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30日星期四

【China AIDS:7999】 Fw: 又见伊力哈木(彭定鼎文)

受北京独立学者彭定鼎先生委托,转发他关于维吾尔在线案的一篇评论文章。纯属转发,不代表本人立场。彭定鼎先生联系电话:+86-10-68222462、+86-13161684014。(万延海)
 
From: 彭定鼎
Sent: Thursday, January 30, 2014 12:30 AM
Subject: 又见伊力哈木
 

我写了这个,但是博客发不出去。

 

请转发。

 

 

又见伊力哈木

 

彭定鼎

 

伊力哈木・土赫提,维吾尔族学者,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2014115日下午,警方从家中抓走伊力哈木,搜查其住所并扣押了若干物品。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简・普萨基16日称,美国对伊力哈木被捕一事表示"深切关注",并且"呼吁中国当局立即公布伊力哈木的下落,并确保其享有根据中国的国际人权责任范围应当享有的相关保障和自由"。针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6日称,伊力哈木被"刑事拘留",因为他"涉嫌犯罪和违反法律规定",但没有提供进一步的细节

据《环球时报》报道,伊力哈木在主持的网站上(维吾尔在线――本作者注)发表煽动性言论,甚至隐含地鼓动暴力解决问题。

 

伊力哈木在097.5事件之后曾经失去自由,823日重获自由。究竟是被拘留、被传唤还是被绑架我至今不清楚。他重获自由后曾经在航天部中心医院住院就医,我前往医院探望过他。那是我们唯一一次见面和交谈。在我看来他并没有表现出激烈的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他常年生活在北京,家庭和事业都在北京,汉语说得很流利,我很难想象他是分裂分子,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倾向。他和我谈话时很谨慎。我当时对于7.5事件的幕后黑手有过猜测(当然不是热比娅),我对他提起我的猜测时,他立即回避了话题。

 

我的维吾尔族学生告诉我,"伊力哈木老师"在"维吾尔在线"网站十分活跃,但说的话基本上限于维吾尔族人权利,并没有什么违法言论。

 

由于迄今有关部门没有公布伊力哈木涉嫌的具体条款,我无从对此案做出评论。但我以为,抓捕言论犯的做法是荒唐的也是愚蠢的,还是有害的。

 

097.5事件之后,新疆当局抓过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记者尼亚孜・海莱特,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危害国家安全",具体罪行不详,判刑15年。外界猜测尼亚孜获罪的原因是暴露了以王乐泉为首的新疆地方当局的渎职和无能。我认为这个猜测是可信的。

 

之前,维吾尔族青年作家努里马哈默德・亚森在维吾尔文的《喀什文学》2004年第5期发表寓言《野鸽子》被指控煽动分裂,2005年获刑10年。有报道说努里马哈默德2011年在沙雅监狱因病死亡。我读过那个寓言的汉文翻译,从文学角度说很优美,但我不赞同这篇寓言背后的思想。可惜的是,我没有机会与作者辩论。

 

 

最要命的就是这一点!当局在意识形态领域用大错特错的方式应战。意识形态的冲突需要以言论做武器,但是当局对于任何敢于亮出自己观点的所谓"异议人士"用暴力打压。这样做不啻于逼人走上恐怖主义道路!

 

我以为,言论自由是绝对的。也就是说,除了对个人的诽谤之外,散布不论什么样的错误的、危险的言论都应当享有自由。人们尽可以用正确的言论反击!我希望看到的是:新疆街头,维吾尔独立促进会和祖国团结促进会唱对台戏,伊斯兰运动委员会和科学理性提倡会打擂台。不是百花争鸣,而是花草齐放,包括毒草也尽情生长。当局不是宣称相信群众吗?我也相信群众,虽然我认为群众很容易被蒙蔽。我相信群众在言论自由的条件下会做出基本上正确的选择,尽管我知道在言论被封锁的情况下群众很容易被误导、走向疯狂。信教群众在宗教被打压的情况下容易成为极端分子,这一点毫不奇怪。想象文化大革命。我们这个不信教的汉民族陷入了怎样的全民疯狂!

 

125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发布如下微博:

伊力哈木・土赫提创办并利用"维吾尔在线"网站,组织、拉拢、操纵部分人员充当网站管理员、通讯员、信息员,造谣、歪曲、炒作案事件,借机制造事端,散布分裂思想,煽动民族仇恨,鼓吹"新疆独立",从事分裂活动。

伊力哈木土赫提在课堂上公开宣传"维吾尔人要用暴力的方式开展抗争","维吾尔人要像当年反抗日本侵略一样反抗政府",将"4.23"、"6.26"等暴恐案件暴徒称为"英雄",煽动学生仇恨国家、仇恨政府、"推翻政府"。

伊力哈木・土赫提利用教师身份,拉拢、诱惑、裹胁一些人员形成团伙,与境外"东突"骨干勾连,策划、组织并派遣人员出境参加分裂活动。

 

所有这些活动都是言论!为什么不能用言论反击言论呢?是不是担心说不过人家?

 

当年胡风被定为"反党分子"的时候,一些被组织批判胡风的工人就表示"想不通"。胡风没有枪、没有拉队伍,他有什么能力反党?

 

政府不该担心煽动,而是应当用意识形态反击意识形态。伊力哈木如果真的说过这些话,那好,请他给出理由!为什么要用"暴力"?那些制造暴力恐怖事件的暴徒为什么是英雄?让人家说话,天塌不下来!毛泽东在文革时期还说过要重新拉队伍上山的话,这算不算是煽动?

 

我在几年前说过,恐怖主义活动也是一种表达,是正常的表达渠道不通畅的时候的表达。伊力哈木总不如那些闷声不响、视死如归的恐怖分子危险吧?他在意识形态领域摆好了阵势,政府应当积极应战才对。

 

资讯是阻挡不住的。别说现代通讯技术如此发达,网络时代之前,宣扬极端主义的小册子不是照样出现在新疆?巴仁乡暴乱、伊宁暴乱中都缴获了大量"反动宣传材料"。不要以为抓了伊力哈木就天下太平了。极端主义的意识形态只会以更加隐蔽更加危险的方式传播。

 

恐怖主义是全新的犯罪。恐怖分子们并不认为自己在犯罪。他们认为自己在从事崇高的神圣的事业,为了这个事业他们愿意献出生命。在他们看来,在圣战中牺牲的烈士将在天国中永生。抓捕、击毙恐怖分子只会给他们制造越来越多的烈士。意识形态战争是不可回避的。

 

有渠道表达不满是文明社会的基本特征。当有人说"要用暴力"的时候,政府应当认真听取这些言论背后的不满,并且充分保障人民的权利。习主席说得对,维稳就是维权!只有人们的正当权利受到保障的时候社会才会安宁祥和。用暴力对付言论绝不会有利于稳定。

 

马克思在德国写下了倡导暴力革命的《共产党宣言》,但是共产主义并没有在德国实现。《共产党宣言》在美国和其它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一直都是合法出版物,今天人们在美国很容易买到这本书,网上各种文字版本随便下载。可是暴力革命只在那些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发生了。这样的历史教训不该被遗忘。

 

言论不危险。鸦雀无声才是真正的危险!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