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9日星期一

【China AIDS:7851】 (转发陈秉中文稿)苦女子向李克强喊话,我们要活下去

苦女子向李克强喊话,我们要活下去

       河南艾滋病受害者调查报告(之一)

近日,我在采访河南省艾滋病受害者过程中,有位30多岁的农妇要求与我会面。她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在“爹亲娘亲不

如党的恩情深”歌声中长大成人,字不识几个,一向拥护中国共产党。然而此次竟然满怀悲愤,声泪俱下地控诉河南省宁陵县对她的迫害,并向李克强总理喊话,我身处逆境,你应该认错,我要活下去。

 为讨说法撇下孩子被关进监牢的赵凤霞

赵凤霞是河南省宁陵县华堡乡史黄村人。15年前,这位美艳如花的年轻村妇,23岁生第一胎时,非常不幸地染上了艾滋病毒。原本和和美美的小家庭被彻底摧毁而陷于绝境。

1、住院分娩因输血祸从天降

她第一胎临产时,于19981127日在婆母和丈夫陪伴下入住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医生说输点血产后恢复快,她被输两袋800毫升。产后10多天赵凤霞就拉肚子,后来口内生疮,身体日渐消瘦,总打不起精神。孩子10个月后三天两头感冒发烧、拉肚子,两岁以后全身起疱疹,一茬接一茬,哭叫不停,从此走上了由乡到县又到郑州大小医院的征途。自己的积蓄花光了,就到处磕头借钱。就在这一万分焦虑之时,家中的顶梁柱,从事建筑业每天能挣几百块的泥瓦工丈夫孙振东倒下了,20067月在不明病因的情况下不治身亡。这让赵凤霞哭得死去活来,霜打的鲜花一夜凋零。

2、全家大小三口都病了

多年来一直当感冒发烧治疗,三四十万打水漂了,就是查不出原因。到了8年后的20063月,丈夫病得不能动弹,医生问:你卖过血吗?才得知与赵凤霞分娩输血有关,经艾滋病毒检测,全家三口都是艾滋病毒阳性,病因顿然大白。河南省1995年爆发艾滋病毒大流行成为举世震惊的艾滋病重灾区,该省在国际舆论压力下被迫于20049月进了一次所谓的艾滋病毒大普查。那时尽管赵凤霞一家重病缠身,却没有人招呼他做这种检测。不仅他一家,同赵凤霞前后到县妇幼保健院输血不少于百位住院分娩的产妇,也从未得知有艾滋病毒检测这回事,大面积漏检了。至于河南省在大普查中漏检多少,则不得而知。近几年来我在向胡锦涛、温家宝实名举报和后来又向王岐山和习总书记再次进行第910次投诉中,屡屡提到河南省艾滋病疫情发生后一直谎报瞒报,并特别指出那次的大普查是一次糊弄人应付舆论指责的走过场,漏检数量大,不可信,但无回应。如果1998年赵凤霞母子产后出现不适症状,正处于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期间,本应想到做艾滋病毒检测,完全可以做到早发现早治疗,也就是早点甩掉感冒药,不失时机地进行抗病毒治疗。如这样,我断言,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孙振东不会死。原来一百四五十斤的汉子死时体重掉到六十斤皮包骨。他就这样悲惨地成了那些只顾输血增加收入而不考虑医德的牺牲品。至于赵凤霞和感染艾滋病毒的孩子由于抗病毒治疗太迟,身心受到的伤害和对于他们寿命指数的影响,也可想而知。

3、因上访“屡教不改,影响太坏”,把赵凤霞打入监牢

赵凤霞丈夫去世后,政府无人过问。因怕感染,给孙振东送葬在村里竟找不到挖坟坑和抬棺材的人,愁煞了这个20多岁的新寡赵凤霞,“我对不起俺孩子他爹孙振东”。最后她只能舍近求远,哀求几家亲戚帮忙下葬。

陈秉中采访赵凤霞  林霄摄

在备受煎熬活不下去的时候她走上了上访路。从乡到县,又从县到省,都不理睬她的诉说。来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局、卫生部和民政部等单位,只是一味地劝说你回县里,他们能给你解决问题。县截访人员把她带回后,到县里就变脸了,除了训斥就是吓唬,本来就没有任何收入,一趟一趟白花了路费,让穷得叮当响的赵凤霞实在煎熬不下去了,找法院去,可法院因政府下令,对卖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一律不得受理。投诉无门、走投无路的赵凤霞一直这样想,不上访在家甘等着是死,上访也是死,为了讨说法,死在上访路上也比在家窝囊死了强。她继续上访的行动惹怒了县领导,“得动真格的”。2009年月8月,赵凤霞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关了72天。在关押期间,宁陵县人民检察院108日以(2009)商刑字第198号文下达了《河南省商丘市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以敲诈勒索罪判处赵凤霞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宣判前赵凤霞要求公开审判,但未被采纳,她也未出庭,只是去人在狱中向她宣布审判结果。

法院以敲诈勒索罪给赵凤霞判刑,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证据,就是前几天为堵住她的嘴,以困难补助金为由给她一些钱,连同前几年分多次主动给的生活补助费,加起来合计9000元为依据,也就是前手刚给完钱,转身后手就把主动给予变成了“非法占有、强行索取,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为主要证据作出判决。

赵凤霞分娩住院两天后出院时,院方没有主动给患者出院证明,她也不懂得有出院证明这一说就匆匆回家了。法院指控赵凤霞认定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艾滋病毒,但拿不出任何证据,“宁陵县妇幼保健院的证明,证实在该院没有查到被告人的住院手续和资料。”法院依此把赵凤霞提不出住院手续为由,作为她实施敲诈勒索罪的第二个证据。一个嘴大,一个嘴小,尽管赵凤霞反复说家人和亲朋好友都知晓她入住县妇幼保健院进行申辩,可是法院以“他们当然为你赵凤霞说好话”为由,不予采纳。赵凤霞上诉到商丘市人民法院,该院认定事实清楚,维持原判,被终审判决。这当然是杀鸡给猴看。

不仅第一条“强行索取”有违事实,特别是判刑前主动给的生活补助费,是引蛇出洞,设套陷害。“宁陵县妇幼保健院没有查到被告人住院手续和资料更站不住脚。这种以查不到病历为由抵赖和推卸责任的做法,在各地时有发生,只要法院和卫生监管部门介入,就是涂改或销毁病历也能查个水落石出。法院偏袒县妇幼保健院以此给赵凤霞定罪是司法构陷。

很明显,赵风霞一家无辜染上艾滋病遭受灭顶之灾,绝非她本人的过错,乃蓄意制造的不白之冤。如果要定罪,首先应把罪责定在因隐瞒疫情导致河南艾滋病大流行、至今既不认错又不担责的罪魁祸首李长春、李克强和有“艾滋厅长”之称的河南省卫生厅长刘全喜的头上。商丘市和宁陵县司法部门黑白颠倒,本末倒置,侍强凌弱,驾祸于人,是对法制明目张胆的践踏。这种利用公权利对无辜受害者摧残的鱼肉人民,在当今世界恐难以找到第二个宁陵。

4、以毫无人性的罪恶手段欺压弱女子残忍透顶

赵凤霞为讨说法的维权行动本应受到尊重,但事与愿违,她不甘心。在保外就医期间于2012年初又“偷偷”去北京上访。“太有损商丘市和宁陵县的声誉了。”赵凤霞由截访变为劫访被国保人员带回县后,根据商丘市和宁陵县主要负责人施以重典的意旨,司法部门重新判决,撤销原三年缓刑决定,撇开孩子将她收监关押。因赵凤霞的大孩子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公安部门花钱顾人找不着带孩子的人,最后就让一位艾滋病患者拖管。妈妈被抓走了,两个孩子天天到县看守所门前喊妈妈,趁警卫不备,他们就爬到看守所楼顶上喊。赵凤霞听到孩子呼叫声,心如针扎刀铰,痛不欲生。有时隔着铁窗能望见孩子身影,一边向她的心肝宝贝招手,一边说妈妈几天就回家给你们做好吃的啦。她这时多么想插翅飞出囚室,把喊妈声震穹宇的两个孩子紧紧揽入怀中。孩子是妈妈的心头肉。撕心裂肺的赵凤霞来到个世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一心只想过好日子,与丈夫共同带着孩子尽享天伦之乐,却从未想过一家三口患上绝症丈夫又撒手人寰,更没有想过为维权如今竟沦落到这步天地。她在牢中三个月,夜夜难眠,想到孩子就哭,当今世界还有比我两个孩子更苦的吗!这让她怒不可遏,悲愤填膺。人心都是肉长的。司法部门“法办”赵凤霞我们制止不了,但那样对待毫无过错、又被感染上艾滋病毒、亦被堪称为祖国的花朵和国家未来的两个孩子,你们再怎么强辩,在世人面前也是输理的。这是人性丧尽,倒行逆施。记住,商丘市和宁陵县对赵凤霞和她的一双儿女的残虐行为绝不能到此了之。苍天在上,这笔帐是要清算的。赵凤霞娘仨在心理上受到的创伤,特别是对孩子的伤害终生难以抚平,急需心理干预和治疗,也渴望公益律师为她们维权。

5、把有自杀想法作为赵凤霞的第三条罪证

给赵凤霞下达的判决书第三条罪证是,说她想买水果刀到天安门前自杀。赵凤霞想自杀从不隐讳,想拿水果刀到天安门前自杀,那是被逼无奈时的一种想法,并无自杀行为。被逼急时,鸭子能上架,狗能跳墙,兔子能咬人。人被逼急了或上梁山,造反;或自杀。我国著名艾滋病诊疗专家、北京佑安医院主任医师张可,他于19992004年五年期间对河南省新蔡等县40个艾滋病村11000多名艾滋病死者的调查分析,因得不到医治和还不上欠下的巨额医药费,自杀者达3%。司法部门依据一时的想法当成罪状,强拉硬扯凑罪状,这是知法枉法。不知我国最高法和最高检知道否,能干预吗?!李长春和李克强得知赵凤霞和曹兰英为你们二位高官顶罪,而你们至今对河南艾滋病大流行一不认错、二不担责、三不赔礼道歉,其中一位又当上了总理,不觉得羞愧吗!如果以赵凤霞拿到9000元就被判刑关进大牢的标准来定罪的话,那么十四届以来中共中央委员以上官员,99.9%都应该被判刑坐牢,有的早就该判死刑了。

赵凤霞(右)在狱中  无名氏摄

赵凤霞除了难以承受的欲加之罪以外,另一个不可承受的就是社会对艾滋病患者的岐视。她患上艾滋病后,一直不敢对村民讲,被判刑就更不敢对别人说了,只能逆来顺受,忍气吞声。一旦被村民知道了,包括亲戚在内,谁都离你远远的,见面也不不搭理。这种被众人孤立,比挨一刀还难受。为了躲避猛于虎的岐视,她带孩子不得不在县城租房隐居。

赵凤霞遭遇的不仅是对她个人,特别是对孩子的伤害犹为厉害。因是艾滋病带毒者,大孩子在村里不能入学,小孩子因来自艾滋病

患者家庭,也不让入幼儿园。这种受艾滋影响的儿童,在河南省有四万多。到县城后,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几次催促她孩子退学,好说歹说暂时留下了,说不定哪一天被赶出校门。赵凤霞在农村的住屋,房顶漏雨,屋里积水,多年无力修缮,任其破败,沦落到家破人亡。

赵凤霞输血还感染上丙肝,只能自费治疗。更让赵凤霞不可抗御的是,她与其他受者目前服用的抗病毒的三种药即拉米夫定、奈伟拉平和齐多夫定属于一线药,原本没有明显抗药性,可是将进口的拉米夫定改为国产药后,副作用太大,大人小孩都承受不了。在国外如一线药副作用大可换二线药,二线药如有明显副作用还可换三线药。然而我国即没有三线药,又将副作小的改为副作用大的国产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旦一线药不适应,也不给换二线药,因为一旦你二线药也不适应,我国又没有三线药,那就没有可更换的余地了,只能让你死扛着服一线药。用无药可医患者的话说,你不吃一线药只能坐着等死。国家和省卫生部门谁也不深入被封闭的病区跟踪调查,只听轳轳把响,不知井在哪里。卫生主管部门不到河南艾滋病村调研何止这一项,不与几十万受害面对面访谈,怎可知道处在水深火热的患者在治疗中存在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按说,这些问题作为总理的李克强在他任副总理主管全国艾滋病防治工作时时就可以解决,高升后更是举手之劳。但竟让一二十万身心备受摧残的艾滋病重笃患者叫苦连天,谈何救死扶伤。

笔者与同赵凤霞一起来北京检查身体的感染者合影

另有一位苦女子怕再遭迫害有话不敢说

在河南有个县亦有一位30多岁的苦女子, 1995年也是因入住县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艾滋病毒,2006年才被确诊,拖延了11年一直当感冒治疗,没少花钱。她也是因为多次上访被判二年徒刑,我曾与她长谈并合影留念。她害怕一旦将她的名字曝光,将会受到比之前的打击还要更厉害的报复。等待当局给她平反了,不再受打击了,允许她说话时再说吧。在河南这种对受害者深入骨髓的迫害,何止她一人。河南即是艾滋病重灾区,也是侵犯人权的重灾区。中央高层能否有位高官站出来说句话,不管平反与否,先做出不会再受伤害的保证,让这位与赵凤霞同病相怜的苦女子早点把苦水吐出来。我想,就是解除一时的心理压力也不失为一幅良丹。

党中央应把群众路线教育作为解决河南艾滋病事件的良机

于党的十四大期间发生和蔓延的河南艾滋病事件,到十八大也没有解决。特别不可理喻的是,在近20年中,每届党代会和每年的人代会,“辉煌三十年”尽情讲,然而对触目惊心的河南艾滋病大流行事件,两大决策机构的工作报告,竟然对造成至少30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10万感染者命丧黄泉的当今全球绝无仅有的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只字不提,置若罔闻,长期隐瞒和回避。“实事求是”这个我党一大传家宝早就被抛弃得无踪无影了。“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的使命此时变成了“鸵鸟政策”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当今还能有另一个国家也像中国一样,将如此严重的艾滋病疫情隐瞒得时间这样长,内幕这样黑!在这种情况下还何谈什么群众观念、群众路线和与群众心心相印!这是一个所谓负责任大国的奇耻大辱。

在此还值得一提的是,我日前关于《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致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信发表后,河南省有的市县不是疏导和认真倾听上访者的诉说,而是继续充当死保李长春和李克强的打手,对艾滋病受害者上访的打压大有升级之势。鲁山县滚子营乡马头赵村艾滋病患者,亦是维权志愿者梁国强,为讨说法和要求给予妥善治疗,于5月下旬来北京上访并接受我的采访,回到县里没几天即被公安关押至今,似不判重罪不罢休。柘城县双庙村艾滋病受害者,亦是维权志愿者朱龙伟,多年来一直被国保跟踪监视,每逢两会或有重要活动,不经批准不许离开县境。前几天应邀趁来北京参加一个会议之机,约定与我会面的前几小时,被县国保强制带回拘留。在河南只要你是艾滋病患者,不论上访或来北京检查身体,都是监管对象,只许你在村里规规矩矩,不许离村乱说乱动。20年了,当局就是这样是非颠倒,对造成艾滋病大流行的罪魁祸首呵护有加,从不问责追究,而是把所有罪过全都扣在无辜感染者头上,真乃穷凶极恶。对于这样极为严肃的政治问题的尖锐对立,只以肆意打压也就是一味镇压来平息,再不从根上拨乱反正,我们的执政党,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政党,我们的国家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国家,对人权是维护和尊重还是扼杀,不用多说,已昭然若揭。

当下,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领导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正如火如荼地在全国展开。这无疑是改造党,重振党的雄风在关键时刻的关键举措。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其受害者连同家属在内达百万之众。这样一个大弱势群体蒙冤多年,被当成草芥备受打压和欺凌,民怨民愤极大,国际影响极坏,在这一伟大的教育运动中,理所当然地应将解决河南艾滋病大流行事件摆在这次群众路线教育的台面上,也就是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将久拖不办的令受者极度悲苦的烂尾案,在这次群众路线教育中得以解决。如果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就敢于直面现实,依法查处河南血祸案的罪魁祸首;要是假马列,必然坐在盖子上,继续将真相隐瞒下去。如是后者,那么表面轰轰烈烈的“群众路线是党的生命线”的教育运动,必将沦为虚幌一着的演戏而失信于民。期盼群众路线教育运动成果辉煌。

我在“李克强不认错应下台”的公开信中提出了由人大常委会组成专门的调查机构,一立案、二问责直至刑责、三出台艾滋病毒感染者和死难者家属依法给予国家赔偿方案和出台给予艾滋病现患良好而妥善治疗方案以及出台“艾滋孤儿”和受艾滋影儿童的健康与生活保障方案等四个方案的建议。如能考虑,当是众望所归。

衷心期望习近平总书记在这次群众路线教育中,力排众议,秉持公义,将隐瞒多年的令党和“与群众血肉相连”的形象受到严重损害的河南血祸案,在2013年艾滋病日前有所“破茧”,露出一丝解决这一案件的曙光。能否将河南艾滋病事件摆到台面上来,是检验此次群众路线教育是否真心实意和取得真正成果的试金石。

不会失望吧!让我们在今年艾滋病日前拭目以待,于无声处听惊雷!

附打油诗一首:

月儿弯弯照九洲,

几家欢乐几家愁。

凤霞又冤又苦牢笼坐,

孩子看守所外喊娘声。

后台保护不问责

李长春和李克强乐悠悠。

习总书记若有知,

期盼过问查究竟。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原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  陈秉中

原北京医科大学  兼职教授

2013815

电子信箱:chbzh2012@gmail

附件:

1、《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信

2、《河南省商丘市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