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5日星期三

【China AIDS:8016】 我的中国梦:同性恋春节回家可以吃个真正的团圆饭!

我的中国梦:同性恋春节回家可以吃个真正的团圆饭!

 

2014年央视春节特别节目“春运说吧”:

“贝,你什么时候回来过年啊?我在西安的车站等你,家乡已经下大雪了。”只见一位张得像兵马俑似的西安帅哥,在白雪皑皑的长安车站,一个像偶像剧里的红色木质老式电话亭式的春运说吧里,通过自动摄像头的记录,向我传递着温情。

STOP!这是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不是中央电视台耽美频道!(不知道耽美的童鞋,请问度娘或者谷哥)

对不起!我的脑电波接通了BL(同上)频道。

现实版的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春运说吧”,对着自动摄像头:有一路艰辛的夫妻、有风尘仆仆的游子、一脸茫然的香妃(乡村非主流)小青年、泪流满面的车站女工,他们诉说着:今年最高兴的事情是什么啊?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啊?家里最想念的是谁啊?回家的路途上有什么辛酸苦辣啊?・・・・・・・

看着,看着,镜头里虽然不是穿着白色高领毛衣的兵马俑男,而是脸上透着高原红的大妈对远在他乡打工的丈夫的深情寄语。但我眼中还是噙满了泪水。这又一次证明了那条真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不理解同性恋的异性恋,但没有不理解异性恋的同性恋。

因为每一个GAYLES一生下来都是被当做直人(异性恋的别称)教养的,我们千方百计的去模仿,去求生。不至于东窗事发,被乱石砸死(这不是危言耸听,在如今的这个世界里,还有一些国家和地区,还保留着用乱石砸死或者绞死同性恋的法律)

我们中国人的情感和文化还是善良和包容的,没有这样的恶法,否则我也得伪装成直人求不被乱石砸死,但不知道会不会因为新婚之夜不能直而羞愧致死呢?

但目前我国政府的态度对同性恋的问题还是停留在:DON’T TELL! DON’T ASK!

相信我,这会是一把软刀子,而且软刀子也是可以杀人的。让血慢慢的流,不是那么痛,但会让你慢慢的死去,因为不知道流血的地方在哪里。


说回我们中国人的春节大迁徙,这让我想起了非洲大草原上的角马大迁徙,长途跋涉,浩浩荡荡。角马史诗般的迁徙,是因为季风的关系,需要随水草而动。国人的离乡背井外出打工求学,也有着异曲同工的妙义。但是每年春节的返乡潮,又让我想起了自然界中的另外一种神奇的生物,那就是鲑鱼。鲑鱼出生在淡水,生长在海洋,但是成年的鲑鱼还需要将卵产于淡水。因此每年就会有这样的一个奇观,那就是成年的鲑鱼会逆江水河流而上,历尽千辛万苦游回他们的出生地孕育新的生命,但他们中的很多的生命也会终结于他们的出生地,甚至归乡路上,死去的鲑鱼也滋养了沿途的万物生灵。

一年又一年,国人的春节回乡迁徙也是可歌可泣的生命史诗。冯导的春晚的开场片子《春晚是什么》好像也在试图表达这样的思想情感。

但就在这样壮观的亿万众人迁徙的史诗中,除了男人、女人、老人、小孩、直人的喜怒哀乐,也有我们同志的欢笑泪水。但我们同样作为人类最真实普通的情感却常不被看见。柴静不是写了一本《看见》吗?啥时候也来看见、看见我们啊!我们这些被掩藏在幽深冰冷的海水之下的,甚至会随时被卷入海水最深处,而被吞噬掉生命的的小小的鲑鱼们。只因为我们是不一样的烟火。


“我过年不想回家,一回去,就各种压力!盖房子,娶媳妇。父母会连同三姑六婆,七大姑八大姨一起来逼我找个女人结婚的!”一位从广西农村来广东工作的老友小彬向我们抱怨道,他将要赶今晚的火车回家。

 “唉!我也得面临同样的压力啊!我也不想回家!”坐在旁边的冬冬也忍不住的插了一句。他是小彬的男朋友,他们在一个待遇挺好的网络公司工作,小情侣的生活也是和和美美的,虽然偶尔也拌嘴吵架,他们刚从公司的年末旅行回来,去的是柬埔寨,还给我看了他们去吴哥窟的照片,其中冬冬给小彬拍的一张照片还获选了公司的最呆萌照片奖。冬冬晚上也得赶火车,但不是去广西,而是回湖南自己的家乡。

“这公司的年末旅行倒像是给你们俩送的蜜月旅行哦!”我羡慕的说道。

“呵呵!我们在公司也得偷偷摸摸的啊,虽然是网络公司,但毕竟还是国内的企业,对同志也没有比较明朗的态度啊。又不像外企还有什么企业多元文化,推行关于同志的友好开放的组织文化,有调查认为这样可以提高员工的生产力、创造力、还有忠诚度呢!”冬冬挺有期待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对家里出柜呢,你家在城市,父母是不是容易接受些呢?”我问道。

“我也想啊,但是平时媒体里都不是报导同性恋偷啊杀啊的事情,要不就是病啊死啊的事情。苦逼得很。我想跟父母谈都没有适合的由头啊。”冬冬沮丧的说道。

“其实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带他回家见我爸妈!”小彬望了望冬冬,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但很快又陷入了对现实的焦虑。


我看到今年冯导的《春晚是什么》里有一个镜头是:在故乡的码头,焦急等待的母亲已是两鬓斑白了。但看到儿子,还有身后的一个略带羞涩和紧张的女孩时,绽放幸福笑容的母亲也露出了眼角的丝丝皱纹。

顿时,我的眼角湿润了。复杂的情绪在我心头翻滚。

我也多么渴望回家过年啊,也带上我心爱的人,但是母亲还会幸福的笑吗?家人会祝福我们吗?

有部很老的美国电影叫《猜猜晚餐会是谁?》,白人女孩的父母想猜猜自己掌上明珠的女儿会带回来怎样的一个男朋友?金发碧眼?高大强壮?但是女孩带回来是一个黑人男朋友。于是一场家庭的风暴来临了・・・・・・

时至今日的中国,同性恋LGBTQ(女同、男同、双性恋、跨性别、酷儿)的处境比当时美国黑人的处境好不了多少,甚至更糟,DON’T TELL! DON’T ASK! 因此我们被深深的埋藏在柜子里。至少黑人还能够直面自己的命运,他们也必须直面,因为他们与生俱来的肤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无处躲藏。

马丁路德金曾经有一个梦想。

去年我们举国上下也在大谈特谈中国梦。


因此我也想说,我有一个梦想:

在学校里,同志青少年也可以得到同志需要的各种生理和心理的健康知识,而不是再被歧视、被欺凌,更不会因为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因为不了解自己,而被残酷的命运吞噬、被疾病拉进坟墓。


我有一个梦想:

在工作单位里,同志可以堂堂正正的做回自己,而不用再假扮异性恋来求得自保!


我有一个梦想:

每一个同志父母爱他们的孩子如同爱异性恋的孩子一样,爱他们本来的样子,而不是憎恶和矫治。


我有一个梦想:

中国的同志们相爱可以得到亲朋好友的祝福和法律的保障,而不再偷偷摸摸,暗不见天日。


我有一个梦想:

不允许歧视同志,和不允许歧视女性、农民工、农村人、少数民族、残疾人一样,被清楚的写进中国的法律,而不再是DON’T TELL! DON’T ASK!


我有一个梦想:

中国的同志们,春节,可以回家吃个真正的团圆饭,而不再是过年不想回家!


这就是我的中国梦!


叶贝于甲午马年广州(今年我也没回西安老家过年)


--
 智同中国(北京 西安 上海 广州 深圳 香港)
 广州同志中心

新浪微博:@智同中国-广州同志中心

智同同志热线 400 699 1201

网站 www.chmsm.com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向此网上论坛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以下网址访问此论坛: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EfcjcT0hfZ-JzOmCs_yRHvnBzHLJda2EPUQMitAdr1ikSX%3Dgw%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