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4日星期一

【China AIDS:7913】

(转发一个朋友的求助信,希望更多社会人士关注。谢谢!)



一名艾滋病患者的求助书


  我叫熊灿标,大家都叫我小熊。我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


  我的生活与普通人看起来没什么不同。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也是这样觉得,就算是我最初发现感染HIV的时候,2008年,东莞的一个朋友带我去检测的。但那时候我不相信,现在想起来那种对艾滋病置之不理的态度,心底里是根本接受不了的。之前我有一个男朋友,后来他家里人知道了(我们在一起),不让他再跟我来往,把他关在家里。我能体谅他,父母对这个(同性恋的)事都不理解的,他们只是希望你跟其他人一样,结婚生子。老人是希望你好,希望你幸福,但是他们不明白这样的生活反而让我们更痛苦。


  2011年的时候我对自己的事想了很多,包括自己感染艾滋病的事,逃避了这么久总要面对。我就去疾控做了检查。一周以后他们打电话来告诉我去取结果。阳性的。当时怎么讲,初时心态比较平静吧,但最后也哭了。躺在床上,睡了一整天。心里也想过要自杀,但又怕我死了我母亲怎么办,再没有人关心她了。


  我的老家在广东省罗定市船步镇。有父亲母亲,三个姐姐,一个哥哥。一家七口但没有欢乐。我初中就辍学了,大概是15岁的时候。家里穷,母亲生病,我就外出打工了。其实也算是被父亲与哥哥赶出家门的,想我早点去赚钱,怕我在家白吃白住。心里边从那时候起就对家人的冷漠感到很难过!


  母亲患有糖尿病,而且常常失禁,起居生活,需要别人照顾,后来还出过一场车祸,起初父亲还愿意照顾她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父亲后来嫌弃母亲,宁愿搭棚住,也不跟她一起。而哥哥姐姐们,一方面经济能力不好,也不愿意照顾母亲。


  我很心痛,所以我努力赚钱希望可以帮助她,每天工作十几小时也不怕很累。但当我知道感染艾滋病,我实在无法信相会有这么悲哀的事发生在我身上,压力超过我承担的能力了!我告诉家人我感染了艾滋病,希望他们能给我一点安慰,多点关心母亲。但他们都不相信我,以为我在骗他们,怕我问他们拿钱。后来说服他们相信了,却责备我和母亲,说的话也很难听,让我们俩快点死,不要给家里人添累赘。


  2008年患上尖锐湿疣,做过几次治疗但不是很彻底。一方面讳疾忌医,另一方面不舍得花钱看医生。后来病情越来越严重,到201211月份找到一个小医院做手术(因为这里不查艾滋病)。从检查到手术也要花了差不多5000多元。这5000多块也是我好不容易才东拼西凑弄来的。因为我生病上不了太久的班,工资很少,多亏一些好心的网友帮助我,才凑齐这些钱做手术。我心里想的是手术做好了,我病也好了,控制好那个病(艾滋病),就好好上班。


  但是我做完手术后出现肛周感染,引发了肛瘘。可能是我当时免疫力低。也可能是那家小医院设施不好。但我没办法去大医院做手术,因为他们会验血的,然后歧视我,很多医院都不愿意为艾滋病感染者做手术。我去过观澜的一家医院,医生知道我是艾滋病感染者,就只给我检查,开了一些药就打发我走了。


  2012年底开始,我就很少上班工作。因为肛瘘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站着站着裤子上都是血。没固定工作总有没钱的时候,我就到附近去做临时工,在生产线做包包,一天能挣100多块钱吧,但是要做12个小时,对我现在的身体来说真的很难忍受。有时候自己实在难受了,就去社康中心打消肿的吊针。我在观澜一个市场附近租了一个单间,月租也要250元左右(水电)。但是也要搬家了。可能因为我之前打过几次政府的求助热线,言语上有一些激动,十几分钟以后警察就来了,找房东了解情况,也把我(感染艾滋病)的隐私曝露了,然后到我住的地方看了两眼,可能是怕我自杀什么的,看我没事就走了。房东知道我是感染者,就让我搬出去。这地方我也没法呆下去了,因为警察来了引起很多邻居注意,认识我的也都知道了。让我感到很大压力,只有搬走。


  我也求助过很多机构。包括红十字会,但他们说不帮助我。疾控就说感染者太多没法管,不过去年给了我2000块红丝带爱心补助。其他公益机构,都叫我找其他公益机构。有一个报社组织过一些活动,说我们(感染者)有问题可以联系他们,但是当我找他们求助时,他们就不管了。


  有时候让你觉得,得病了、感染了其实都不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别人知道了,朋友、亲戚知道了,也会躲开你。这时候,人间的爱呀、关怀呀,你都体会不到了。

  在网上安慰,支持别人,更多是说给自己听的,吐苦水吧!因为生活很不容易。当你觉得求助无门的时候,这些陌生人反而让你觉得很温暖。一些网友还会给我打钱,我真的很感动,也很感激。


  我在这里说出我的故事,一方面我确实是没有钱看病了,希望大家能帮助我,我自己本身有能力挣钱看病的话我是不会求助大家的,我自己努力过,很努力地去做了,但是还是不行。我希望尽快治好肛瘘,尽快上班工作,赚钱和照顾母亲。


  另一方面,我希望站出来,让更多人了解感染者的情况。我们承受太多压力和歧视了。连看医生都困难。连亲戚朋友也离弃。连找个住处也不行。我知道我不能代表所有的感染者,但是我与我身边感染的朋友们都希望通过这个方式,让大家了解真实的我们。


  我希望社会少一点歧视,多一点体谅和关怀。

  感谢你阅读。也感谢曾经帮过我的朋友。


  我现在需要募捐一些钱做手术。

  我也需要找个能帮我做肛瘘手术的医生。


  我文化程度低,这个求助书,是找朋友代笔的。

  有心人可直接联系我。

  电话:15019241193

  捐款可打到我的银行户口:6210985840036439567 (熊灿标)


  我替所有的感染者和感染者的家人谢谢社会上的好心人,也希望大家身体健康,一辈子幸福!

  

  感谢!


--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邮件组"
A: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B: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社会工作与艾滋病》<Social Work and AIDS>刊物自由采用;
C: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向此网上论坛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通过以下网址访问此论坛: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chinaaidsgroup/28726329.1383576474484.STDYmailserver.webmailgov%4071mail.bizcn.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