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3日星期一

【China AIDS:7262】 财经网:艾滋病“免费”治疗药物 收费风波

艾滋病“免费”治疗药物 收费风波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2年04月22日 21:53我要评论(0)
字号:
武汉市艾滋病患者在索取艾滋病治疗药物时,被收取200元服务费。对此,艾滋病患者提出质疑。与此同时,非政府组织“爱之关怀”与地方疾控中心签订的“谅解备忘录”被认为是利益勾结的证据。

  【《财经》实习生 章文立】4月初,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秘书处(CAP)负责人孟林通过微博表示,“湖北省皮防所涉嫌违法销售未经国家药监局批准的进口仿制抗艾滋病毒药物,涉嫌违法违规收费”。随后,孟林在微博上,对武汉地区在向感染者发放药物TDF时收费一事,提出质疑。

  孟林向《财经》记者表示,武汉地区的部分感染者,被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称武汉市CDC)的工作人员推荐使用一种包含TDF的治疗方案,但感染者无法直接在武汉CDC拿到TDF,而要去武汉市皮肤病防治研究所拿,同时需要交纳200元钱。

  替诺福韦(Tenofovir disoproxil fumarate,TDF)是一种抗反转录酶药物,可与其它药物联合用于艾滋病患者的治疗。根据我国“四面一关怀”政策,国家为农村居民和城镇未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等医疗保障制度的经济困难人员中的艾滋病病人免费提供抗病毒药物。

  《国家免费艾滋病抗病毒药物治疗手册》(下称《治疗手册》)用于指导该政策的落实。2007年,TDF被收录进《治疗手册》的非免费药物目录。

  “艾滋病治疗共分为三个等级,最开始使用的是一线药物,一般病人对一线药物产生耐药性时,换用二线药物。”中国疾控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向《财经》记者表示,“TDF在美国是一线药物,在我国除四川凉山和新疆以外地区,属于二线药物。意味着凉山和新疆的病人在接受一线治疗时就可以免费使用TDF,其余地区病人只有达到二线治疗的标准时,才能免费使用TDF。”

  该工作人员表示,TDF药效好、服用方便,若未达到二线治疗标准的患者希望使用此药,可以通过自费索取,价格约为6000元每年。

  据《财经》记者了解,武汉市患者购买TDF缴费200元一事,源于该地区推行的(艾滋病防治)“2.0计划”。此项目由武汉市CDC和非政府组织“爱之关怀”共同发起。

  “爱之关怀”负责人托马斯表示,中国的“2.0计划”是为了给病人提供更好的检测和服务,以及更好的药物。“HIV感染者不断增加,政府长期负担相关开销压力很大,资源也未必足够。我们的民间调查表明,有部分病人表示需要更好的药物,如果国家不能负担,自己也可以掏一点。”

  托马斯一再强调,感染者在皮防所交纳的200元也并非用于购买TDF,而是“高级服务费”,包括药物,还有更好的监测和服务。孟林认为,患者拿到的收据名目并非服务费,且这种收费方式属于巧立名目。

  上述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在艾滋病患者获取治疗药物过程中,却可能存在“被乱收费”的情况。“艾滋病人的检查花销与普通人无异,CDC不干预,归医保报销。如果医院巧立名目,或者运用医疗资源收取这部分费用,是有可能的。但是,如果说这部分钱是用在购买免费发放的治疗药物,必须要有非常直接的证据。”

  托马斯算了一笔帐:每个病人一年的治疗费用,包括监测和买药,大约需要7000~8000元。而按照“2.0计划”的“合作支付”模式,即感染者与政府合作支付相关费用,感染者每个月到皮防所交纳200元,一年就只需2400元。

  但是,部分感染者担心“2.0计划”一旦推广,由于利益的存在必然会出现不平等。“在药物有限的情况下,出得了钱的可以吃好药,出不了钱的就吃次药,公平吗?这是在弱势群体内部,制造相对有钱的人占有优势资源的悲剧。”

  托马斯则表示,在“2.0计划”实行之前,无论是武汉市CDC还是皮防所,都没有免费的TDF配额;而正是由于“爱之关怀”与武汉市皮防所合作进行了“2.0计划”的试点,皮防所才有了这一批药。

  托马斯强调,“并不是说我们垄断了国家免费药物拿来收费;而是提供了额外的一批药,让愿意参与计划的感染者有更多获得好药的机会。” 托马斯表示,“2.0计划”是自愿参与,如果感染者不愿意去皮防所,也不会被强迫。

  部分艾滋病患者亦通过微博对药物的来源提出质疑。托马斯表示,“爱之关怀”只是“2.0计划”的参与方之一,自己并不清楚所有的情况。“可能会是政府借的?还是别的怎么样,这我就不清楚了。”托马斯说。孟林则认为药物来源存疑,“最大的问题是,万一断药了怎么办?”

  在药物之外,又一质疑围绕着 “爱之关怀”与湖北省的另一座城市——襄樊展开。孟林发布微博表示,“爱之关怀”曾于2010年与襄樊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称,襄樊市CDC)续签过一个“谅解备忘录”,前者为后者提供不少于75万元的资金支持。孟林认为这是“官商勾结”的证据。

  托马斯通过微博回应表示,“爱之关怀”与襄樊市CDC的合作从2006年便已开始。作为NGO组织,“爱之关怀”并未在民政部门注册;但当地的防治工作又需要政府部门的配合支持,因此才签订了“谅解备忘录”,并于2010年续签。

  至于75万元的“资金支持”,托马斯表示,是用于支付当地感染HIV的学生群体的学费、贫困家庭每月130元的营养补助,以及社区工作人员的工资;并且直接发放至上述人员手中,并未实际打入襄樊市CDC的帐户。签订协议“就是一个程序 ”。

  4月11日,孟林发布微博称表示,“刚刚接到国家CDC主要领导来信回复,主要内容如下:谢谢你的来信及随信所附反映武汉治疗2.0项目的相关信息,特别感谢你坦诚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民主监督是促进各项艾滋病防治措施落实到位的保障,也是防止措施在落实过程中出现问题的重要方法。对于你反映的问题,有关方面已经关注。” 《财经》记者以邮件方式向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称国家CDC)进行求证,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作者:《财经》实习生 章文立 】 (责任编辑:许竞)

--
孟林 Meng Lin
协调员 Coordinator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秘书处
China Alliance of People Live With HIV/AIDS(CAP+)
电话 Tel:010-63297977 传真 Fax:010-63294803 
Tel:010-63297977  FAX:010-63294803 
网址:www.capcn.org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佑安医院感染科二楼 爱之方舟 邮编:100069
Add:Ark of Love,Youan Hospital,Fengtai District,Beijing, China,100069  

--
新浪微博 @艾博公益艾滋病法律热线 (China AIDS Relief AIBO Law Hotline):
15501137876 ――受艾滋病影响人群就业、就医和隐私权保护法律咨询专线
18639228639 ――性工作者药物依赖者法律咨询专线
15037186255――受艾滋病影响人群婚姻家庭和生命财产安全咨询专线
 
新浪微博: @艾博公益艾滋病工作者常坤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A:订阅,请发邮件到 chinaaidsgroup-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B: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C:既往内容汇总查询(需要翻墙):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hinaaidsgroup 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D:Contact: Chang Kun 13349108944 changkun2010@gmail.com
★ 发送在本邮件组的所有内容信息,将被《青年与艾滋病》《社会工作与艾滋病》刊物自由采用,
★ 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