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6日星期三

【China AIDS:7796】 叶海燕:感谢政府,那天我带着脚镣手铐

爱已爱人,莫谈脏事
张记者问我,从事社会活动这么多年,哪一件事情,是让你感觉最痛苦的?是之前十元店的事情工作室被砸,还是这一次,你被拘留?这很难比较。最痛苦的,不是你受到迫害,你愤愤不平,不得公道。而是一种一点点置入你内心的绝望。改良派的特点就是,他相信未来是美好的,他相信通过努力,可以改变社会。而当你努力了,甚至不怕牺牲,看到的是一个死去的希望时,人生,就没有多少快乐的理由了。你不得不服从那些脏肮的现实。

进拘留所,有两个方面对我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我就像那幅漫画中,一群坐在监狱中的人,指着窗口投下的影子说,生活也有阳光的一面。

第一是,我这一年多来,腰一直疼,我以为是肾虚,或者是风湿。进拘留所之前做了全面体检,查出我是有肾结石。感谢政府,那天我带着脚镣手铐,慢慢在医院里移动,许多人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反革命(后来取掉了脚镣)。我没有觉得耻辱,只是觉得悲哀,我同情那些警察,同情那些无知的群众。也同情我自己,一个对公益,对社会变革充满了热情的女人。

第二个积极意义是,现在的房子比以前干净多了。我以前住的房子,380元一个月,还是一个两房一厅的套间。晃晃说,"现在的生活,比以前至少提高了两个档次。"是的,以前从来不计较生活的质量,现在或许,才真正谈得上,是在生活。可同时,压力也巨大。

活着,努力生活。

这一次事件给孩子,给我的爱人,都带了伤害。我不要让我成为她们的不幸。

父母那边,更难交待。还好,我的爸爸妈妈,都是疼爱我的。来电话并没有过多指责,只是问,要罚钱吗?还会不会有危险?

我想澄清的是,我没有罪,我也没有错。不把混淆"故意伤人"与"正当防卫"这两个概念来污名我。之所以要布这样的一个局来污名我,不过是因为我获得了支持,我损害了某人的利益。不要以为沾上"老弱妇孺"就可以逃避法律责任。我支持每一个人在权益受到侵害时,勇敢保护自己。并不是说,"老弱妇孺"就不会成为公权力对付异已的工具。而且,伤情鉴定存在着明显的作假。他们故意夸大伤情,想把一个热心于公益的人,污名成为一个暴力份子,以削弱我在民间的影响力。我已经起诉了博白县公安局,法院也已立案。案子是王宇律师代理的,希望大家多支持她。

关于一些攻击我的声音,甚至网上的报道,南风窗的稿子,这些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做点事情,是为了心安,不是为了赞美。赞美会使我认识到自我的价值,会变得强大。而这段时间我得到的赞美与理解已经足够了。

有一个当地的博白人打电话来说,"如果没有网友的支持,你走不出博白。"这句话颇有深意。

目前,孩子和我爱人都不在我身边。我一个人住在空房子里。以前总是对着电脑,思考,焦虑。现在终于有时间,看看蓝天,白云。

不得不称赞一下南方的小镇,卫生环境,绿化,居然跟美国差不了多少。天是纯净的蓝色,而眼前与远方,都是一片翠绿中,点缀着嫩绿。

我时常走到阳台前,看着天空和远方发呆。

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能做的事情也不多。我只是不放心,不忍心受苦受难的女人,还要承受污名。可比起十年前,能够充分理解并尊重,同情性工作者的人,毕竟越来越多了。即使没有叶海燕的呐喊,人们也能听到一些理性与友善的声音。这与这几年网络上,铺天盖地的人权教育与社会性别,性教育是分不开的。虽然还有一些歧视与暴力的声音,但那不是问题。至少他们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地去伤害,污辱一个性工作者。社会的公义,一点点在向本来的位置靠拢。人心不是公权力可以左右的。

我想到了我的父母,还有我的孩子,还有我这几年。我把很多时间用于关心这个社会,也该调整一下,来爱爱自己,爱爱我的家人。

可是,是不是我离开了,他们就放过我?这还不知道。反正我要带着对他们的极端厌恶先离开。

我对朋友们说,孩子的学校一天不解决,我的心一天不能平放下来。

我男人说,他要打工赚钱,养活我们母女。不,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经历了这一次风波,孩子似乎更爱妈妈了。她不断地宽慰着妈妈。我男人也默默做着细碎的事情。身边的女性朋友,男性朋友,也都默默地在寻找着办法,来努力帮助我。这些都凝聚在眼泪,积攒在我心里。

我感激,可我也难过。

"我们都是可怜的人!"

我家的一条大金鱼和一条小金鱼,也跟着主人奔波到了新的,陌生的地方。我想,它们两个,是有故事的金鱼,是不俗的金鱼,是有着精彩人生记忆的金鱼。

也许经历过恐惧与震荡,内心饱受创伤,但,那些关注的声音,关切的话语,是握在手心里,可以温暖一生的阳光。

对不起,暂时要说再见了。

当然,我会在微博上,常常忍不住想说两句,可我不想再说了。只有吴法天,林岳芳这样的人才配得上这个脏党脏政。我洁身自好,避尤不及。

――从此以后:爱已爱人,莫谈脏事。

--
艾博公益热线(AIBO AIDS Relief Hotline):4000-599-121 致力于改善艾滋病人和感染者的生存状态,专业律师和社群专家365天早8点-晚10点,竭诚为您服务。法律咨询请按1,治疗咨询请按2,心理辅导请按3。欢迎广为宣传,扩大艾滋病权益维护的可及性。

艾博公益邮件咨询:aibolaw@163.com 新浪微博: @艾博公益艾滋病法律热线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A:订阅,请发邮件到 chinaaidsgroup-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B: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C: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D:Contact: Chang Kun 13349108944 changkun2010@gmail.com
★ 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青年与艾滋病》《社会工作与艾滋病》刊物自由采用,
★ 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邮件组"论坛。
要退订此论坛并停止接收此论坛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opt_out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