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0日星期四

【China AIDS:8043】 艾滋病和两会简讯20140220:河南南阳内乡县100多名妇女输血染病、河南商丘宁陵县210名妇女输血染病、河南灵宝县小灵宝今被训诫、宁陵县30名妇女进京要求解决丙肝免费治疗问题

今天的艾滋病和两会简讯有4条消息:
1马年到来前宁陵县分娩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来北京30名上访者要求国家解决丙肝免费治疗问题
2、河南南阳内乡县100多名妇女输血染病
3、河南灵宝县小灵宝今被训诫
4、河南商丘宁陵县210名妇女输血染病
附件1:《艰难维权路——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妇女李喜阁的故事》(北京爱知行研究所,2006年8月)
附件2:《人民的意见——非政府组织代表李喜阁提交给"全面开展艾滋病防治工作"政府会议的报告》(李喜阁,2006年3月31日)
 
1图片为马年到来前宁陵县分娩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来北京30名上访者要求国家解决丙肝免费治疗问题
 
 
2、河南南阳内乡县100多名妇女输血染病
 
正是因为这几家医院使用了受艾滋病毒污染的血液,百余名内乡县妇女感染了艾滋病,十多个内乡儿童因为母婴传播感染了艾滋病,一百多个内乡家庭生活在艾滋的阴霾下。廉明的政府应该勇于承认错误,为百姓主持正义,而不是掩盖事实,希望立案彻查血污案,还血污受害者一个公道! @HIV志愿者
 
 
3、河南灵宝县小灵宝今被训诫
 
早上焦村镇派出所找我,说信访局要见我,我打信访局电话说没人找我,刚才他们又说信访局副局长姓李的在镇派出所等我,我现在已经到了焦村镇派出所。@爱知行万延海 @聂立生 @商丘陈娜@蔡余峰 @公益豪杰 我在:|310国道
小灵宝A现在我自己平安回到家谢谢//@小灵宝A:说是北京公安巡防支队监测到我的聊天记录内容,说是我发动了23号北京上访活动,对我进行训戒谈话。
小灵宝A
小灵宝A说是北京公安巡防支队监测到我的聊天记录内容,说是我发动了23号北京上访活动,对我进行训戒谈话。
 
4、河南商丘宁陵县210名妇女输血染病
 
以下文字摘自陈秉中《已经到了对河南血祸责任人立案问责的时候了致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公开信》(陈秉中,2014年2月
 

210名产妇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宁陵县和妇幼保健院

 1990年代中后期,也就是正值河南卖血成风的艾滋病毒感染高发期间,河南省宁陵县210名产妇因分娩输血被感染艾滋病毒,其中至少150人是在县妇幼保健院感染的,其余在县人民医院和中医院感染。住院分娩按常规除非大出血,一般不需要输血,医疗保健单位为了创收,都被输血了。给产妇输的血都不做艾滋病毒检测,多由血头带来卖血人员提供血源,有的从血站买进,感染艾滋病毒可以说是无一幸免。像宁陵县和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如此之多的产妇,在中国独一无二,在全球也数一数二,给中国卫生界丢大脸了。

据最近对50名产妇的追踪调查,她们感染艾滋病毒710年后才被确诊,在漫长的时间内因为不知情,有25名产妇传染给了丈夫,夫妻间传播率达到50%;有30名母婴传播给孩子,传播率高达60%。总感染人数则由原来的50递增至105人。

在高感染率情况下,这些感染者多年被误诊误治的"双延误",当感冒发烧治疗。截止目前追踪的50名产妇中,已病故12人,死亡率24%;被感染的25位丈夫已病故10人,死亡率40%;被感染的30个孩子病亡8人,死亡率为27%。有四家一个家庭死亡俩口。农妇胡女士1993年上环因出血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又感染了丈夫和孩子,丈夫和孩子先后病亡,美满的一家最后只剩下孤寡一人。

祸不单行的是,95%的产妇同时感染了丙肝,有的还同时感染了乙肝,陷入二三种病毒合围攻击之中。丙肝治疗费用昂贵,每年至少数万元,虽然问题是政府造成的,但政府分文不拿全是自费。因为没有人能拿得起这笔开支,感染丙肝的190多名产妇,10多年来无一人治疗,有几位已是肝硬化并出现腹水,其中一位病亡,其他产妇因无力治疗只能坐以待毙等死。丙肝是一种高慢性化的疾病,如不治疗容易转化为肝硬化和肝癌,后果不堪设想。

    

马年到来前宁陵县分娩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来北京

30名上访者要求国家解决丙肝免费治疗问题

    据我所知,当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对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医疗事故都要追责,而且多是追究刑责,并依法给予赔偿。

 由于误诊误治多年当感冒发烧治疗,这些产妇家家户户倾家荡产,债台高筑,至今也没有还清从亲朋好友手中借的少说几十万元的债务。

更惨的灾难还在后头。造成河南血祸第一和第二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20年至今不认错不担责逍遥法外,宁陵县210名产妇遭遇的灭顶之灾至今无人负责。不仅如此,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河南当局反过来竟对上访告状的倒打一耙,加害于人。在被追访的50名产妇中因上访被拘留关押和判刑的多达10人,拘留关押率达20%

第一位上访的李喜阁在县妇幼保健院分娩输血液感染艾滋病毒后传染给大女儿。因为不知情被感染染,生第二胎时又母婴传播给二女儿。大女儿四岁时不治病亡后,丧女之痛的李喜阁满腔悲愤地走上访路,因要求与卫生部长高强对话,被以冲击国家机刑事拘留21天外加监视居住三年。

分娩入住县妇幼保健院的赵凤霞,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同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传染给了二女儿和丈夫,每天能挣几百元的泥瓦匠丈夫不治病亡后,丧夫之痛的赵凤霞因上访"屡教不改"被判刑二年缓刑三年。她在保外就医期间又偷偷上访,被撤销缓刑,撇开两个幼小孩子将她重新入狱关押。更恶毒的是,赵凤霞本来是在县妇幼保健院分娩,竟以查不到病历为由,法院以她对县妇幼保健院敲诈勒索作为罪状的中一条以敲诈勒索被判刑。还有产妇曹兰英也以赵凤霞敲诈勒索同一罪状判二年刑的。曹兰英的丈夫郭德强亦是艾滋病毒感染者,因为上访,夫妻二人先后被关押。

在政治黑暗的几年中因上访被关押的无辜产妇,既染上艾滋病又染上丙肝,竟上访无门,无处说理,毫无尊严地生活在人间地狱,任人宰割。近日对已不介意个人隐私的15位受害的产妇向我吐露心声,有7位已遭遇家庭感情危机,丈夫三天两头找茬吵架,有4位如家常便饭说打就打,其中3位已离家出走,常年不归。有位丈夫当面诅咒"你怎么还不死"。在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后除了政府不认帐又反过来对上访者打压这两座大山压顶外,又有在家庭受欺压的第三座大山,令这些受害者生不如死,她们想得最多的则是,实在挺不住就喝农药一死了之。全国妇联知道吗?

马年春节前几天,来自11个乡的30名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的产妇,就免费治疗丙肝问题又来北京上访。县乡得知后,各乡的乡长开小车进京截访。我去看望来访者时一再要求县乡领导要善待她们。但在腊月二十三返乡时,花堡乡的乡长坐高铁,有的乡乡长坐小轿车返回,却让曾被判过二年刑体弱多病的赵凤霞和曹兰英和3个孩子坐长途汽车,给买的全是假票,走到半路黑灯瞎火被撵下车,不再加几百元就扔在那里不管了。上访者回去找乡长提出抗议,要求补偿另加的车费。乡长大怒"你们要是再闹就把你们关起来"。

受害者马年本应"马到成功",可恨的乡长却让她们"马失前蹄"。中央高层把死保李长春和李克强作为他们至高无上的选择,又有谁怜悯仍在水深火热中宁陵县受害的210名产妇呢?!

全文参见: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4/02/201402131330.shtml#.UwWVsM5WFjo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