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31日星期五

【China AIDS:8002】 转发:[联席会议] A public letter to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一封公开信


----- 原始邮件 -----
发件人:"Kevin" <270149534@qq.com>
收件人:"leahf" <leahf@ned.org>, "iffstreet" <iffstreet@gmail.com>, "wangyong.ngo" <wangyong.ngo@gmail.com>, "ververc" <ververc@gmail.com>
抄送人:"china_hiv_aids_cbo_network" <china_hiv_aids_cbo_network@googlegroups.com>
主题:[联席会议] A public letter to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一封公开信
日期:2014年01月30日 19点18分

A public letter to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 and Dear Leah Flynn: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NED support for the China HIV/AIDS  CBO  Network . Lately, lots of things happened within the conference, which we believe it is necessary to tell you the truth.

On 28th Dec,2013, in Wuhan, the new term of China HIV/AIDS  CBO  Network  Council made the decision of electing the new term of the Secretariat, which was against the rules of the Conference and disrespected the regulations. Until now 26 China HIV/AIDS  CBO  Network Members have signed to refuse taking the result of the election of He Shengnan, the Leader of Henan public welfare pioneer group , as the Secretary of the Committee.

 

According to the rules of the committee, secretariat is elected by the Committee and the Conference council has no right to do that and the former 8 terms were all followed the rules and elected by the Committee.

Besides, the election of the Conference Council in Wuhan Province is also very controversial. 51 members participated in the Committee while 38 of them voted. However, the member amount of the 38 members  can not even reach half the total amount of the Committee. The election result was obviously reasonless and invalid.

We also noticed that according to the finance report of the institution of Tian jin love health group, the former Secretary of the China HIV/AIDS CBO Network , Wang Lixin, transferred 30,000 RMB to Wang Yong, the Consultant of the China HIV/AIDS CBO  Network and member of Research Center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which proved not really happening. The date of this finance settlement was 31st Dec,2013 while because of the canceling of the Wuhan conference, the training for Ms Wang Yong did not really carry out but the training fund was taken away by Wang Lixin. could it be a reasonable action? Wang Yong, as the consultant of the China HIV/AIDS CBO  Network, she never attended our regular meetings even by Internet.

We have no idea how she judges and assesses our work and also believe she may not be qualified for the consultant. As far as we got to know, many of the members' travel expense, like the fees for airplane and part of the accommodations, were not reimbursed totally as showed on the ticket while the finance report showed the absolutely different. Considering all the issues mentioned above, we strongly recommend that your Foundation (NED) should review and reassess the finance condition related to NED Supporting China HIV/AIDS CBO Network  Project of Tian Jin Love Health group from Oct to Dec,2013.

We have an alternative suggestion for you Foundation (NED): in term of the huge controversy and uncertainty of the new Secretariat, we are worried about the safety of the NED Supporting China HIV/AIDS  CBO  Network Project, we suggest temporarily stopping all the finance support for the China HIV/AIDS CBO Network from Jan to Sept, 2014. As for money laundering which the consultant ,who was hired by NED, attempted to do that under the cover of the China HIV/AIDS CBO Network, we recommend NED deselect Wang Yong of Research Center of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s the the consultant and stop immediately the contract with her institution.

 

China HIV/AIDS CBO Network Member

China He bei Province Zhangjiakou MSM League Volunteer Work Group

January 30,2014

  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一封公开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感谢贵机构多年来对联席会议的支持,我们需要对联席会议内部近期发生的一些事情向你们做出必要说明,希望你们能够了解到事情的真相。

2013年12月28日,武汉,新一届联席会议理事会在违反章程的前提下,采用不合程序以及不尊重章程的行为,错误的做出了选举新一任秘书处的决议,至今已有26家机构联名签署不承认新秘书处的选举结果,不认同河南公益先锋何胜楠为联席会议秘书长。

     根据章程规定,秘书处是通过成员大会选举产生,而理事会没有权利选举秘书处,联席会议之前的八届秘书处都是经过成员大会选举产生。

     同样,在武汉,理事会的选举也存在巨大争议,51个组织报道,38个组织参与理事会的选举,但是这38个组织不到成员组织数量的一半,武汉会议的理事会选举结果应该是无效的和不被承认的。

     我们还注意到,根据天津友爱家园递交的财务报告,联席会议原秘书长王立新给联席会议的顾问、香港中文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王泳3万元项目款,但是这笔款项实际根本没有发生,王立新在这笔款项财务决算的日期是2013年12月31日,实际上因为武汉会议被迫取消的特殊原因,王泳的培训没有进行,但这笔款项被她领走了,不知道基金会是否认可上述行为?作为顾问的王泳,在2013年没有参加过一次我们例会(网络),不知道她是如何对我们的工作进行评估的,我们认为她不太适合继续担任联席会议的顾问。通过了解,许多成员组织乘坐飞机的费用和部分住宿费用均没有按照票面价格报销,而财务报告上体现出来的均是全额报销的。鉴于王立新上述的违规行为,我们建议基金会应该重新审核天津友爱家园2013年10月至12月期间涉及NED支持联席会议项目的财务状况。

     我们给基金会一个建议:鉴于联席会议新秘书处存在巨大争议和不确定性,我们担心NED支持联席会议的项目款存在安全隐患,我们建议NED暂时停止对联席会议2014年1月至2014年9月期间所有项目款项的资金拨款;鉴于NED聘用的顾问涉嫌通过联席会议洗钱的行为,我们建议NED取消香港中文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王泳的顾问资格,终止和他们机构的合同关系。


                  中国艾滋病工作民间组织全国(工作网络)联席会议

                     河北张家口MSM同盟志愿者工作站

                                2014年1月30日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中国艾滋病工作民间组织全国(工作网络)联席会议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_hiv_aids_cbo_network+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向此网上论坛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china_hiv_aids_cbo_network@googlegroups.com。
通过以下网址访问此论坛: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_hiv_aids_cbo_network。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釁、謾罵、非理性、過於情緒性、胡亂批評和無意義之言論,或是匿名人士之言論,以及所發表意見出現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郵件組將不予以顯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向此网上论坛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以下网址访问此论坛: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20140131102920.A483D730001%40webmail.sinamail.sina.com.cn。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

【China AIDS:8001】 民间社会参与2014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委员会审议中国履约情况

 

2014年民间社会参与审议

民间社会参与2014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委员会审议中国履约情况,可以实施平行行动,全程参与。民间社会可以传播和普及这项公约,同时可以就中国当局提交的政府报告、核心报告内容以及委员会问题清单,要求政府信息公开;进一步可以质询中国当局为何对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第29条第一段提出保留,为何不签署并批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民间社会可以参考下面民间平行行动计划。

民间参与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平行行动计划

2014年2月20日:民间社会提交问题清单

3月3日-3月7日:参与预前会议

3月中旬到5月底:补充建议,跟踪委员会问题清单

6月到9月底:传播委员会问题清单,要求政府信息公开撰写民间报告

2014年10月到11月7日:补充建议和游说,观察审议

2014年12月:委员会说明审议中的问题

2015年开始:传播委员会的结论意见,落实结论意见和公约

民间社会请在20149月底前完成报告,或将有关中国政府落实公约情况的信息,提交联合国 "消除妇女歧视委员会。请参考1-5中的相关文件。委员会审议日期是2014年10月20日到11月7日。请注意本网信息、推特 @chrdnet 或联合国人权高专网页。

民间参与参考资料

1.《消除一切形式对妇女歧视公约》

http://www.ohchr.org/CH/Issues/Documents/core_instruments/CEDAW.pdf

http://www.un.org/womenwatch/daw/cedaw/text/0360794c.pdf   

2. 中国政府提交的国家报告(2013年)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edaw/cedaws_future.htm在那里会看到一个表格。在有"五星红旗"图案那一横栏里有所有未来审议的文件。这一栏中,"Core document and State report", 点击 "C",就可以下载中文版的国家报告。或直接在下面下载。

3. 2006年委员会审议中国"结论性意见":

索取2006年委员会审议中国会期,先打开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edaw/cedaws36.htm  在有"五星"案那一横里有所有2005审议的文件。里最右那一格,"Concluding Observations", "C",就可以下中文版的 "结论性意见。或直接在下面下载

4.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


     5. 其它参考资料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委员会 http://www.ohchr.org/EN/HRBodies/CEDAW/Pages/CEDAWIndex.aspx
中文信息网页: https://sites.google.com/site/hrcivilsociety/project-definition/to-dos/cedaw
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通过的一般性建议:http://www1.umn.edu/humanrts/chinese/CHgencomm/CHonwomen.htm
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通过的一般性建议 25 号(英文  )
http://www.un.org/womenwatch/daw/cedaw/recommendations/General%20recommendation%2025%20%28English%29.pdf

消除对妇女歧视公约委员会秘书处联系方法: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edaw/contact.htm

       6. 其它链接(全是英文)

CEDAW Committee

o General website: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edaw/index.htm o Mandate: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edaw/mandate.htm

o Sessions: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edaw/sessions.htm

o Working Methods of the CEDAW Committee:

http://daccessdds.un.org/doc/UNDOC/GEN/N06/594/40/PDF/N0659440.pdf

?OpenElement o Rules of Procedure of the CEDAW Committee: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edaw/docs/ROPChapIV_en.pdf

o Statement by the Committee on the Elimination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 on its relationship with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edaw/docs/statements/NGO.pdf

o GeneralRecommendations: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edaw/comments.htm

o OHCHR Information note on NGO participation: 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edaw/docs/NGO_Participation.final .pdf

o CEDAW Committee Secretariat contact information: CEDAW Secretariat

UNOG‐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CH‐1211 Geneva 10, Switzerland Email:cedaw@ohchr.org.

o      CEDAW Optional Protocol: Campaign for CEDAW‐OP ‐ Our Rights Are Not Optional!: http://www.iwraw‐ ap.org/opcedaw_campaign.htm CEDAW Optional Protocol: http://www2.ohchr.org/english/law/cedaw‐one.htm
o UN Women Watch
 
ċ
2006年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审议中国结论意见
View
  Jan 29, 2014, 11:59 AM civil society
ċ
2013年中国提交妇女权利委员会的政府报告
View
  Jan 29, 2014, 12:01 PM civil society

【China AIDS:8000】 转发:[联席会议] 向联席会议贪腐行为的人宣战!!!!!


----- 原始邮件 -----
发件人:<dlboy_gay@sina.com>
收件人:联席会议邮件群 <china_hiv_aids_cbo_network@googlegroups.com>
主题:[联席会议] 向联席会议贪腐行为的人宣战!!!!!
日期:2014年01月30日 22点56分

向联席会议贪腐行为的人宣战!!!!!

这个世界上,有人存在的地方,就有腐败行为。对于腐败行为,绝对不能手软,一定要痛痛的打死,打到他身败名裂,无法在中国的艾滋病圈内混、甚至是国际上都无法立足,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就像鲁迅先生所说的,落水狗一定要痛打,打到它死为止。

 

不管这个人地位有多高,影响力有多大,不管这个人之前为联席会议做过多大贡献,他一旦犯了原则错误,一样不会被饶恕,一样要要痛打他,就像文革一样,把他从天堂给攆到地狱,让他永无翻身之地,身败名裂。

 

任何一个腐败分子,都是非常让人痛恨的,因为他触犯了做人的底线,和最起码的做人原则,尤其是善于伪装的腐败分子,表面上文质彬彬,实际上内心阴险狡诈,这样的人一定要把他从中揪出来,把他的丑陋行为曝光于大庭广众之下。

 

向联席会议贪腐行为的人宣战!!!!!!

 

朋友们,让我们一起把腐败分子彻底打倒!!!!

 

大博

2014.01.30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中国艾滋病工作民间组织全国(工作网络)联席会议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_hiv_aids_cbo_network+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向此网上论坛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china_hiv_aids_cbo_network@googlegroups.com。
通过以下网址访问此论坛: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_hiv_aids_cbo_network。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釁、謾罵、非理性、過於情緒性、胡亂批評和無意義之言論,或是匿名人士之言論,以及所發表意見出現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郵件組將不予以顯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向此网上论坛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以下网址访问此论坛: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20140130171459.C6950730001%40webmail.sinamail.sina.com.cn。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

2014年1月30日星期四

【China AIDS:7999】 Fw: 又见伊力哈木(彭定鼎文)

受北京独立学者彭定鼎先生委托,转发他关于维吾尔在线案的一篇评论文章。纯属转发,不代表本人立场。彭定鼎先生联系电话:+86-10-68222462、+86-13161684014。(万延海)
 
From: 彭定鼎
Sent: Thursday, January 30, 2014 12:30 AM
Subject: 又见伊力哈木
 

我写了这个,但是博客发不出去。

 

请转发。

 

 

又见伊力哈木

 

彭定鼎

 

伊力哈木・土赫提,维吾尔族学者,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2014115日下午,警方从家中抓走伊力哈木,搜查其住所并扣押了若干物品。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简・普萨基16日称,美国对伊力哈木被捕一事表示"深切关注",并且"呼吁中国当局立即公布伊力哈木的下落,并确保其享有根据中国的国际人权责任范围应当享有的相关保障和自由"。针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6日称,伊力哈木被"刑事拘留",因为他"涉嫌犯罪和违反法律规定",但没有提供进一步的细节

据《环球时报》报道,伊力哈木在主持的网站上(维吾尔在线――本作者注)发表煽动性言论,甚至隐含地鼓动暴力解决问题。

 

伊力哈木在097.5事件之后曾经失去自由,823日重获自由。究竟是被拘留、被传唤还是被绑架我至今不清楚。他重获自由后曾经在航天部中心医院住院就医,我前往医院探望过他。那是我们唯一一次见面和交谈。在我看来他并没有表现出激烈的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他常年生活在北京,家庭和事业都在北京,汉语说得很流利,我很难想象他是分裂分子,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倾向。他和我谈话时很谨慎。我当时对于7.5事件的幕后黑手有过猜测(当然不是热比娅),我对他提起我的猜测时,他立即回避了话题。

 

我的维吾尔族学生告诉我,"伊力哈木老师"在"维吾尔在线"网站十分活跃,但说的话基本上限于维吾尔族人权利,并没有什么违法言论。

 

由于迄今有关部门没有公布伊力哈木涉嫌的具体条款,我无从对此案做出评论。但我以为,抓捕言论犯的做法是荒唐的也是愚蠢的,还是有害的。

 

097.5事件之后,新疆当局抓过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记者尼亚孜・海莱特,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危害国家安全",具体罪行不详,判刑15年。外界猜测尼亚孜获罪的原因是暴露了以王乐泉为首的新疆地方当局的渎职和无能。我认为这个猜测是可信的。

 

之前,维吾尔族青年作家努里马哈默德・亚森在维吾尔文的《喀什文学》2004年第5期发表寓言《野鸽子》被指控煽动分裂,2005年获刑10年。有报道说努里马哈默德2011年在沙雅监狱因病死亡。我读过那个寓言的汉文翻译,从文学角度说很优美,但我不赞同这篇寓言背后的思想。可惜的是,我没有机会与作者辩论。

 

 

最要命的就是这一点!当局在意识形态领域用大错特错的方式应战。意识形态的冲突需要以言论做武器,但是当局对于任何敢于亮出自己观点的所谓"异议人士"用暴力打压。这样做不啻于逼人走上恐怖主义道路!

 

我以为,言论自由是绝对的。也就是说,除了对个人的诽谤之外,散布不论什么样的错误的、危险的言论都应当享有自由。人们尽可以用正确的言论反击!我希望看到的是:新疆街头,维吾尔独立促进会和祖国团结促进会唱对台戏,伊斯兰运动委员会和科学理性提倡会打擂台。不是百花争鸣,而是花草齐放,包括毒草也尽情生长。当局不是宣称相信群众吗?我也相信群众,虽然我认为群众很容易被蒙蔽。我相信群众在言论自由的条件下会做出基本上正确的选择,尽管我知道在言论被封锁的情况下群众很容易被误导、走向疯狂。信教群众在宗教被打压的情况下容易成为极端分子,这一点毫不奇怪。想象文化大革命。我们这个不信教的汉民族陷入了怎样的全民疯狂!

 

125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发布如下微博:

伊力哈木・土赫提创办并利用"维吾尔在线"网站,组织、拉拢、操纵部分人员充当网站管理员、通讯员、信息员,造谣、歪曲、炒作案事件,借机制造事端,散布分裂思想,煽动民族仇恨,鼓吹"新疆独立",从事分裂活动。

伊力哈木土赫提在课堂上公开宣传"维吾尔人要用暴力的方式开展抗争","维吾尔人要像当年反抗日本侵略一样反抗政府",将"4.23"、"6.26"等暴恐案件暴徒称为"英雄",煽动学生仇恨国家、仇恨政府、"推翻政府"。

伊力哈木・土赫提利用教师身份,拉拢、诱惑、裹胁一些人员形成团伙,与境外"东突"骨干勾连,策划、组织并派遣人员出境参加分裂活动。

 

所有这些活动都是言论!为什么不能用言论反击言论呢?是不是担心说不过人家?

 

当年胡风被定为"反党分子"的时候,一些被组织批判胡风的工人就表示"想不通"。胡风没有枪、没有拉队伍,他有什么能力反党?

 

政府不该担心煽动,而是应当用意识形态反击意识形态。伊力哈木如果真的说过这些话,那好,请他给出理由!为什么要用"暴力"?那些制造暴力恐怖事件的暴徒为什么是英雄?让人家说话,天塌不下来!毛泽东在文革时期还说过要重新拉队伍上山的话,这算不算是煽动?

 

我在几年前说过,恐怖主义活动也是一种表达,是正常的表达渠道不通畅的时候的表达。伊力哈木总不如那些闷声不响、视死如归的恐怖分子危险吧?他在意识形态领域摆好了阵势,政府应当积极应战才对。

 

资讯是阻挡不住的。别说现代通讯技术如此发达,网络时代之前,宣扬极端主义的小册子不是照样出现在新疆?巴仁乡暴乱、伊宁暴乱中都缴获了大量"反动宣传材料"。不要以为抓了伊力哈木就天下太平了。极端主义的意识形态只会以更加隐蔽更加危险的方式传播。

 

恐怖主义是全新的犯罪。恐怖分子们并不认为自己在犯罪。他们认为自己在从事崇高的神圣的事业,为了这个事业他们愿意献出生命。在他们看来,在圣战中牺牲的烈士将在天国中永生。抓捕、击毙恐怖分子只会给他们制造越来越多的烈士。意识形态战争是不可回避的。

 

有渠道表达不满是文明社会的基本特征。当有人说"要用暴力"的时候,政府应当认真听取这些言论背后的不满,并且充分保障人民的权利。习主席说得对,维稳就是维权!只有人们的正当权利受到保障的时候社会才会安宁祥和。用暴力对付言论绝不会有利于稳定。

 

马克思在德国写下了倡导暴力革命的《共产党宣言》,但是共产主义并没有在德国实现。《共产党宣言》在美国和其它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一直都是合法出版物,今天人们在美国很容易买到这本书,网上各种文字版本随便下载。可是暴力革命只在那些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发生了。这样的历史教训不该被遗忘。

 

言论不危险。鸦雀无声才是真正的危险!

 

2014年1月29日星期三

【China AIDS:7997】 给李克强总理的一封信

徐医生日记——中盖艾滋病联合项目

 (2009-02-09 20:41:16)[编辑][删除]
标签: 

中盖项目

 

爱知病

 

cdc

 

杂谈

2009-02-03 (2009-02-03 20:05:08)
标签:ngo 艾滋病 cdc 危者 盖茨 中国 杂谈   分类:每日必记

    停博,转眼三月。时间似乎过得特快。似乎到处在说“震撼”的2008,我却好像波澜不惊。雪灾、奥运、地震、神七、金融危机,还有藏独、火车翻
身,等等。从唯物主义的观点也好,唯心主义的谬论也好,我感到一切都是来得如此自然----不来才怪!!!

    转眼严冬--今年似乎是暖冬--黄河的冰棱提前向下游走了--开始解冻了,比往年早了20来天。

    看看我的博地,一片荒芜。三个月寸草不生,有些悲凉--因为不是我没干活,而是我真的有些害怕写博。

   首先是中盖项目。不知道远在米国的盖茨先生是被一些中国人给蒙了,抑或根本不了解中国的国情。居然签了中盖艾滋病联合项目!内容看起来好得天衣无
缝。实际根本在乱弹琴!把一半钱分给中国的NGO,中国有多少实际意义的NGO?!那些预防协会,平时艾滋病与他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现在俨然成了“项
目指导者”“项目编制者”和“经费下拨、使用和监审者”!那些基层CDC人员高举NGO的大旗,开始大张旗鼓干项目----抓钱的代名词--不客气地
说。可悲的是我也绞在其中--虽然不拿一分钱,但却在糊弄人呦!!五年,5000万美元,14省市.我不知道最后的总结将如何出笼,最后的“成绩”会如
何“辉煌”。但,我可以注定:盖茨先生的钱至少80%是丢进太平洋了。好了,打住!我明白在写下去没好下场。呵呵。

  新年伊始,工作几乎铺天盖地。去年新发现的感染者本地创历史新高--而且高出许多--而且许多一发现就是病人。管理工作极忙,难度增大。自愿检测的
人数也大大增加--高危者多数已经渐渐地没什么传统的廉耻标准,同性恋也一样,是好事,但却大大增加了工作量。由于宣传的不到位,由于可以免费,由于人
们对艾滋病的污名化的改善,检测人数增加是必然的,更糟糕的是几乎一半是根本无高危险行为,被铁丝刮了一下,被犯罪分子抓了一把,也非检测不可--不但
枉费了我们的精力,还有国家的资源。

    在百度和GOOGLG里搜索艾滋病的新闻,越来越少,几天不变。可艾滋病却在增加得快得惊人。今天看见一篇文章:CDC的人员在向“小姐
们”“指导”性技巧和如何动员嫖客戴安全套,有褒有贬。回想自己的高危干预,真有些说不准--将来历史的评价。就像对同性恋的宽容的确没错,但艾滋病在
该人群的急剧上升,不应该不想到两者也许有着十分必然的联系--活动场所的合法化和社会的宽容并不会改变msm的性行为!
                               -----徐医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f570d90100cxzt.html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向此网上论坛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以下网址访问此论坛: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MZtWtmJ3Nc8fp%2BbT%2BsCA%2BcwYpBBjOi5VYH0mOWhVOhXcXTtXg%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

【China AIDS:7998】 爱知病人田喜的故事:温总理-----公平与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爱知病人田喜的故事:温总理-----公平与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2014-01-12 04:47:11)[编辑][删除]
2009 年 9 月份田喜受美国 NGO 组织亚洲促进会之邀,参加第九届亚太地区 the 9th ICCAP 艾 滋病巴厘岛国际会议,会上向国际社会做了关于中国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维权报告:李喜阁的 故事,讲述了中国输血感染艾滋病群体维权的遭遇,呼吁中国政府正视历史,关心帮助中国输血感染艾滋病人。

2010年4月份,其在中国卫生部门前手持横幅,卫生部信访处官员为田喜出具 了一封信访信息,建议政府予以救助并询问关于国家艾滋病防治政策的建议, 无不表示出对于艾滋病传播蔓延的隐忧与无奈。在田喜提交的关于强化国家艾 滋病防治政策建议,得到中央政府部委的认同: 
2010年4月8日提交了“关于强化艾滋病防治政策的几点个人建议”, 
全文如下: 
一、统一规范中文译名,艾滋病更换成“爱知病’’。    、‘ 
理由是:l、艾滋病的污名化,以及英语语言的音译,本没有严 
格是非标准.2、基于汉语语音本身系表意文字,其例同韩国首都汉 
城更名首尔,以促进艾滋病的反歧视宣传工作,有利于展现政府行政 
行为的人文关怀。 
二、吸纳艾滋病人进入人大、政协,协助与监督政府的艾滋病依 
法防治、促进艾滋病人的权益保障。 
三、设立艾滋病防治专员一职,专司病人与政府之间与政府的沟 
通与协调,降低沟通的成本与时耗,提高政府的行政效率。  
四、有效保障艾滋病人的就医权。    
五、基于国家计划生育几十年的严厉施行,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孩 
子的政策,艾滋病的不断蔓延社会现实,由此将引发对于社会保障制 
度的冲击,居民养老政策应做好适时调整的准备。 
六、关于艾滋病人的扶贫:农村艾滋病群体分布特点,提高艾滋 
病家庭的经济收入,根本上改善病人的发展困境,以家庭分散养殖, 
政府统一保护价收购的政策。城镇艾滋病人:进行劳动技能培训,以 
劳动密集型为主的福利企业。当病人寻求帮助时,适时予以收容和保 
障,根本上降低艾滋病人群体的流动性和缩小活动范围。 
七、对于艾滋病人进行充分的人性化关怀,提高艾滋病人的生活质量。 
                      (卫生部办公厅信访处 编) 
报:部、厅领导,中央联席办、国家信访局、教育部。 
送:部内各司局,机关党委,驻部监察局,部机关服务中心;各部属 
单位;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信访局;各省、自治 
区、直辖市卫生厅(局),副省级城市卫生局;驻马店市人民政府、新 
蔡县人民政府。 
注:本刊物已经登陆卫生部内务网站,部机关公务员可在网站上查阅。
卫生部 办公厅                     2010年4月8日印发 
校对:王旭丹 
 
2010 年 7 月份,田喜作为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代表处的邀请代表,参加了第一届中国 艾滋病与人权论坛的北京会议,田喜向联合国和中国卫生部提交了一份全面解决中国输血医 疗感染赔偿事件的建议草案,从输血补偿到弱势群体的基本人权 (受教育,婚姻权,发展 权,就医权)的保护,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
此后他多次手持横幅:输血感染艾滋病,寻求司法公正,迟到的正义是非正义, china aids walk,到新华门,天安门多次进行非正常上访,以求得中国政府高层领导的关注。后被关押 到河南省唐河县外出务工人员党支部的黑监狱,手持第一次中国红丝带会议北京论坛的代表 证,被网友营救。 后接到地方政府相关领导主动联系的手机短信:你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道该怎么办? 
信访局会安排的。 ---贾国印 (当地的县委书记)
其在临别时,给朋友留下留言,如果出现意外,请在京的朋友予以关注。

讲计就计   以身饲虎 引来国际关注 幸免遇难 
随后遇到先前上访同样的遭遇,求见领导不得,前后被地方维稳人员监视。 8 月 12 日新华街驻街维稳民警戚雪松做家访,威逼放弃诉求,否则将予以武力解决问题。 偶然的因素获得有关的政府报告,决定讲计就计,希望轻微的代价换来中国人权保护的进步。
 罪犯与英雄
“我不是国家的罪人!”
 当地检察机关以“故意破坏财物”这一罪名,在庭前的法制教育宣读词中,读到“身为受过 高等教育的一个大学生 ……不思感谢政府的帮助,报效国家,……要合法上访……自暴自 弃,损害国家财物,你是国家的罪人。” 站在铁笼子里的田喜,突然一个意外的举动,引来庭前的一阵骚动。他高高地举起一面黑色 纱布,越过头顶,悲痛的读到
  
“尊敬的审判员,陪审员,公诉人,到场与未到场的朋友, 认识与不认识,关心中国爱知病人生存权益的社会各界,各级政府领导,国际社会,还有 她…… 我要是真的危害国家社会,根本不需要这样的代价付出,公平与正义比太阳还要有 光辉,温总理的话我们依然记得……希望中国医疗临床用血受害者,生命的尊严得到维护, 事件发生的源头得到关注,我是无罪的,我选择上诉。”
  
当地政府把对田喜的行政拘留,升级为刑事案件,并于 2011 年 2 月 11 日非法判决了 1 年 的徒刑。 2011 年 4 月 22 日,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田喜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 的判决,毁坏财物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田喜略带微笑地说∶“中国的司法就是一个大笑话,程序内容事实完全都可以造假。我手持 证据告了他们六年不予立案,他们六天就把我办成了一个刑事罪犯。”他手持一份当地政府 工作人员的证言向我们展示:“他们还说,亲眼目击我持刀刺杀政府领导呢,庭上从原告到 证人却一个都不肯出席”。一审二审都没有认定,申诉被驳回。这也正好印证了河南省新蔡 县古吕镇政府所谓的“建议公安机关,完善材料,予以打击的司法建议。 ” 
共产党说谎言都一样,却是很幼稚。我可以轻易地证明他们的假话:比如办公室里不会摆放 听诊器。饮水机是完好无损的。他们声称我拿钉锤,钉钉子破坏门锁,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他们插入的画外音,不是我本人说的。

“ 2010 年 8 月 17 日晚,在县领导约见后,再一次遭到辱骂”,为了到京,暴力驱赶了维稳监 视人员的交通工具,砸毁了摩托车的仪表盘。回家后即遭遇到预先设计好的 8 名身穿隔离服 警察,像文革斗右派一样,把我抓捕之后,押解到新蔡县第二人民医院,并安排警察将我控 制起来,直到 19 日下午 3 点多移送到了上蔡县看守所,一直到 2011 年 8 月 17 号晚又被强 行押解回家。因为他们知道我作为联合国规划署 UNAIDS 的邀请代表,参加过国际会议,担 心国际社会干预我的事情。因此他们事先做好了所需的应对材料,完成统一口径的工作 . 
后来我接受凤凰卫视的采访,直到节目出来后,我才知道又上当受骗了。在谈到凤凰卫视在 报道这一事件是,他们通过语言的包装,和技术处理,将一个对于艾滋病维权者的迫害,定 性为一个情感失落又找不到工作,有暴力倾向的犯罪分子。实际上,我只想通过这一轻微行 为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更加清楚地看到中国的司法现状和中国艾滋病人面临的生存困境。”

艾滋病患者有权利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谈到对未来的打算,田喜说:“我想要的只是希望能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健康的身体, 有个家庭,有份工作,通过争取赔偿有机会让自己过上一个正常人应有的生活。”
田喜苦笑道:“中国没有政治家,只有革命家和理论家”。他讲到中国政府艾滋病的预防工作 似乎是仅仅懂得发放安全套,把爱知病群体和正常人群用安全套隔离开来,就可以做到预防 艾滋病的传播和中止蔓延,却漠视对于弱势群体的基本人权保护。我希望中国政府对于这些 艾滋病群体能有一个更长远统筹规划,艾滋病人同样需要学习、工作、结婚、生子,拥有像 正常人一样生活的权利。如何保障他们的基本人权,是一个值得全社会共同思考的问题。政 府应该通过政策去调整促进强弱势群体之间的相互包容和理解,而不是隔离与漠视。可是现 在政府却不负责任地把所有艾滋病引发的社会问题推给社会,自行消解,是一种对于国家和 民族严重不负责任的行为。艾滋病人为了基本生存,在地方敲诈勒索,扰乱社会,他们不闻 不问。一旦上访求助,立马就会遭来政府的威逼与恐吓,甚至是暴力迫害。涉及到政府本身 就毫不留情,扰乱社会,民众的权益却视而不见,加剧了社会对于艾滋病人的误解、歧视与 偏见。他指出弱势群体如何挣钱,如何更容易的挣到钱,保障弱势群体的生存权是一个需要 政府去关心的问题。他一再指出,这不是一个田喜的问题,这是一群田喜们的问题。促进弱 势群体的婚姻权保障对于艾滋病工作的防治比单纯的发放安全套更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对 于一个人口大国来说。
“并且无论是从法律上还是从道义上,任何一个法制国家的公民受到这种因为血液传播而导 致的疾病侵害,政府都有义务予以赔偿和救助,而且每一个公民都享有基本的生存权利。我 来到国外就是寻求一个基本的医疗保障,因为现在国内没有可以保障我生存的物质基础。在 其被捕入狱的那一年,即 2011 年联合国提交给中国政府一份解决中国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补 偿方案,但中国政府至今仍没有落实。”
目前在中国,国内的艾滋病感染者没有生存的出路,无法通过正常的渠道获得政府的救助, 维护自身的权益。不久前一位国内的维权积极分子因在群体上访中表现过于积极被政府逮 捕,现在此事无人过于问津,估计他不会再出来了。


田喜目前在依靠国内的艾滋病二线药物维持治疗,但不久可能面临三线药物的需求,这在国 内还是一个一时无法解决的问题,同时面临着丙肝疾病治疗的困境。 田喜表示依然希望中国政府给自己平反昭雪,不愿意背负一个罪犯的名义到生命终止的那一 天。称自己的行为是为了这个国家与社会的未来,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人民的幸福和安康。 为了自己好,为了他人好。 我们询问道关于对中国正在进行的全面地顶层设计政治革新的看法: 田喜评价道:顶层设计不过是权力的分解与重构,优化与组合,与政治文明无关,与弱势群 体无关。信访制度是中国法制的遮羞布。遮住的是中国人民的痛苦与无奈,黑暗与罪恶。

选择政治避难 或 回国返乡?何去何从?

据悉田喜到法国之后,在网络通讯中遇到有一位自称河南省上蔡县的 25 岁已大学毕业刚确 诊的女性感染者与他取得联系,自称很敬佩他的维权行为,想认识一下。该女性不断询问田 喜是如何得到所谓反华势力帮助的详细过程,并对他表示爱慕之情,并发来自己漂亮的照片。 然而田喜认定说这位女士是受人指使,利用弱势群体的心理需求,诱导他改变思想归国,以 终止他的海外维权行动,因为她关心的问题都已经超出一个刚确诊的女性感染者所要关心的 问题。
据悉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中国中原地区出现因急于片面的经济发展,血液秩序管理混乱, 造成艾滋病经血途径医源性大面积传播与扩散,造成数以万计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家破人 亡,陷于生存的困境和疾病所带来的精神痛苦当中。这一人群基本的生存权利得不到保障, 很多患者无法自己承担高昂的治疗费用,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家庭破碎的处境。

马英九总统在台湾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碑前,对于当局曾在戒严期内因白色恐怖所受到 伤害民众进行道歉与补偿,言道:“面对历史,我们要就事论事;面对家属,我们要将心比 心。……历史上犯的错误,或许可以原谅,但历史的真相不可以遗忘。 ” 
希冀大陆中共当局领导人能够秉着一分的人性与良知,勇敢地面对和承担历史的过错,反躬 自省,以对国家和民族负责的态度,善待中国的艾滋病人,善待那些因医疗临床用血的受害 人,还他们以健康,给他们以幸福生活,尽快地履行补偿方案,亡羊补牢未为迟。
谁能够给他一份可以养活的起自己的工作?一个幸福的家庭呢? 田喜之后,我们应该思考更多,中国人民的出路在何方,中国社会的未来?
他不愿意别人称他艾滋病,希望有人称他为爱知病人田喜,爱心的爱。知识的知,用爱心和 知识为艾滋病人的未来撑起一片美好的天空。


田喜应邀参加今年10月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进行第二次的普遍定期审议审前会议, 呼吁国际社会帮助推动中国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补偿方案的落实。他于8月14日只身来到 了法国,继续他为艾滋病患者的维权之路。在中国,血液传播是艾滋病爆发的源头,艾滋病 的问题关系着中国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国家安全和中华民族的未来。 是世界性的重大公 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其传播迅速,病死率高,社会破坏性极大,已对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构成了严重威胁。 如何降低艾滋病给人类社会带来的不利影响,是一个值得共同探讨的问题, 不因国家,民族,党派,信仰,政治制度,价值观念而异。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向此网上论坛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以下网址访问此论坛: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MZtWtkiusPOgJW%2B1yU6c%2BVxUAC2FEoUk4boya9DPrJea1-1yw%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

2014年1月28日星期二

【China AIDS:7996】 万延海:处理维吾尔在线案应该依照法律,避免扩大化

处理维吾尔在线案应该依照法律,避免扩大化
 
万延海
 
1月25日晚,乌鲁木齐公安局通过微博 @乌鲁木齐公安局发布如下公告"据侦查,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利用教师身份从事分裂活动,形成了以其为头目的分裂国家犯罪团伙,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危害。"全文参见附录。
 
根据乌鲁木齐公安局的微博公告,乌鲁木齐公安局认为,第一,伊力哈木•土赫提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利用教师身份从事分裂活动;第二,伊力哈木•土赫提形成了以其为头目的分裂国家犯罪团伙。伊力哈木•土赫提创办并利用"维吾尔在线"网站,组织、拉拢、操纵部分人员充当网站管理员、通讯员、信息员;利用教师身份,拉拢、诱惑、裹胁一些人员形成团伙,与境外"东突"骨干勾连,策划、组织并派遣人员出境参加分裂活动。
 
乌鲁木齐公安局的指控是严重的。我不仅担心伊力哈木•土赫提会失去生命,我更担心部分充当管理员、通讯员、信息员的热爱自己的民族、热爱祖国的维吾尔族年轻人受到严重的伤害。
 
《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宣称:"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人人生而自由"包括维吾尔人生而自由,和其他人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
 
《世界人权宣言》第二条宣称:"人人有资格享有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和自由,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区别。"我国政府签署和批准的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进一步"重申人与人间基于种族、肤色或人种的歧视,为对国际友好和平关系的障碍,足以扰乱民族间的和平与安全,甚至共处于同一国内的人与人间的和谐关系。"
 
熟悉伊力哈木•土赫提的人们大概不会怀疑他的下列性格特征:豪情、说大话、有时前后不太一致的表达,但无论如何,下列指控是严重的,需要证据支持:
 
1、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谁是"东突"?这是一个需要乌鲁木齐公安局好好界定的概念。维吾尔民族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居住,也在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地生活。世界各地的维吾尔人有自己的协会,关心自己民族的命运和权益,不仅天经地义,而且属于联合国人权所保障的基本人权。希望乌鲁木齐公安局不要随意把世界各地关心维吾尔人权益的维吾尔人团体或人士都定义为所谓的"东突"。
 
2、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毋庸置疑,"维吾尔在线"网站对维吾尔人的民族认同和文化觉醒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对维护维吾尔人的权益发出了强烈的声音,这是中国社会发展中所需要面对和接纳的现实。请不要将少数民族内部的民族情感或者民族情绪,轻易地上纲上线到"分裂国家"的认定上来。而且"维吾尔在线"是一个新闻类网站,读者也可投稿,不可将"维吾尔在线"上所有的文章,都当成是伊力哈木,或者他们所谓"团伙"的主张。更重要的是,真要实现维吾尔人独立的,如果人在中国境内,也不会明目张胆地利用互联网来鼓吹。
 
3、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对我国政府,包括中央政府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的批评,甚至对我国政治制度或执政党人提出批评,不能被理解为煽动"推翻政府"。党的18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说明我党也意识到我国政治存在的危机。全面深化改革,就需要听取人民群众的意见,包括维吾尔人民群众的意见,需要尊重维吾尔人民群众,不能动辄指责人家煽动学生仇恨国家、仇恨政府。即便伊力哈木•土赫提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应该属于中央民族大学教学管理和北京市公安局执法管辖,而不是由乌鲁木齐公安局来处置。
 
4、形成了以其为头目的分裂国家犯罪团伙。如果这个犯罪团伙指的是"维吾尔在线"的话,涉及到的人与事就很多了,乌鲁木齐公安局恐怕要伤及一大批热爱自己民族和热爱自己国家的年轻人了。弄不好,我们这些和维吾尔在线就公民健康和法律权利有过合作交流的团体或个人也可能涉案了。如果仅仅根据"维吾尔在线"上的言论,就要认定是"犯罪",那么,按照这个标准,在中国互联网上,可以找出成百上千的"犯罪团伙"。因为互联网是中国人民的"解压阀",网上发泄正可以缓解现实中的行动压力。更何况,"维吾尔在线"根本是一个中国大陆无法访问的网站,其服务器也不在中国,这样的团伙,就算言论上有过激,也是在一个远离中国的虚拟世界中的发泄。很难与当前新疆局势的恶化挂上关系。
 
作为一个少数派的"维吾尔在线",和其他少数派的社群网站有啥区别吗?一个有个性的知识分子,创办一个网站,吸引了一些网友,大家志趣相投,谈论一些话题,涉及政治的或不涉及政治的。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年轻人,他们对国家的认同要比我们汉人强烈,因为他们时常担心自己对国家的热爱受到怀疑,而事实上,他们对国家的忠诚经常受到挑战。他们充当维吾尔在线的网站管理员、通讯员、信息员,和其他民族的年轻人参与各种交流网站,充当各种网站管理员、通讯员、信息员有啥重大区别吗?请乌鲁木齐公安局不要把维吾尔民族的年轻人对自己民族的热爱并因此参与自己民族的公益活动当作犯罪活动!一个热爱自己民族的维吾尔人,才能真正热爱中华人民共和国。
 
乌鲁木齐公安局应该依据"维吾尔在线"或伊力哈木•土赫提个人长期、公开、有书面依据的证据,而不是在个人化交流中出现的片言只语,后者可能更应该被理解为个人的思想或瞬间的思绪,而不是一个人的政治主张。
 
我也注意到,在近期一系列发生在新疆地区或新疆居民参与的暴力事件中,伊力哈木•土赫提发表了与当局立场不同的评论意见。无论这些事件的背景如何,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暴力行动。无论是个体的暴力行动,还是有组织的暴力行动,我们都应该反对。无论是针对政府的暴力攻击,还是针对平民的暴力攻击,我们都应该反对。无论是政治性的暴力攻击,还是非政治的暴力攻击,我们都应该反对。在这一点上,伊力哈木•土赫提先生需要很好地反思自己不当的言论。
 
我同时认为,新疆警方有责任制止暴力攻击事件,但请不要让我们频繁地看到"当场击毙"的消息,也请不要随意把新疆地区或新疆居民参与的暴力事件定性为恐怖主义事件,不要随意把这些事件定性为勾结所谓"东突"的事件。
 
处理"维吾尔在线"案,请依据法律,不要扩大化!
 
附录:乌鲁木齐公安局公告全文
 
 
伊力哈木·土赫提创办并利用"维吾尔在线"网站,组织、拉拢、操纵部分人员充当网站管理员、通讯员、信息员,造谣、歪曲、炒作案事件,借机制造事端,散布分裂思想,煽动民族仇恨,鼓吹"新疆独立",从事分裂活动。
 
伊力哈木·土赫提在课堂上公开宣传"维吾尔人要用暴力的方式开展抗争","维吾尔人要像当年反抗日本侵略一样反抗政府",将"4·23"、"6·26"等暴恐案件暴徒称为"英雄",煽动学生仇恨国家、仇恨政府、"推翻政府"。
 
伊力哈木·土赫提利用教师身份,拉拢、诱惑、裹胁一些人员形成团伙,与境外"东突"骨干勾连,策划、组织并派遣人员出境参加分裂活动。
 
经公安机关缜密侦查,掌握了伊力哈木·土赫提涉嫌分裂国家的确凿证据。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2014年1月27日星期一

【China AIDS:7995】 关于HIV感染者和艾滋病人就医平等权益落实联署建议信 进展情况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上个月我们已经将建议信和大家的联署当面递交给了主管艾滋病医疗和职业安全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 赵明钢先生。同时也通过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信访办、网上受理的渠道正式递交了建议信。
卫计委的信访局也有了正式的书面回复,附件是回复的内容。表明卫计委信访办已分送卫计委医政医管局、疾控局、科教司、人事司,同时复印转送教育部。
我们会继续跟进该议题的进展情况的。希望所有的联署组织和个人可以继续一起努力!

祝同志们新春快乐,阖家幸福!

叶澄江(叶贝)

-- 
 智同中国(北京 西安 上海 广州 深圳 香港)
 广州同志中心

新浪微博:@智同中国-广州同志中心

智同同志热线 400 699 1201

网站 www.chmsm.com




在 2013年12月3日 下午11:52,(智同中国)广州同志中心 <ye@chiheng.org>写道: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建议信的内容(包含组织和个人签名更新)已经发给卫生部了(含特快专递、电子邮箱、部长在线信箱),同时还寄送了三枚由河南受艾滋病影响妇女手工制作的红丝带给李斌主任,希望她不负民所望。

附件有志愿者公开寄信时的照片。我们会继续向大家报告建议信的进展情况的。


祝好!


叶澄江(叶贝)






致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李斌主任

——关于HIV感染者和艾滋病人就医平等权益落实建议

 

尊敬的李斌 主任,

 

您好!

首先祝贺您在今年3月成为新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媒体称您是将民生放在首位、又敢于创新的卫生部长。

HIV感染者和艾滋病人就医权落实问题就是实实在在的民生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 第 457 号《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三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就业、就医、入学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而事实上,全国各地关于艾滋病人和HIV感染者被拒医的事件屡出不穷。2012年天津感染者小峰癌症手术被拒,最终篡改病历才得以手术。这一事件曾经引起各相关部门和媒体以及相关群体广泛关注。李克强总理也亲自对这一事件做出批示,要求卫生部门采取切实措施,要保障艾滋病患者接受医疗救治的权利,不得歧视。但这一个案的解决依然没有改变感染者就医环境日益恶劣的事实。

    近年来,在医患关系紧张的社会环境下,如何将国务院2006年颁布的《艾滋病防治条例》中关于艾滋病人和携带者的各项平等权益落实,使中国大陆地区的艾滋病病人和HIV感染者的医疗和手术工作常态化(就像其它国家地区,例如像香港一样),尤其是艾滋病人和HIV感染者的生命攸关的手术平等权益落实问题,一直是备受各方关注的重大民生和民权议题。在广大医院和医护工作者救治艾滋病人和感染者时,普及坚持普遍防护原则,这也是卫生部门和广大医护人员履行预防和控制病毒传播的题中之义。

同时,保障感染者平等就医权益,对于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也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 

 

2013121日第26个“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我们强烈建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加强落实以下四点建设性工作:

 

1.  加大相关医疗保护资源的投入。在全国各省市医院,特别是三级甲等的综合医院开展在职医生和医护人员的关于艾滋病非歧视和相关科学知识的教育。

 

2.  将艾滋病和HIV感染者的非歧视态度和医疗科普教育纳入医学院校必修课内容。同时将相关内容纳入医生和医护人员的资格考试。

 

3.  规范医院手术流程,坚决贯彻普遍防护原则。禁止在违背自愿的原则上对患者进行HIV抗体检测。

 

4.  落实首诊负责制及惩罚机制。坚持谁检测谁治疗,对于拒绝治疗的单位和个人做出明确且可操作性的处罚措施。例如:基于歧视拒绝医治艾滋病人和HIV感染者的医院和医生,对相关责任医院进行相应的严格处罚,对责任医生进行包括吊销其行医执照在内的相应的严格处罚。



盼望您的早日回复!祝生活愉快!



联署签名组织: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天津滨海工作组 

天津海河之星艾滋病感染者工作组

北京爱之方舟信息支持组织

中国男同健康论坛

新疆天同健康工作组

女性抗艾网络-中国

河南金色阳光

山西蓝典工作组

东珍人权教育中心

沈阳爱之援助健康咨询服务中心

天津友爱家园

北京女同志中心

同性恋亲友会

同志之声志愿者联盟

同志之声线上编辑部

成都同乐健康咨询服务中心

河北廊坊兄弟真情工作组

纪安德北京纪安德咨询中心

上海爱的家园互助小组

授渔计划(杭州)工作室

重庆爱助之家感染者互助平台

浙江爱心工作组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跨越中国(跨性别公益组织)

在一起文化教育发展中心

在一起-南昌LGBT工作室

在一起-赣州LGBT工作室

江西LES之家

异同行

半边天-河北永清感染者互助组

蓝风筝广州互助小组

女性抗艾网络-中国

河南金色阳光

福建爱之城堡

面具友好推动小组(艾防公益小组)

城堡工作组

贵州同行预防艾滋病服务中心

湖南同爱网络协作机制

南京天下公

(智同中国)广州同志中心

智同北京公益小组

智同西安公益小组

智同上海公益小组

智同深圳公益小组

蓝风筝广州互助小组

南京天下公

沈阳阳光工作组

粉色空间

山东菏泽民间艾滋病宣防中心

白桦林全国联盟

西峡红羽互助小组

山西省长治市蓝色港湾工作组

青岛四海兄弟工作组

海口市碧海家苑关爱中心

河北沧州爱无界关爱工作组

深圳夕颜(艾防小组)

青草工友服务部

 

 

联署签名个人:

孟林(HIV感染者,公益人士)

袁文莉(儿童感染者母亲,医疗歧视亲历者)

李虎(HIV感染者社群关怀公益人士

童戈(艾防公益人士)

叶澄江(艾防公益人士)

何文新(艾防公益人士)

梁军(艾防公益人士)

李丹(公益人士)

马铁成(艾防公益人士)

王晓冬(艾防公益人士)

徐杰敏(艾防公益人士)

王宝义(艾防公益人士)

肖剑(HIV感染者社群关怀公益人士)

王龙(艾防公益人士)

苏苏(艾防公益人士)

睿珈琪(感染者社群关怀公益人士)

赵刚(跨性别公益人士)

修彬(HIV反歧视倡导公益人士)

麻贵红(艾防公益人士)

袁文莉(儿童感染者母亲,医疗歧视亲历者)

田应林(感染者社群关怀公益人士)

探戈(HIV感染者)

小风(HIV感染者)

流沙(HIV感染者)

秋浪(HIV感染者)

飞歌(HIV感染者)

苏(HIV感染者)

小翔(HIV感染者)

竹木(HIV感染者)

�(HIV感染者)

风尘(HIV感染者)

安非(HIV感染者)

曾(HIV感染者)

竹子米(HIV感染者)

阳光(HIV感染者)

陈宇航(HIV感染者)

LongHIV感染者)

老陈(HIV感染者)

王子(HIV感染者、公益人士)

陆风(艾防公益人士)

于方强(公益人士)

晓林Ray (性工作者)

韩超(艾防公益人士)

张胜利(艾防公益人士)

梁巨宏(艾防公益人士)

杜光辉(艾防公益人士)

大华(感染者社群关怀公益人士)

小弟(感染者社群关怀公益人士)

海燕(感染者社群关怀公益人士)

浩然(感染者社群关怀公益人士)

老倪(感染者社群关怀公益人士)

老王(HIV感染者)

李平(HIV感染者)

老赵(HIV感染者)

小伟(HIV感染者)

不哭(HIV感染者)

小黑(HIV感染者)

小刘(HIV感染者)

大龙(HIV感染者)

笨笨(HIV感染者)

小五(HIV感染者)

孙鲁庆(防艾公益人士)

白桦(HIV感染者社群关怀公益人士)

清风(防艾公益人士)

李西琼(防艾公益人士)

李彬(防艾公益人士)

李也(HIV感染者社群关怀公益人士)

工友平(公益人士)

王峥(公益人士)

杨占青(反歧视公益人士)

卜静(公益律师)

王维禄(劳工维权人士)

王显琼(工人)

薛祥刚(公益人士)

马沾发(HIV感染者、公益人士)

胡敏婷(性教育讲师)

邓小明(公益人士)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向此网上论坛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以下网址访问此论坛: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EfcjcSF5jm_eD%3DPQccFFfGRiXKp4EuQh17Kwx6sm_kZAdxspw%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向此网上论坛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以下网址访问此论坛: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CAEfcjcTQ365Gvy8PH3ibTQSBzbZ5OAWHa-eCxKBvg950C2%2BHGw%40mail.gmail.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