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1日星期三

【China AIDS:7826】 新闻稿:退休卫生官员陈秉中访问因维权而被监禁的妇女艾滋病患者/采访河南宁陵县艾滋病人赵凤霞实录

 

新闻稿:退休卫生官员陈秉中访问因维权而被监禁的妇女艾滋病患者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2013731日发布

 

采访联系电话和信箱:

赵凤霞电话:15937070025

曹兰英电话:18272687025

陈秉中信箱:chbzh2012@gmail

爱知行信箱:aizhixing2010@gmail.com

 

爱知行研究所获悉,应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80岁高龄的退休官员陈秉中先生邀请,河南省宁陵县艾滋病患者赵凤霞日前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来到北京,与陈秉中先生会谈,全程通过手机、skype和微博与广大的网友交流。38岁的赵凤霞哭诉了自己19981127日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住院分娩时接受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病毒,并随后传染丈夫和孩子的不幸遭遇。1998101日,中国开始实施《献血法》,禁止血液买卖,要求对所有献血进行艾滋病检测。

尽管当时中国卫生部门已经发现大量有偿献血人员和在医院接受输血的人中出现艾滋病流行,但直到2006年赵凤霞夫妇病重并在医院辗转救治无效且花费大量医疗费用后,医生询问有无输血史,赵凤霞夫妇才被发现感染艾滋病,而她的丈夫不久后即去世,时年30岁,留下一个也感染艾滋病的8岁男孩和一个虽未感染艾滋病但只有4岁的女孩。

医院拒绝提供任何赵凤霞住院输血的病历资料,赵只好走上维权抗争的道路。赵凤霞在京信访过程中,曾经多次遭到地方当局的劫访。20098月,赵凤霞和当地另外一名输血感染艾滋病妇女曹兰英被宁陵县华堡乡党委书记徐文华带领的一干劫访人马从北京劫回当地后,竟然意外地得到通知,可以领取每人9000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就在两人领取困难补助后不久,在200985日两人竟然被宁陵县公安以敲诈勒索刑事拘留。2009108日,宁陵县法院作出(2009)宁刑初字第151号刑事判决,认定赵凤霞、曹兰英领取困难补助行为构成敲诈勒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行三年;赵凤霞、曹兰英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商丘市中级法院,091211日,商丘市中级法院在书面审理(不开庭)后,作出(2009)商刑终字第198号维持原判的刑事裁定。(参见附录1:附录1:河南艾滋病人领取困难补助竟被法院以敲诈勒索判刑)

因再次上访,河南省宁陵县公安局于2012226日提出赵凤霞20121月和2月先后两次到北京上访,违反缓刑执行期间的监督管理规定,建议撤销缓刑。宁陵县法院裁定:撤销2009宁刑初字第151号刑事判决书对赵凤霞宣告缓刑的执行部分,收监执行原判有期徒刑2年。后在道义团体救援下,赵凤霞获准保外就医。

赵凤霞表示,希望自己和自己已故的丈夫得到一个公平合理的说法,希望可以得到赔偿,从而自己和两个未成年孩子有一个生活下去的条件。因为丈夫去世后,村子里对她们家人有严重的歧视,孩子也无法上学,她们目前在其它地方生活。她希望政府帮助她们家人在现居住地有一个住房,从而孩子也可以在那里上学。她希望可以得到公益律师的援助,来处理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赔偿问题,维权被冤屈而坐牢的事情,以及获得政府各项救助和福利政策的支持。参见附录2采访河南宁陵县艾滋病人赵凤霞实录。

陈秉中先生表示,将奋笔疾书,把赵凤霞一家的遭遇,写信给中央反映,并公之于众,呼唤人间正义。

一周前,陈秉中先生也在京访问了2009年和赵凤霞一起被判刑入监的曹兰英女士和家人。

 

采访联系电话和信箱:

赵凤霞电话:15937070025

曹兰英电话:18272687025

陈秉中信箱:chbzh2012@gmail

爱知行信箱:aizhixing2010@gmail.com

 

附录1:河南艾滋病人领取困难补助竟被法院以敲诈勒索判刑

附录2采访河南宁陵县艾滋病人赵凤霞实录

 

附录1:河南艾滋病人领取困难补助竟被法院以敲诈勒索判刑

来源:权利运动  作者:张建平 2010

河南省宁陵县华堡乡史黄庄村民赵凤霞和华堡乡曹兰英因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艾滋病,两人为了维护自己的生命健康权而多次到北京上访,宁陵县华堡乡为此于098月主动给予每人9000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宁陵县和商丘市两级法院竟然仅凭困难补助收条,判处两位上访冤民敲诈勒索罪,制造了司法迫害艾滋病人的丑闻。

据悉,赵凤霞是农历9810月初9到宁陵县妇幼保健院生孩子,生产大出血后输血而感染上艾滋病;曹兰英是95年宫外孕到宁陵县妇幼保健院手术,由于大出血后输血而感染上艾滋病。两人均是在063月检查中发现自己感染上的艾滋病,由于赵凤霞的丈夫孙振东被传染了艾滋病,于067月悲惨去世。为了获取证据,赵凤霞和曹兰英依法行使自己的权利,多次到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要求复印当初的病历,但都遭到粗暴的阻扰。到宁陵县和商丘市甚至河南省的医疗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反映,不仅没有任何效果,还要遭到百般的刁难。为此,两位无辜而苦难的女人只好进京上访,以维护自己的生命健康权利。

赵凤霞、曹兰英在京信访过程中,曾经多次遭到地方当局的劫访。098月,当赵凤霞和曹兰英被宁陵县华堡乡党委书记徐文华带领的一干劫访人马从北京劫回当地后,竟然意外地得到通知,可以领取每人9000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就在两人领取困难补助后不久,在0985日两人竟然被宁陵县公安以敲诈勒索刑事拘留;09108日,宁陵县法院作出(2009)宁刑初字第151号刑事判决,认定赵凤霞、曹兰英领取困难补助行为构成敲诈勒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行三年;赵凤霞、曹兰英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商丘市中级法院,091211日,商丘市中级法院在书面审理(不开庭)后,作出(2009)商刑终字第198号维持原判的刑事裁定。

在宁陵县法院的判决和商丘市中级法院的裁定中称,赵凤霞和曹兰英在北京购买水果刀,以到天安门自杀相要挟,对政府实施敲诈勒索。在判决书和裁定书中,对于赵凤霞、曹兰英是通过什么实施敲诈勒索的?被敲诈勒索的受害人是谁?受害人有没有向案发地报警等基本事实统统空白,列举的证据仅仅是在北京购买的水果刀、困难补助的收条、以及以华堡乡党委书记徐文华带领的一干劫访人马的所谓证明。

首先,宁陵县和商丘市两级法院将华堡乡政府对艾滋病人的领取困难补助收条作为敲诈勒索证据,显然是极其荒谬可笑的。如果领取困难补助可以作为敲诈勒索的证据,那么地方政府都可以利用困难补助作为诱饵,陷害维权的平民百姓了!

其次,徐文华是宁陵县华堡乡党委书记、梁栋是宁陵县华堡乡梁栋党委副书记、陈效栋是宁陵县华堡乡长、刘静涛是宁陵县华堡乡信访室主任、田艳资是宁陵县华堡乡财政所干部、冯玉琴是宁陵县华堡乡民政所干部,史政是宁陵县卫生局工作人员。这一干劫访人马怎么可以作为证人?

从赵凤霞、曹兰英被当局以无中生有的敲诈勒索罪名,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的事实,完全属于被当局构陷和迫害。但,法院是共产党开的,法律掌握在共党官员手上,老百姓又奈何之?

权利运动强烈谴责宁陵县当局和宁陵县、商丘市两级法院随意践踏法律和人权的可耻行径。同时将持续关注赵凤霞、曹兰英的依法维权行动。

 

附录2采访河南宁陵县艾滋病人赵凤霞实录

北京志愿者 林霄 201373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a940c910101amhz.html

 

几年前,我曾经在地坛医院红丝带之家值班,遇到过全国各地的艾滋病朋友。河南的感染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第一次从他们口中印证了网上的新闻:越级上访特别是到北京上访的,回去之后很多被拘留。一个当地女病友因为血污染感染了艾滋病,她提出补偿要求,当地政府态度消极。于是她几次进京上访,回去之后即被拘留,可笑的是竟然连拘留证都没有!无缘无故被投入看守所,十五天之后又无缘无故放了出来!后来有位派出所所长很同情她,她才终结了被拘留的"征程"。尽管那位派出所所长也没能给她太大的帮助,但她还是心怀感激。

     不知道看到这里,您认为她是一个无事生非的"事妈"?还是内心深处陡生恻隐和酸楚?亦或是无奈?或者兼而有之?

     哪朝哪代都有"拦轿喊冤"的先例,凡是有责任心的官员都要停轿询问缘由。即使拥有无上权力的皇上,碰上"告御状"的,即使作秀也要命下属严查。为什么在倡导和谐社会的今天,越级上访就要被拘留甚至判刑呢?

相比上述那个例子,赵凤霞的遭遇更加令人同情。她一家四口,除了小女儿幸免之外,丈夫、长子和她本人都不幸感染了艾滋病。祸起萧墙,就是因为她生长子时住院,即: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因为家里穷,为了尽快恢复体力,听从医生劝告输血恢复体力。从那之后发烧、感冒、无力就经常困扰着她。她的丈夫和长子也相继被感染。没想更大的噩耗还在后面――丈夫因为艾滋病撒手人寰,她自己带着两个孩子艰苦度日。小女儿享受低保,长子每月领300元的生活补助。孩子们上学受歧视,挨打,校长劝退。在村子里实在呆不下去,搬家到县里才解决了孩子的上学问题。不想县里的校长和老师也曾多次找她,让孩子退学。她据理力争,孩子才能维持学业到今天。搬出村里7年了,家里的房子年久失修,屋顶漏水,地面渗水,根本不能住人了。她们母子有家难回,在生活难以为继的情况下,她被迫走上了上访之路。

     奇怪的是,当地有关部门不去关心她"家败人亡"的悲凉,反而对她"判二缓三"。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09)商刑终字第198号上这样表述"证人***等人的证言均证明被告人赵凤霞、曹兰英自20094月以来多次到北京上访,以此向宁陵县华堡乡索要钱财,宁陵县华堡乡政府派人接访及被迫给二被告钱的事实经过"

      谚云,民不与官斗,几千年来莫不如此。乡政府向两个艾滋病人低头,你信吗?退一步说,试问到底该不该给赵凤霞补偿?如果不该给,当地乡政府却给了,这不是乡政府失职吗?如果乡政府真的占理,即使赵凤霞真的到天安门自杀了,法律也不会对乡政府给予处罚,那乡政府"给钱"究竟是何居心呢?联想到事后把当事人关押判刑,这不是明摆着设下圈套"钓鱼执法"吗?

     不拿钱活不下去,拿了钱就是敲诈勒索。郑凤霞已经无路可走!

     每当百姓维权,当地政府就要出来维稳。维稳的方式也多种多样,除了少数采用"和稀泥"或者"银弹政策"之外,关进精神病院、拘留、判刑甚至暴力相向的报道不胜枚举,至于"颠倒黑白""矢口否认""删帖"等相比起来都是小case。殊不知,如果百姓的正当权利得到保障,跑到大街上无事生非的"痞子""刁民"又能有几个呢?如果没人维权,那又何须维稳呢?说到底,各级政府在行驶公权力"维稳"之前都要先扪心自问一句"百姓的权益你维护了吗?"

     以赵凤霞为例,按照她自己的话说"我们孤儿寡妇艰难度日!每到春节和清明,娘三个在一起抱头痛哭,不知道明天的路在哪里"。此话诚哉!

     中国近代史上最著名、最强势的年轻寡妇那就要算慈禧太后了!但即使慈禧太后,守寡之初和慈安太后一起拉扯着小皇上,受气于顾命八大臣。这才有了后来诛杀顾命八大臣的惊心一幕。您认为赵凤霞能和慈禧太后比吗?慈禧贵为太后,有文化,有知识,有韬略,有小叔子恭亲王奕忻等人的鼎力帮助才顺利铲除异己。但赵凤霞是谁?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失去了丈夫,自己输血染病得不到公平的补偿,上访被抓回去判刑。自身艾滋病难以从事辛苦的劳作,没有稳定的生活来源。除了相依为命的一双儿女,没有强势的亲友,在精神和物质上都极度匮乏,伴随她的只有无助的泪眼和不尽的心酸!

当采访过程中,我的眼前一直回旋着以下画面:两个孩子亲眼看到她被抓入监,撕心裂肺地喊着"妈妈,妈妈",追逐着她远去的背影。她在看守所内听到外面的哭喊声如同万箭穿心。这不是法海用金钵罩住了白娘子之后母子分离的凄惨景象,这是现今社会的真实一幕!

不知道当地执法者是否想过,孩子们的心灵会因此留下难以愈合的创伤?请官老爷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这是你的孩子,如果是你感染了艾滋,你也会这样处理吗?

采访的最后,我问了赵凤霞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当地依然拒绝承认医疗事故,但会给你经济补偿,你接受这种做法吗?赵凤霞的回答很干脆"可以!只要我能带着两个孩子活下去,不给说法就不给吧。"

从采访开始,赵凤霞一直强调希望"政府给一个说法",毕竟她们母子受了太多的苦。所以当我抛出那个问题之后,她的回答还是让我有点惊讶,也更让我感动。赵凤霞的回答再次彰显了一个普通农村妇女的善良,她要的不多,仅此而已!我希望当地的官老爷也能彰显一下你们的善良!不是给一点仅仅够活命的生活费就是"为人民服务",就可以让百姓对你们感恩戴德!

赵凤霞1998年生的长子,当时也有亲友去宁陵县妇幼保健院探望。裁定书说"宁陵县妇幼保健院的证明,证实在该院没有查到二被告人的住院手续和资料"。她的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很多当事人都还健在,想搞明白到底在哪里生的孩子并非难事。每当出现医疗纠纷时,病人的病例就会"奇迹"一样的消失。这次亦然?

不要让刑事裁定书成为一个笑柄,它应该经受得起历史的考验。最起码,不要让我这个法律的门外汉看了撇嘴一笑,然后一声叹息!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