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4日星期四

【China AIDS:6457】 咱们这个公益圈子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

各位同仁:
     很久没发邮件了,听说全球基金暂缓一年选举,大多数人可以平心静气的交流一下了。
    
     前几天叶海燕跟我聊天,希望我支持她,我问她希望我用什么方式支持她?她回答说我加入到联席会议里,希望我多多发言。
 
     的确,我已经不再联席会议里了,原因是很简单的,是我没整理自己的年度总结、自己的报告。说实话,我一方面做得的确很好,另外也是懒得整理。我给我自己找了很多让我心安的理由:1.自己做事就好了;2.这些要求有些多余;3.被开除也没什么;4.联席会议不重要,我也没那么重要;5.反正我又不象很多那样申请资金,也没做"官"的瘾……
 
     写这个邮件,我还要从叶海燕谈起。记得刚认识她时,网络上看到她录的视频,觉得这个女的还是够勇敢的,虽然说出的话没什么新观点,但还是敢出头,我当时很佩服她。
     我是个挑毛病专家,总是看别人的缺点(经常拿自己的长处跟别人的短处比)。首先我觉得她学历不高,涉猎的知识面不如我广,我懂的很多知识,她不懂。我一直想点点她,但看到她那么有爱心、那么的慈悲,我就舍不得向她下手,所以就经常的想支持她。
     记得微博上,她发起了救助彝族乞讨小姑娘、红丝带乡村访问等活动,钱是网友捐的。我第一时间就知道,她是肯定要被骂的,我认为:凭叶海燕的个人能力,根本就不能面对以后那么多捐助者的公众质询。我当时想制止她,但看到她那么忘我的为最贫弱的人奔走,我就变成一个默默的背后支持者,面对微博上别人的质问时,我去解答微博粉丝的质问。
     我们这个圈子需要叶海燕这样的人么?
 
     再谈谈万延海吧?
     在广州联席会议上认识的万延海,我第一时间从抱怨开始的,觉得这个人说话很冲,怎么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呢?但看到他总做那么积极,又从不为自己的利益着想。
     跟别人交流时,很多人背后在骂他,再跟他交流时,他其实也知道别人对他的看法,他用大度的微笑面对别人的看法。我一开始认为他很固执,后来才发现,他不是在固执自己的性格,而是在坚持一种原则。。
     这个原则我理解为他对"贫弱人群"或者说"社群(不见得贫弱)"的关心。。
     我就变成了一个默默的支持者,在他不足的时候给他个提醒……
     我们这个圈子需要万延海这样的人么?
 
     再谈谈孟林吧?
     因为朋友感染艾滋病,所以在网上就搜到孟林的博客。因为有他,很多感染者才发现自己未来是有光亮的。在很长的时间里,我做感染者支持的时候,总是把孟林的博客作为后盾,让大家去看吧。。你们以后就是这样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孟林在我心中的形象也是在不断更新。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坚强,有时候也会发发脾气,有时候也会骂人……邮件组里也有骂他拉帮结派的,也有骂他小动作的……
     我们这个圈子需要孟林这样的人么?
 
     广州的吴幼坚?
     一个退休的阿姨,我没见过。只见过网上她的博客、微博。一个热衷于为同性恋创造家庭支持的妈妈,把自己和儿子的故事展示在公众面前的一个女人。
    我平时跟家庭联系的少,按我个人的性格推而广之地认为:同性恋家庭支持环境远远没有防艾宣传重要。。所以到现在为止,虽然广州深圳离这么近,我还没有跟吴阿姨的亲友会有过什么接触。
    我们这个圈子需要吴阿姨这样的人么?
 
    河北的老窦?
    一个形象上胖胖的,说话象个大老粗的样子。邮件组里有时候突然冒出一句骂人的话。
    好像性格很火爆的他,经常把自己的经验说出来,让公益组织跟相应政府部门合作,经常分享因为自己倡导的合作,让自己所在的地区有多少人受益.
    我们这个圈子需要老窦这样的人么?
 
    深圳的卡其?
    是我比较熟悉的人,关注深圳同志健康的公益组织"258彩虹"工作组的负责人。
    我刚开始接触公益,是加入到258工作组的。其实他的口才是不好的,肚子里有十分的料,最多能讲出两三分,普通话说得他自己都笑自己。
     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却在自己最不擅长的宣传领域坚持十来年了。虽然不善管理的他,也和各地公益组织负责人一样,面临大量的志愿者流动,他每个星期都坚持和志愿者们在酒吧、公园、桑拿等派套至少5、6次。
     他的工作方法也没什么太多的创新,也有些人对派套宣传方式有一些诟病,也有一些人认为他们没把感染人数即时通报给互联网,是工作能力不够的表现……
    我们这个圈子需要卡其这样的人么?
 
    象我这样的人?
    事干的很少,偶尔跳出来评论一下,有用么?
   
 
    指出别人不足的时候,也要正视别人的价值;
 
    你看到这个邮件,我们这个圈子就正在需要着你这样的人……
 
 
2011-04-14

苏良子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