章驱车抵达加冕典礼广场后,向接待他的俄国总理大大臣发问,难道你们还要将这不幸事情禀报皇上吗?对方答道:"是的,已经禀报过了"。李鸿章面带遗憾地摇摇头说:"你们这里的官员太没有经验了,皇上一旦动怒怎么办?我当直隶总督统辖的一个省发生鼠疫,一下子死了好几万人,我们却奏报皇上,说那里一切顺遂。有一次皇上问我有没有什么瘟疫发生,我照旧回答说,没有任何瘟疫,老百姓都安居乐业,还称道皇上圣明呢!
   
    连想我向中南海发出多封实名举报信如泥牛入海,绝非习总书记置若罔闻,而是中央办公厅的李鸿章给扣压扔进垃圾箱了。如果中央办公厅的秘书们能将我三五千字的举报信摘录其中一二百字放在习总书记案头上,当他得知河南发生的远比李鸿章说的瘟疫还要严重且拖延多年也不查处的案件,定会像去冬青岛发生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和日前江苏昆山"8•2"爆炸事故那样,当天就作出批示予以查处的。我希望不要像中央进驻河南第八巡视组那样掩盖河南艾滋病真相,还将已经发生的重大瘟疫说成"一切顺遂"的假信息禀报习总书记。那是欺君之罪,罪该万死。
   
    衷心期盼习总书记以 "关键时刻要站得出来敢于担当"的大无畏气概,不徇私情,扭转乾坤,让几十万受害者"一立案、二问责、三给予国家赔偿的中国梦,梦想成真。作为第一步,先给被判刑的8位蒙冤者平反昭雪,让正在服刑的5名受害者恢复自由,以此"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一改"两个对比"的历史,书写在依宪治国中彻查河南污血案的新篇章。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4年9月16日
   
    电子邮箱:chzh2012@gmail.com
   
    附件:
   
    1、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信
   
    2、放火的州官当总理蒙冤上访的百姓坐监牢 -国际艾滋病日质问党中央百姓何日能点灯
   
    3、已经到了对河南血祸责任人立案问责的时候了 -致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公开信
   
    5、有腐必反还是选择性反腐放过李克强 -全国人代会继续掩盖河南艾滋病真相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6、在艾滋和丙肝双重病毒摧残下无助的村庄 在抗病一线向习总书记报告
   
    7、法国加拿大日本污血案的查处与赔偿和中国河南污血案不查处反而倒打一耙 -就河南血祸三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8、韩国沉船事故总统道歉总理辞职中国河南污血案20年不查处怎么办 就河南血祸四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9、汝州市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的患者因上访被判刑穷凶极恶天下奇冤 -就河南血祸五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10、挣扎在艾滋病村死亡线上呼唤关爱渴望救助的弱势人群
   
    —就河南血祸六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11、打虎还是放虎归山 中央巡视组掩盖河南血祸黑幕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博讯来稿]

2014年9月22日星期一

【China AIDS:8146】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2014年6月,我去河南省汝州市看望因上访讨说法被蒙冤判刑的5名受害者那天,该市马庄村农民老胡夫妇,也来向我陈述他们因给血站当托令人心碎的遭遇。下面就是他们的诉说。

轻信"以血致富"谎言坠入无底深渊
    1990年代初是河南"血浆经济"大发展时期,为了摆脱贫困,信笃血站"以血致富"的宣传,许多农民纷纷加入卖血大军,特别是豫东南一带出现了一窝蜂般拥至血站争先恐后卖血的热潮,老胡夫妇也卷入其中。当时平顶山市解放军152医院血站站长张副院长动员他加入该院办的血站,说能够挣大钱,该院一个新的采血点就这样在马庄村老胡家建立了起来。由老胡出面动员,把本村和邻近村庄想卖血的人引领到他家的采血点,每领来一位能挣5毛钱,然后包车去152医院做血型化验,车费从卖血者所得报酬中扣回。老胡每天至少能领100人,多时可达200来号。化验完血型就回到老胡家抽血,每抽取400毫升卖血者可得50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老胡虽然领一个人所得不多,但领的人多了也就水涨船高。1993至1994年间,老胡粗略估算,来到他家抽血的少说也有6000人,天天 "顾客"盈门。
    每个血站一般都有几个采血点,一个采血点一年就能有6000人卖血,河南全省经批准的"合法"血站就有200多个,至于在乡和村自行建立的非法血站就更多了。河南省了解内情的人士说那几年至少有一二百万农民卖血,显然他们所言非虚。这就为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提供了适宜土壤。
    老胡算不上"血头","血头"要从出售血浆中提成,老胡的收入只不过是"血头"的一个零头,血站当然挣得更多了。这就是许多市县的人民医院,中医院、卫生防疫站、妇幼保健院以及部队医院为了创收大办血站的原因,深受其害的则是卖血农民。
    同年,河南省驻马店军分区医院也办了创收的血站。
   
    驻马店军分区医院发给卖血农民的献血证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另据2000年7月对汝州市一个地下采血窝点化验结果显示,采集的400多袋血液,100%含有艾滋病毒,41%含乙肝病毒,含丙肝病毒亦是100%,极具杀伤力。一些知情者举报河南省推行"血浆经济"那几年至少有三五十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而且大多数又同时感染丙肝及乙肝病毒,绝非空穴来风。

老胡挣大钱了招灾惹祸挨了一刀
    老胡那一二年到他家采血点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惦记他的人算计着这家伙没少来钱。一天,戴着黑头套的歹徒趁夜色潜入老胡家,让他拿出钱来。老胡伸手给了歹徒200多块。"你这是打发要饭花子的",喀嚓一刀剌入老胡的左大腿,血流如注。与我会面那天老胡特意让我看他腿上留下的伤疤。这一刀把老胡吓懵了,他深知钱来得太容易,必定招灾。
   
    陈秉中在汝州市会见老胡夫妇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那天我问老胡,你发大财了吗?他掐着指头算,一次一人挣5毛钱,其收入满打满算也就是三四千元。挨了一刀老胡觉得太不上算了,好玄丢了命。在我看来,老胡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挣那点辛苦钱实属不易。

老胡被剌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胡家采血点每天上百人采完血后要清洗针头、针管和输血用的塑料管,清洗后再用蒸锅消毒,这些活全由老胡夫人一手包了。在清洗针头过程中常被针头剌破手指,但因过不了一二天就完好如初,所以老胡夫妇总不以为然,无孔不入的艾滋病毒就这样乘虚而入。经过一段潜伏期,老胡夫人病倒了,发烧、咳嗽、出皮疹和不明原因的消瘦这些艾滋病症状都一一显现,一经检测是艾滋病毒感染者,成了感染艾滋病毒的另一类型患者。夫妻俩遭遇到如同天塌地陷一样的打击,晕头转向。他们从没有想到挣点血汗钱会有这么大的风险。在他们夫妇办采血点期间,152医院张副院长带两名军医每周两次到采血点巡视和指导,老胡夫人得了艾滋病,他们则成了甩手掌柜的,什么都不管了。后来张副院长离开医院走人了,再找152医院根本无人理。找当地政府更是一推六二五,人家说,这与我们无关。老胡夫妇要求赔偿的愿望就这样落空。
    老胡夫妇说到这里,哽咽不止,"甭提多后悔了,这后悔药可怎么吃呀"!

后悔莫及又遭儿子嫌弃只能自打嘴巴
    当儿子得知妈妈为挣钱得了艾滋病,气不打一处来。在村里只要外人知道你家大人得了艾滋病,儿子要想找对象,别想人家姑娘进你家门。好不容易找到对象了,因不敢暴露真实身份,没有结婚登记就"结婚"了。由于违反婚姻法,孙子8岁了还上不了户口,如果花大钱托关系去办,又拿不出那么多钱,几年没办成。年近30的儿子天天没有好脸色,总想把二老驱逐出家门。当妈妈的恨谁呢,只能恨自己。精神上遭遇的自己往自己脖子上套绳索的摧残,已近崩溃,近一两月个月来不止一次地抽打自己嘴巴。我与老胡夫人会面那天,脸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依然可见。
   
    老胡夫人自责伤及的脸颊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老胡夫妇与我交谈结束时深沉地对我说,希望陈老先生有机会向上边给我们说说话。他们那种无助而又期待的神情,令我心痛。无疑老胡夫妇是河南推行"血浆经济"的受害者,河南那么多的血站和不计其数的采血点,身受其害的何止老胡夫妇一家。应当说的是,河南推行"血浆经济"导致成千上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人为因素造成的像老胡夫人那样染上艾滋病的,都应追究领导责任并给予国家赔偿。跑了和尚跑不了庙。152医院是无法推卸责任的,同样负有给予老胡夫人赔偿的道义责任。我为他们说话讨公道,责无旁贷。我只能用笔为所有在"以血致富"诱骗下遭受不白之冤的受害者,竭尽全力为之呐喊。
    临别,我同老胡夫妇一起吃了河南名小吃,羊肉烩面。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4年9月20日
    电子邮箱:chzh2012@gmail.com [博讯来稿]

2014年9月19日星期五

【China AIDS:8145】 常伯阳案:狱作《囚歌》广传唱,影像展获艺术家支持

三月期满警方仍继续侦查,律师终与常伯阳会见

常伯阳案:狱作《囚歌》广传唱,影像展获艺术家支持

 

三月期满警方仍继续侦查,代理律师会见常伯阳

201494,常伯阳的代理律师庞琨到郑州市公安局二里岗分局了解案情,得知该案侦查期限延长一个月。同时,在律师和公民们坚持不懈地关注与抗争下,警方终于放弃了对律师会见常伯阳的阻挠。

201495,庞琨律师和冯延强律师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会见了常伯阳,这是常伯阳被刑拘101天后第一次见到律师。910日,马连顺律师也前往会见了常伯阳。

 

狱中作《囚歌》:坐牢是为恶人赎罪

据庞琨律师所述,常伯阳律师现在精神状况非常好,自信、乐观、坚定,在看守所内常锻炼身体。常律师感谢所有关注律师权益和公益的朋友,感谢大家为公义付出的努力。

常伯阳律师被刑拘后,警方先后调查了二·二公祭事件、公民同城聚餐、到香港大学参加研讨会等事,最后才调查公益机构郑州亿人平,刑拘的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报捕的罪名是寻衅滋事,批捕的罪名是非法经营。

   常伯阳律师虽是公益机构郑州亿人平的法人代表,但他本人不参与、不干预机构的实际工作。郑州亿人平以帮助乙肝病毒携者、残障人士维护权利、促进平等就业为主要工作,不存在任何"经营"行为,更不存在任何非法经营的行为。

常伯阳律师是因履行职务(要求会见被刑拘的姬来松律师等人)而被带走刑拘的,这是郑州公安机关对他依法履职的打击报复和陷害。常律师没有任何违法之举,更不构成任何犯罪。受常律师的委托,两位辩护律师将会对郑州市公安局常伯阳案件专案组和郑州市检察院批捕科的相关工作人员进行刑事控告。

   常伯阳律师说:"公益无罪,我光明正大",常伯阳并且说"坐牢是在为恶人赎罪",并将此写入了在看守所中写就的感人诗作《囚歌》。常律师并且称,他希望更多的公益人士为追求公平正义而继续勇敢前行,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囚歌》广传唱,影像展获艺术家支持

庞琨律师在网络上发布了常伯阳的狱中诗作《囚歌》(附后),这首诗作在网络上发布后,引发很多网友在微博、微信上传自己制作的朗诵录音、演唱版的音频或视频。歌手于浩宸也将其谱曲演唱,在社交媒体广为流传。

9月初,一份《"常伯阳律师影像展"展品征集启事》,公开征集与常伯阳工作、生活有关的照片、画作、卡通、书法、视频等影像资料,以及新闻报道、网贴、以及记录或追忆文章。征集内容还包括常伯阳被拘捕后社会各界的反响及声援行动。影像展的筹备工作已经获得了一些艺术家的支持,正在紧张进行中,9月20将有艺术家参与筹备工作的讨论

 

附:伯阳《囚歌》

 

我在里面,阳光在外面

亲爱的父母,不要悲伤

这不过是

黎明前的  黑暗

 

我在里面,月亮在外面

亲爱的妻子,不要哭泣

月缺总会  月圆

 

我在里面,小鸟在外面

亲爱的女儿,不要仇恨

我在里面  是为恶人赎罪

也希望  为你们撑起一片

自由的蓝天

 

我在里面,你们在外面

亲爱的朋友,不要为我惋惜

外面的世界,何尝不是

没有围墙的  牢监

 

本邮件另附网友的朗诵录音、以及歌手于浩宸的演唱录音。

 

【背景介绍:常伯阳律师被变换罪名拘捕案】

知名公益律师常伯阳,曾发起"三鹿奶粉志愿律师团",为乙肝携带者、艾滋感染者、进城务工者、农嫁女等弱势人群代理了大量的公益案件,以及代理了有关宗教人士、少数民族人士、"被精神病"的访民等人群的维权案件。2014528日,常伯阳被郑州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刑事拘留,继而于73日被检察院变换罪名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批准逮捕。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釁、謾罵、非理性、過於情緒性、胡亂批評和無意義之言論,或是匿名人士之言論,以及所發表意見出現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郵件組將不予以顯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中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发帖到此论坛,请发送电子邮件至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访问此论坛。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NnKNMm2Kk6hfEv5Kg0O98Kruo7_uj_9TH3LzbH_HxoxKBE2Tg%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2014年9月15日星期一

【China AIDS:8144】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谴责河南省公安部门招募公益组织人士担任线人对爱知行进行调查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谴责河南省公安部门招募公益组织人士担任线人对爱知行进行调查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2014915日发布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震惊地获悉,上周五(912日),一名自称是河南省郑州公安部门线人并加入其特情小组的某公益组织负责人向爱知行工作人员"友情"透露,郑州公安部门正在对爱知行一间新开设的办公室进行调查,称该办公室随时会被关闭,并威胁爱知行员工其唯一出路就是加入公安部门的特情小组。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强烈谴责河南省郑州公安部门招募公益组织人士担任线人的做法,我们强烈谴责河南当局长期以来对爱知行研究所的打击、迫害和诬陷。我们同时认为,河南省公安部门招募公益组织人士担任线人的做法,极大地损害了公益组织的社会公信力,对该公益组织继续从事艾滋病防治和关怀活动的能力造成极大的伤害。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是一家民办的从事艾滋病防治和关怀活动的团体。在过去二十年的时间里,爱知行主要在艾滋病患者和受到艾滋病打击的弱势社群里开展艾滋病防治和关怀活动,维护疾病患者和弱势群体的健康和人权,帮助包括河南省在内的因血液污染而感染艾滋病病毒和病毒性肝炎受害人获得赔偿、医疗和救助。爱知行本着透明和公开的原则开展艾滋病防治工作。

自从20008月爱知行参与揭露河南血液污染导致艾滋病流行的真相和帮助受害病人维权以来,我们的工作人员和合作者们受到河南省政府部门大量的打压、诬陷、迫害,甚或被拘捕或判刑。

除河南省本地的感染者及其家人受到陷害外,河南当局对爱知行的诬陷和迫害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包括举报爱知行负责人万延海在2008年全国两会前组织河南感染者去天安门自焚、奥运会火炬经过河南境内时组织感染者抢夺火炬、2009年呼吁全国大罢工和罢课等。

附录:

1、中国政府支持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

2、中国政府加强两新组织服务管理

一、中国政府支持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 457 《艾滋病防治条例》自200631日起施行。条例第七条要求:"各级人民政府和政府有关部门应当采取措施,鼓励和支持有关组织和个人依照本条例规定以及国家艾滋病防治规划和艾滋病防治行动计划的要求,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对艾滋病防治工作提供捐赠,对有易感染艾滋病病毒危险行为的人群进行行为干预,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提供关怀和救助。"

中国《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通知》(国发〔201048号)进一步指出,要"动员社会力量,促进广泛参与";要充分发挥社会团体、基金会、民办非企业单位等有关基层组织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的作用,通过购买服务等方式,积极鼓励和支持其在宣传教育、预防干预、关怀救助等方面开展工作;要加强对社会力量开展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指导和管理,民政部门要支持相关社会组织注册登记,有关部门要认真履行业务主管单位职责。

《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二五"行动计划》具体指出:要充分发挥社区组织在艾滋病防治中的重要作用,利用其易于深入接触特殊社会群体、工作方式灵活、效率较高等优势,按照属地活动的原则,统筹规划,加强合作、引导,促进社区组织在高危行为人群宣传教育、行为干预、检测咨询以及感染者和病人关怀救助等领域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要开展社区组织的管理及防治技术培训,支持其提高防治能力。各级财政要加大投入,通过委托、招标等购买服务或提供技术服务、物资等方式,逐步扩大社区组织开展防治工作的覆盖面。民政部门要支持相关社会组织注册登记,卫生部门要认真履行业务主管单位职责。

二、中国政府加强两新组织服务管理

"两新组织",新经济组织和新社会组织的简称。新经济组织,指私营企业、外商投资企业、港澳台商投资企业、股份合作企业、民营科技企业、个体工商户、混合所有制经济组织等各类非国有集体独资的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指社会团体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的统称

20117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社会创新管理的意见》。2011916日,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会上宣读了中办、国办关于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更名为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的通知。

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下设两新组织专项组,负责新经济组织和新社会组织的管理服务工作。目前,中国从中央到乡镇一级党委和政府均建立了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及其下设的两新组织专项组。

2013531日至61日,深化平安中国建设工作会议在江苏苏州召开。会上,中央综治委实有人口、特殊人群、"两新组织"、社会治安、法律政策、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校园及周边治安安综合治理、护路护线联防8个专项组有关负责同志分别作了大会发言。以下是中央综治委"两新组织"专项组组长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中央综治办主任陈训秋的讲话:

推动两新组织建设平安中国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综治委"两新组织"专项组及下设各工作小组、各成员单位认真贯彻中央指示精神,采取积极有效措施,推动"两新组织"服务管理工作开展。下一步,专项组将认真贯彻中央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贯彻孟建柱同志和郭声琨同志在这次会议上的讲话精神,加大组织、协调、推动力度,促进"两新组织"在深化平安中国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

切实加强"两新组织"党建工作,团结组织广大党员、群众积极投身平安中国建设。推动有关成员单位研究起草加强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意见,扩大党的组织和工作覆盖,坚持党建带动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群团组织建设。结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在"两新组织"广大党员群众中深入宣传贯彻中央关于推进平安中国建设的部署,教育党员和群众自觉遵守法律法规,自觉维护社会稳定。

深入开展"平安企业"创建等活动,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组织认真履行在平安中国建设中的社会责任。指导各地各有关成员单位继续组织开展"平安企业""平安市场"等基层平安创建活动,完善长效机制。重点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组织严格执行国家法律法规,落实主要负责人治安保卫责任制,依法实行劳动合同和集体合同制度,完善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支付保障和企业内部劳动争议协商解决机制,构建和谐劳动关系。指导有关成员单位组织开展非公有制企业出资人理想信念教育实践活动,推动小微企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总结推广各地经验,推动非公有制经济组织诚信合法经营。

推动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拓展动员组织群众参与平安建设新途径。支持相关社会组织参与平安中国建设,组织引导平安志愿者、群防群治等社会力量参与矛盾纠纷调解、治安巡防、公益服务等工作。推动行业协会、商会改革发展,强化行业自律,发挥沟通企业与政府的作用,预防和化解相关矛盾纠纷。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组织引导居民群众参与平安社区、平安家庭建设,增强群众对社区的归属感和认同感,创建文明和谐社区。

依法加强管理,预防和惩治违法犯罪。加强劳动保障监察执法,依法加大对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等侵害劳动者权益行为的打击力度。加强非公有制经济组织信用监管体系建设。完善落实社会组织登记审批、日常监管制度,依法加强对各类社会组织的服务管理。

进一步完善考评工作,确保任务措施落实。紧紧围绕平安中国建设目标任务,研究完善综治考评中"两新组织"服务管理考评指标。对社会组织监管信息平台建设、非公有制经济组织信用监管体系建设、安全生产、食品药品安全监管、环境保护、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等工作,加大考评分值权重,确保工作实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