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9日星期三

【China AIDS:7998】 爱知病人田喜的故事:温总理-----公平与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爱知病人田喜的故事:温总理-----公平与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2014-01-12 04:47:11)[编辑][删除]
2009 年 9 月份田喜受美国 NGO 组织亚洲促进会之邀,参加第九届亚太地区 the 9th ICCAP 艾 滋病巴厘岛国际会议,会上向国际社会做了关于中国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维权报告:李喜阁的 故事,讲述了中国输血感染艾滋病群体维权的遭遇,呼吁中国政府正视历史,关心帮助中国输血感染艾滋病人。

2010年4月份,其在中国卫生部门前手持横幅,卫生部信访处官员为田喜出具 了一封信访信息,建议政府予以救助并询问关于国家艾滋病防治政策的建议, 无不表示出对于艾滋病传播蔓延的隐忧与无奈。在田喜提交的关于强化国家艾 滋病防治政策建议,得到中央政府部委的认同: 
2010年4月8日提交了“关于强化艾滋病防治政策的几点个人建议”, 
全文如下: 
一、统一规范中文译名,艾滋病更换成“爱知病’’。    、‘ 
理由是:l、艾滋病的污名化,以及英语语言的音译,本没有严 
格是非标准.2、基于汉语语音本身系表意文字,其例同韩国首都汉 
城更名首尔,以促进艾滋病的反歧视宣传工作,有利于展现政府行政 
行为的人文关怀。 
二、吸纳艾滋病人进入人大、政协,协助与监督政府的艾滋病依 
法防治、促进艾滋病人的权益保障。 
三、设立艾滋病防治专员一职,专司病人与政府之间与政府的沟 
通与协调,降低沟通的成本与时耗,提高政府的行政效率。  
四、有效保障艾滋病人的就医权。    
五、基于国家计划生育几十年的严厉施行,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孩 
子的政策,艾滋病的不断蔓延社会现实,由此将引发对于社会保障制 
度的冲击,居民养老政策应做好适时调整的准备。 
六、关于艾滋病人的扶贫:农村艾滋病群体分布特点,提高艾滋 
病家庭的经济收入,根本上改善病人的发展困境,以家庭分散养殖, 
政府统一保护价收购的政策。城镇艾滋病人:进行劳动技能培训,以 
劳动密集型为主的福利企业。当病人寻求帮助时,适时予以收容和保 
障,根本上降低艾滋病人群体的流动性和缩小活动范围。 
七、对于艾滋病人进行充分的人性化关怀,提高艾滋病人的生活质量。 
                      (卫生部办公厅信访处 编) 
报:部、厅领导,中央联席办、国家信访局、教育部。 
送:部内各司局,机关党委,驻部监察局,部机关服务中心;各部属 
单位;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信访局;各省、自治 
区、直辖市卫生厅(局),副省级城市卫生局;驻马店市人民政府、新 
蔡县人民政府。 
注:本刊物已经登陆卫生部内务网站,部机关公务员可在网站上查阅。
卫生部 办公厅                     2010年4月8日印发 
校对:王旭丹 
 
2010 年 7 月份,田喜作为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代表处的邀请代表,参加了第一届中国 艾滋病与人权论坛的北京会议,田喜向联合国和中国卫生部提交了一份全面解决中国输血医 疗感染赔偿事件的建议草案,从输血补偿到弱势群体的基本人权 (受教育,婚姻权,发展 权,就医权)的保护,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
此后他多次手持横幅:输血感染艾滋病,寻求司法公正,迟到的正义是非正义, china aids walk,到新华门,天安门多次进行非正常上访,以求得中国政府高层领导的关注。后被关押 到河南省唐河县外出务工人员党支部的黑监狱,手持第一次中国红丝带会议北京论坛的代表 证,被网友营救。 后接到地方政府相关领导主动联系的手机短信:你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道该怎么办? 
信访局会安排的。 ---贾国印 (当地的县委书记)
其在临别时,给朋友留下留言,如果出现意外,请在京的朋友予以关注。

讲计就计   以身饲虎 引来国际关注 幸免遇难 
随后遇到先前上访同样的遭遇,求见领导不得,前后被地方维稳人员监视。 8 月 12 日新华街驻街维稳民警戚雪松做家访,威逼放弃诉求,否则将予以武力解决问题。 偶然的因素获得有关的政府报告,决定讲计就计,希望轻微的代价换来中国人权保护的进步。
 罪犯与英雄
“我不是国家的罪人!”
 当地检察机关以“故意破坏财物”这一罪名,在庭前的法制教育宣读词中,读到“身为受过 高等教育的一个大学生 ……不思感谢政府的帮助,报效国家,……要合法上访……自暴自 弃,损害国家财物,你是国家的罪人。” 站在铁笼子里的田喜,突然一个意外的举动,引来庭前的一阵骚动。他高高地举起一面黑色 纱布,越过头顶,悲痛的读到
  
“尊敬的审判员,陪审员,公诉人,到场与未到场的朋友, 认识与不认识,关心中国爱知病人生存权益的社会各界,各级政府领导,国际社会,还有 她…… 我要是真的危害国家社会,根本不需要这样的代价付出,公平与正义比太阳还要有 光辉,温总理的话我们依然记得……希望中国医疗临床用血受害者,生命的尊严得到维护, 事件发生的源头得到关注,我是无罪的,我选择上诉。”
  
当地政府把对田喜的行政拘留,升级为刑事案件,并于 2011 年 2 月 11 日非法判决了 1 年 的徒刑。 2011 年 4 月 22 日,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田喜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 的判决,毁坏财物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田喜略带微笑地说∶“中国的司法就是一个大笑话,程序内容事实完全都可以造假。我手持 证据告了他们六年不予立案,他们六天就把我办成了一个刑事罪犯。”他手持一份当地政府 工作人员的证言向我们展示:“他们还说,亲眼目击我持刀刺杀政府领导呢,庭上从原告到 证人却一个都不肯出席”。一审二审都没有认定,申诉被驳回。这也正好印证了河南省新蔡 县古吕镇政府所谓的“建议公安机关,完善材料,予以打击的司法建议。 ” 
共产党说谎言都一样,却是很幼稚。我可以轻易地证明他们的假话:比如办公室里不会摆放 听诊器。饮水机是完好无损的。他们声称我拿钉锤,钉钉子破坏门锁,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他们插入的画外音,不是我本人说的。

“ 2010 年 8 月 17 日晚,在县领导约见后,再一次遭到辱骂”,为了到京,暴力驱赶了维稳监 视人员的交通工具,砸毁了摩托车的仪表盘。回家后即遭遇到预先设计好的 8 名身穿隔离服 警察,像文革斗右派一样,把我抓捕之后,押解到新蔡县第二人民医院,并安排警察将我控 制起来,直到 19 日下午 3 点多移送到了上蔡县看守所,一直到 2011 年 8 月 17 号晚又被强 行押解回家。因为他们知道我作为联合国规划署 UNAIDS 的邀请代表,参加过国际会议,担 心国际社会干预我的事情。因此他们事先做好了所需的应对材料,完成统一口径的工作 . 
后来我接受凤凰卫视的采访,直到节目出来后,我才知道又上当受骗了。在谈到凤凰卫视在 报道这一事件是,他们通过语言的包装,和技术处理,将一个对于艾滋病维权者的迫害,定 性为一个情感失落又找不到工作,有暴力倾向的犯罪分子。实际上,我只想通过这一轻微行 为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更加清楚地看到中国的司法现状和中国艾滋病人面临的生存困境。”

艾滋病患者有权利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谈到对未来的打算,田喜说:“我想要的只是希望能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健康的身体, 有个家庭,有份工作,通过争取赔偿有机会让自己过上一个正常人应有的生活。”
田喜苦笑道:“中国没有政治家,只有革命家和理论家”。他讲到中国政府艾滋病的预防工作 似乎是仅仅懂得发放安全套,把爱知病群体和正常人群用安全套隔离开来,就可以做到预防 艾滋病的传播和中止蔓延,却漠视对于弱势群体的基本人权保护。我希望中国政府对于这些 艾滋病群体能有一个更长远统筹规划,艾滋病人同样需要学习、工作、结婚、生子,拥有像 正常人一样生活的权利。如何保障他们的基本人权,是一个值得全社会共同思考的问题。政 府应该通过政策去调整促进强弱势群体之间的相互包容和理解,而不是隔离与漠视。可是现 在政府却不负责任地把所有艾滋病引发的社会问题推给社会,自行消解,是一种对于国家和 民族严重不负责任的行为。艾滋病人为了基本生存,在地方敲诈勒索,扰乱社会,他们不闻 不问。一旦上访求助,立马就会遭来政府的威逼与恐吓,甚至是暴力迫害。涉及到政府本身 就毫不留情,扰乱社会,民众的权益却视而不见,加剧了社会对于艾滋病人的误解、歧视与 偏见。他指出弱势群体如何挣钱,如何更容易的挣到钱,保障弱势群体的生存权是一个需要 政府去关心的问题。他一再指出,这不是一个田喜的问题,这是一群田喜们的问题。促进弱 势群体的婚姻权保障对于艾滋病工作的防治比单纯的发放安全套更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对 于一个人口大国来说。
“并且无论是从法律上还是从道义上,任何一个法制国家的公民受到这种因为血液传播而导 致的疾病侵害,政府都有义务予以赔偿和救助,而且每一个公民都享有基本的生存权利。我 来到国外就是寻求一个基本的医疗保障,因为现在国内没有可以保障我生存的物质基础。在 其被捕入狱的那一年,即 2011 年联合国提交给中国政府一份解决中国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补 偿方案,但中国政府至今仍没有落实。”
目前在中国,国内的艾滋病感染者没有生存的出路,无法通过正常的渠道获得政府的救助, 维护自身的权益。不久前一位国内的维权积极分子因在群体上访中表现过于积极被政府逮 捕,现在此事无人过于问津,估计他不会再出来了。


田喜目前在依靠国内的艾滋病二线药物维持治疗,但不久可能面临三线药物的需求,这在国 内还是一个一时无法解决的问题,同时面临着丙肝疾病治疗的困境。 田喜表示依然希望中国政府给自己平反昭雪,不愿意背负一个罪犯的名义到生命终止的那一 天。称自己的行为是为了这个国家与社会的未来,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人民的幸福和安康。 为了自己好,为了他人好。 我们询问道关于对中国正在进行的全面地顶层设计政治革新的看法: 田喜评价道:顶层设计不过是权力的分解与重构,优化与组合,与政治文明无关,与弱势群 体无关。信访制度是中国法制的遮羞布。遮住的是中国人民的痛苦与无奈,黑暗与罪恶。

选择政治避难 或 回国返乡?何去何从?

据悉田喜到法国之后,在网络通讯中遇到有一位自称河南省上蔡县的 25 岁已大学毕业刚确 诊的女性感染者与他取得联系,自称很敬佩他的维权行为,想认识一下。该女性不断询问田 喜是如何得到所谓反华势力帮助的详细过程,并对他表示爱慕之情,并发来自己漂亮的照片。 然而田喜认定说这位女士是受人指使,利用弱势群体的心理需求,诱导他改变思想归国,以 终止他的海外维权行动,因为她关心的问题都已经超出一个刚确诊的女性感染者所要关心的 问题。
据悉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中国中原地区出现因急于片面的经济发展,血液秩序管理混乱, 造成艾滋病经血途径医源性大面积传播与扩散,造成数以万计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家破人 亡,陷于生存的困境和疾病所带来的精神痛苦当中。这一人群基本的生存权利得不到保障, 很多患者无法自己承担高昂的治疗费用,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家庭破碎的处境。

马英九总统在台湾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碑前,对于当局曾在戒严期内因白色恐怖所受到 伤害民众进行道歉与补偿,言道:“面对历史,我们要就事论事;面对家属,我们要将心比 心。……历史上犯的错误,或许可以原谅,但历史的真相不可以遗忘。 ” 
希冀大陆中共当局领导人能够秉着一分的人性与良知,勇敢地面对和承担历史的过错,反躬 自省,以对国家和民族负责的态度,善待中国的艾滋病人,善待那些因医疗临床用血的受害 人,还他们以健康,给他们以幸福生活,尽快地履行补偿方案,亡羊补牢未为迟。
谁能够给他一份可以养活的起自己的工作?一个幸福的家庭呢? 田喜之后,我们应该思考更多,中国人民的出路在何方,中国社会的未来?
他不愿意别人称他艾滋病,希望有人称他为爱知病人田喜,爱心的爱。知识的知,用爱心和 知识为艾滋病人的未来撑起一片美好的天空。


田喜应邀参加今年10月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进行第二次的普遍定期审议审前会议, 呼吁国际社会帮助推动中国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补偿方案的落实。他于8月14日只身来到 了法国,继续他为艾滋病患者的维权之路。在中国,血液传播是艾滋病爆发的源头,艾滋病 的问题关系着中国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国家安全和中华民族的未来。 是世界性的重大公 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其传播迅速,病死率高,社会破坏性极大,已对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构成了严重威胁。 如何降低艾滋病给人类社会带来的不利影响,是一个值得共同探讨的问题, 不因国家,民族,党派,信仰,政治制度,价值观念而异。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向此网上论坛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以下网址访问此论坛: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MZtWtkiusPOgJW%2B1yU6c%2BVxUAC2FEoUk4boya9DPrJea1-1yw%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