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3日星期四

【China AIDS:8029】 Re: 关于NED项目官员让万延海协助平息联席会议贪腐丑闻的事实澄清

大博:新年快乐!
 
你近期给我个人发来系列邮件,我也收到你给他人而私下抄送给我的邮件,我也通过邮件组看到你发布的若干揭发性邮件。我在节前,通过skype告诉你,我不介入这个事情。和爱知行有关的人,我也很早建议他们不介入联席会议的争吵,浪费我们的时间和精力。
 
我欣赏您揭露真相的探索性精神,但我不认同你的下列做法:
1、你利用理事或替补理事身份获得的联席会议内部工作文件和财务文件,应该首先通过联席会议既有程序来处理,而不是擅自对外发布。如果事实清楚,而内部程序用尽,问题得不到解决,我鼓励你对外公开,揭露真相。
2、你就此事接受公安部门调查,做了讯问笔录,我也不认同。首先,我不知道公安部门是哪个部门介入的?介入的理由是什么?
 
你给联席会议新当选理事王龙的一封信,令我对您产生恶感,我不敢相信一个号称民间艾滋病组织工作网络或联席会议内部交流竟然用的完全是黑社会的方式。您的这封信,我附在后面。很多人看到这封信后,感到寒心,都把信中涉及到的事情称之为黑社会般的。
 
我认为,联席会议出现的这些问题,责任在基金会那里,责任在一些国际组织那里,在那个所有心思要搞满洲国独立运动的组织那里。他们要把或认为他们已经把联席会议做成自己的势力范围。坦率地说,联席会议近年来缺乏对规则的尊重,缺乏对实际的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回应。
 
就联席会议邀请评估专家而言,我们没有退出联席会议之前,我在邮件组和理事会议上已经多次说明我的立场:如果基金会要求评估,应该是基金会聘请独立专家进行评估。如果是联席会议内部需要评估,或者基金会要求联席会议有内部评估,我认为,关于评估的决定和关于评估专家的决定,应该是联席会议内部决定,比如秘书处负责招聘专家,理事会拍板决定,评估专家依然相对独立运作,对理事会负责。我的这个立场,我在2012年11月份在香港接受评估专家采访时,很清楚地告诉她们我的立场。
 
现在的情况是,基金会要求评估和能力建设,并指派自己信任的专家,并且否定了联席会议原先决定聘请的专家,并把评估和能力建设放在联席会议项目中,并给了一笔不小的预算。危险的游戏出现了:1、秘书处或联席会议要讨好评估专家,担心专家大笔一挥,联席会议拿不到项目资金了。2、评估专家也要让联席会议继续活下去,否则一笔外快就没有了。原本需要独立工作的评估专家,竟然成了利益的一部分。基金会为啥要这么做呢?鬼知道!
 
大博先生,你凭什么要求我必须在两日内回答你的问题?我和其他人之间的交流,和你有啥关系吗?你有什么证据说基金会找我来平息事态?
 
近期,我向两名我多年的好朋友、同道李喜阁女士和朱龙伟先生建议、强烈建议、语重心长地建议,要他们尽快离开联席会议这个毫无意义、耗费精力的组织。难道不可以吗?
 
 
万延海
 
 
 
 
 
Sent: Wednesday, February 05, 2014 8:09 PM
Subject: 关于NED项目官员让万延海协助平息联席会议贪腐丑闻的事实澄清
 
万延海,你好!
     2014年2月2日,据朱龙伟说,你给朱龙伟打电话,告诉他NED某个项目官员请你帮忙,协调一下近期联席会议内部选举纷争、王立新贪腐问题以及评估顾问王泳涉及洗钱丑闻,希望你能出面做一下联席会议一些成员组织的工作,让你把这个事情压一压。之后,朱龙伟把这些事情告诉了联席会议内部的人。2014年2月3日,朱龙伟通过联席会议邮件组宣布他的机构退出了联席会议,我打电话询问朱龙伟后,朱龙伟说你万延海要求他退出联席会议,如果他不退出,会影响到北京爱知行后续对朱龙伟后续机构的资金支持。
     鉴于朱龙伟对于上述事情的指正,以及他突然不正常的宣布退出联席会议,我希望你能给我澄清两点事实:
     1、NED项目官员是否找到你,让你帮助协调压压联席会议丑闻的事情。
     2、朱龙伟退出联席会议是否和你有直接的关系。
 
    我觉得朱龙伟上述说话属实,那么这将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至少说明NED的项目官员认同联席会议的腐败行为和偏袒涉及洗钱的人;同时,还说明你放弃之前的固有立场,答应了NED项目官员的要求,让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对于朱龙伟对这件事情的指正,希望你做一个事实上的澄清。如果你在2日内部没有做出澄清,视同你认同朱龙伟针对上述事实的指正,对于以上内容,我们将向社区层面给予公开。
   谢谢
 
   联席会议综合类别替补理事  大博
       2014年2月5日
 
 
 
Sent: Monday, February 03, 2014 2:22 PM
Subject: 回复: 王哥,听大博的话,妥协吧。
 

如果认为这个邮件是一个非常肮脏的邮件,然后把这个肮脏的邮件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肮脏,那么做这件事情的人也是一个肮脏的人。

大博

2014.02.03

 
 
------------------ 原始邮件 ------------------
发件人: "万延海";<wanyanhai2010@hotmail.com>;
发送时间: 2014年2月3日(星期一) 上午9:55
收件人: "蓝天白云"<285390316@qq.com>; "浙江爱心-王龙"<zjaxgzz@163.com>;
抄送: "minzhengbu26"<minzhengbu26@googlegroups.com>; "chinaaidsgroup"<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tongzhi"<tongzhi@googlegroups.com>;
主题: Re: 王哥,听大博的话,妥协吧。
 
请不要给我抄送这么肮脏的邮件哈!我希望有心做好艾滋病防治工作的组织们尽早退出这些肮脏的组织网络或联席机制!
 
 
Sent: Monday, February 03, 2014 3:58 AM
Subject: 王哥,听大博的话,妥协吧。
 
王哥,闹来闹去有什么意思?小何做秘书长,老窦能服吗?宝义能服吗?其他人能服吗?他连会议纪要都不会做,什么都不懂?你扶也有扶一个能起来的阿斗呢?你看看理事会,陆风听你话吗?小何听你话吗?
三件事情:1、让宝义去做小何的秘书,小何不答应;2、让冯松做替补秘书处,小何也不答应;3、陆风道歉,陆风不答应。
我最讨厌过河拆桥的人,陆风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了解,小人一个。你说我反水,原因不完全是陆风,陆风给王立新把我话透露了,我就反水了;王立新算个鸡吧,我在乎一个腐败分子怎么看我吗?主要是你们这边不尊重我的话语权,我告诉你早点把老窦开除,把夏冰赶出联席会议,就不会有今天的恶果,你们听吗?斩草除根,永除后患,做人要狠,要绝,优柔寡断成不了大事。要不小何早就稳稳当当的做秘书处了,后来也不会有什么动议信,也不会有什么26个组织支持动议,老窦也不会给基金会写什么公开信,顾问王泳的丑闻也不会被牵涉其中,宝义的会费和结余款可能就会交给王立新,王立新的腐败问题也不会被揭发。基金会的钱就会很快的打给河南公益先锋,小何就会稳稳当当做他的秘书长。
你看看王立新现在的结果是什么?王立新把这些理事会的人当成傻子了,何胜楠傻,陆风傻,我可不傻。陆风送的大礼我能不要吗?我没想到王立新胆子真是大,贪些钱到无所谓,连财务报告的签名都敢伪造,他把理事会的人都当傻子了,贪婪到极致了。
我抓住他的把柄我绝对不给他机会,如果你2011年武汉会议让我做会务的话,你的下场估计和王立新是一样的,我不是吓唬你。
你别忘记了,黄山会议我可没有选你做轮值主席,弃权,你那次挺丢人吧。我和你不可能是一条心在联席会议,你是知道的。
不过,我还是想帮你当朋友,至少不要做敌人。
谈条件吧。
如果不谈,联席会议的钱就没有,王立新这边的因素,王泳这边的因素,基金会的因素,包括秘书处的未确定性;
如果谈,大家保持一致,各做出让步,也许钱还会有;
不管谁做秘书处,老窦这边必须考虑联席会议曾经欠你钱的因素,可以对你进行补偿,
老窦这边的条件是小何不能做秘书处,秘书处必须重选,理事会被承认,基金会的钱到账,大家高高兴兴;可以考虑给你王龙补偿;
不接受这个条件,联席会议只有死路一条,基金会的钱不会到账,大家不欢而散,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矛盾会升级,会咬着王立新和王泳的问题不放,基金会可能会来自美国的媒体压力;
我听说基金会方面找万延海要帮NED压压这个事情,我看他的作用不会很大.
 
你好好想想吧,王哥,别托了,托久了联席会议的钱就没了,万老师希望要健康不要人权,当然也不希望要人权的钱.
 
大博
2014.02.03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