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5日星期一

【China AIDS:7935】 简单谈谈艾滋病运动和政治运动

各位同仁:
 
我昨天和今天在新浪微博"爱知行万延海"的博客上面发表了"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给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致谢函"(2013年5月1日)和"简单谈谈艾滋病运动和政治运动"(2013年11月3日),但那个博客被删除了。我只好用邮件组发给大家,欢迎批评指正!
 
万延海
 
 
From: Wan Yanhai
Sent: Sunday, November 03, 2013 3:35 PM
Subject: 简单谈谈艾滋病运动和政治运动
 
各位同仁:
 
世界各地的艾滋病运动,究其本质而言,是一个维护生命的运动,包括病人自助、互助和倡导运动,也包括人道主义关怀,以及政府和非政府部门基于公共卫生科学原理和人权原理所开展的艾滋病预防、治疗和关怀活动,包括帮助患者得到医疗,预防疾病感染,照顾病患和受影响儿童等。
 
这是一个"你活,也要让我活"的运动,"我活,你也活"的运动。面对政府沉默、不作为、社会歧视、拒绝医疗,艾滋病患者生命受到威胁。在过去10多年中,我们知道大量艾滋病患者死亡,包括在云南、河南等地。我们也知道,在同仁医生、媒体、病友和志愿者们的支持下,政府开始提供药物支持和生活支持等。
 
但是,现实中,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依然到处存在,包括来自政府的政策和行为上的歧视,也有来自人们内心态度上的歧视。有些歧视是因为无知,有些歧视是因为自己也很无助,有些歧视因为内心不安,有些因为傲慢,有些歧视有着复杂的社会文化和政治上的因素。
 
在反歧视和反抗的过程,出现冲突的情景,包括非暴力的冲突和暴力的冲突,是难免的,弱势人群一般也会得到人们的同情。但同时,法律的准则依然在那里,道德的准则依然在那里。任何人一旦突破法律的界限,就会受到处罚。一旦突破道德的界限,就会受到谴责。我们在倡导权利的运动中,依然要维护我们人类社会共同的法律准则和道德准则。
 
权利倡导者们,通过并鼓励人们通过和平、非暴力途径维护自己或他人的权利。我们甚至可以"违法"地采取下列行动,但必须是和平的方式:组织起来、召开会议、召开记者会、示威、大规模上访等。当然,一些法律是恶法。即便暴力行动可能更加具有震撼性,但伤害平民的暴力行动应该受到谴责和制止。有组织的、伤害平民而实现诉求表达的行动,被称之为"恐怖主义",而在全球受到通缉。
 
我们应该竭尽所能地维护生命的尊严,包括自己的生命和他人的生命。我们可以突破法律的限制,而不能突破人类文明的底线。那些在网络上面鼓吹医生拒绝治疗就杀之的言论,不仅违法,而且加剧社会对感染者的偏见和歧视。那些动辄威胁传播艾滋病的言论,会加剧社会歧视。通过和平、理性方式、对他人生命负责任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会赢得尊重,有利于消除社会歧视。那些威胁传播疾病和暴力杀戮的言行,加剧社会歧视,应该受到谴责和公安部门的介入和制止。
 
我下面再谈谈当下的中国政治形势和艾滋病运动的关系。
 
毋庸置疑,我国的艾滋病患者遭受了巨大的伤害,包括来自疾病本身、社会歧视、政策歧视、政府打压、政府不作为乃至政府渎职等。伤害有生理上的和心理上的。很多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不仅艾滋病给人们带来伤害,专制政府和腐败给人们的伤害更大,所谓"苛政猛于虎"!
 
但是,艾滋病运动和政治运动还是有些区别的。艾滋病运动本质是生命运动和人道主义运动。广义而言,艾滋病运动必然涉及政治,属于广泛的公民运动、人权运动和民主运动的一部分。狭义而言,艾滋病运动是非政治性的人道主义运动、爱护生命的运动。
 
政治运动涉及很广。有些政治运动很阳光,公开透明,比如刘晓波博士的《零八宪章》、许志永博士的新公民运动等,寻求政治文明的进步,制度改造,和解和人类共赢的局面。有些政治运动是完全地下的,有些运动寻求消灭中国共产党,清算有血债的政府人员。有些政治运动只是用另外一个专制来代替现有的专制。
 
目前,在微博上,以及在艾滋病运动人员中,混杂了各种政治色彩的人们。我本人也是被认为政治上高度敏感的人。多年前,在中国极端左派的网站上,我被称之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华棋子,主要因为我们长期得到美国一些重要基金会的支持。虽然因为多种原因,爱知行2010年开始不再接受美国国际开放社会研究所(索罗斯基金会)的资助,2013年5月1日后也不再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资助(参见附件爱知行致民主基金会的信函),我依然不能回国,被列入限制入境的黑名单上面。我在努力消除这个误会和争取回国中。
 
在过去若干年中,无论中原地区艾滋病患者维权行动,还是爱知行参与的若干维权行动,受到政府打压。很多人受到行动限制,包括被拘禁和判刑。我本人也多次失去自由,行动受到限制。但是,我想,我们和中共的斗争,不是那种你死我活的斗争,而是可以在中国现行法律中得到解决的问题。我们推动政府保护患者权益,推动政府透明,问责腐败或渎职官员,和现政府建立法治和透明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组织起来,开展调查研究,参与政策倡导,和现政府号召走群众路线的目标是一致的。用中共的话说,我们和中共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不是"敌我矛盾"。所以,我们一定要坚强信心,继续走好维权的路。
 
根据我的观察,目前在社会基层活跃但比较隐蔽的政治力量,并且和中共处于你死我活状态的,是法轮功团体的力量。在我们开展艾滋病维权活动,和法轮功的成员或其外围人员、共同行动者们有很多交叉。法轮功有"天灭中共"的运动,显然其和中共处于"敌我矛盾",处于你死我活的状态。
 
在过去10年中,法轮功一直渗入不同的社会政治运动中,并且掌握网络舆论上的优势。我们如何处理和法轮功相关力量的关系?
 
尽管艾滋病防治是全人类共同的使命,法轮功成员也是人类成员,也有参与艾滋病预防、治疗和关怀工作的需要和愿望,但是现实政治是残酷的。我的意见是,我们尽量不卷入法轮功相关的人和事,尽量回避法轮功相关的人和事。我们不去坏别人的事情,但也不要让"地下"团体来坏我们的事情。6月份的时候,有民间艾滋病组织负责人在推特和微博上面称我为中共610办公室在海外的代言人,对我进行政治攻击。我当然不会在乎这些攻击了。这种言论充分暴露了该艾滋病组织负责人信息来源和法轮功独特的视角。
 
我是比较早地公开反对法轮功运动的人。爱知行是中国最早倡导同性恋者平等权利的团体,而法轮功师傅李洪志却鼓吹,神在末法时期首先要消灭的是同性恋者,并把同性恋列为"十恶不赦"之十恶之首。我也反对政府暴力镇压法轮功运动。我认为,信仰问题需要在法治、人权、教育和人类批评层面上面处理。我主张政治上宽容来处理宗教异端和政治异议。
 
先说这些,以后再继续探讨!谢谢大家!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