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9日星期六

【China AIDS:6416】 Re: 敬请亚洲促进会关注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关於田喜的声明

Dear Wan/万延海你好,

We don't mind answering questions about our advocacy. But while you
may legitimately disagree with the fact that we work with the UN, it's
just not true to say that we engage in self-censorship.

我们并不回避有关我们倡导活动的各种问题。当然你有权无视我们与联合国机构合作的事实,但是说我们在进行自我屏蔽则不符合事实。

We have consistently spoken out on restrictions on Chinese AIDS NGOs
more than any other international NGO, including Human Rights Watch or
Amnesty International. You can see our public statements to press on
restrictions on civil society at www.asiacatalyst.org, and you can see
the many news articles that quote us on this issue by searching on
Google for "Asia Catalyst Chinese NGOs" in English. In 2009 we also
published a report documenting restrictions on AIDS NGOs in Asia. And
attached is our joint memo with Dongzhen Human Rights Center to UNDP,
in which we specifically mentioned your case and that of Dr. Gao.

我们就针对中国非政府艾滋病组织进行限制的评论一向多过任何其他国际上的非政府组织,包括人权观察和大赦国际。你在www.asiacatalyst.org网站上就可以看到我们就针对社会公众进行限制所作的公开声明和批评。在谷歌上搜索"Asia
Catalyst Chinese
NGOs"你就会看到许多在这个问题上与我们有关的英文版新闻报道。2009年,我们还就针对亚洲非政府艾滋病组织进行的限制发表了一份报告,同时还附加了一份我们与东珍人权中心给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联合备忘录,我们在备忘录中特别提到了你们和高医生的情况。

We are also currently the only international NGO advocating for
compensation to the thousands of victims of China's blood disaster.
Recently, we successfully contacted dozens of Asian NGOs, including
regional networks that have never spoken out on the issue before such
as Asia Pacific Network of People living with HIV/AIDS (APN+) and
YouthLEAD, to sign onto a letter we helped SECTION27 and Human Rights
Watch to write calling for Tian Xi's release. We are currently
discussing with Asian NGOs and the UN about an advocacy strategy to
involve Asian NGOs and international legal experts in supporting
demands by Chinese victims of the blood disaster for compensation.

目前,我们也是主张对中国因输血而受到伤害的成千上万民众进行赔偿的唯一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最近,为了签署一份我们协助SECTION27与人权观察组织撰写的呼吁释放田喜的声明,我们成功地与数十个亚洲非政府组织进行了接触,其中包括一些过去从未涉及这个方面议题的地区性网络组织,如亚太地区艾滋病患者网络组织(APN+)以及YouthLEAD等。我们目前正在争取亚洲非政府组织和国际法专家加入支持中国因输血而受到伤害民众要求赔偿的行列并正在与亚洲地区的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就有关的倡导方略进行讨论。

Some Chinese NGOs favor publishing open letters. In our experience,
most effective advocacy only uses public statements when there is a
"value-added" -- that is, when the statement shares new information
that has not been published before. We have found that as a small NGO,
our press statements don't get enough attention to make them useful
unless we have some specific new information on a case. Thus, instead
of public statements, we use background briefings for reporters,
specific policy and law recommendations, first-person testimony, NGO
coalition-building, participation in regional networks such as Seven
Sisters, and face-to-face meetings with powerholders to urge them to
take on our recommendations. We aim to be a resource for grassroots
NGOs, UN agencies and progressive government officials on HIV/AIDS and
human rights issues. We aim to mobilize those who agree with us, and
turn our enemies into allies who will join our advocacy efforts. We do
frequently recommend to the UN that Aizhixing and other NGOs working
on AIDS and human rights be an invited participant at all UN meetings
on AIDS and law.

有的中国NGO喜欢发表公开信。我们的经验是,在公开声明中利用发掘但未曾公布过新的"有价值"
的信息才是最有效的倡导。我们发现作为一个小型的非政府组织,如果我们不能就一个事件掌握与众不同的信息,我们所作的声明往往因没有引起广泛的注意而无从发挥其作用。因此,除了公开声明以外,我们通过运用记者的背景,具体的政策和法律建议,确凿的证据,非政府组织的联合,参与如七姊妹组织的区域网络组织以及面对面会谈等方式,敦促有关当局采纳我们的建议。我们的目标是在艾滋病和人权议题方面向非政府基层组织,联合国的机构以及那些开明进步的政府官员提供信息和资源。我们的目标是动员那些与我们立场和观点一致的人,将那些反对我们的人转变为与我们共同进行倡导活动的战友。我们经常建议联合国邀请从事艾滋病和人权等方面工作的爱知行以及其他各种非政府组织参与联合国关于艾滋病和法律的各种会议。

But in the long term, what a foreign NGO does is less important than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the Chinese AIDS NGO world will begin to work
together more effectively to do advocacy. If Chinese NGOs could unite
to make shared and specific demands, it would be far more powerful
than anything we can do.

但是从深远的意义上来说,国际上非政府组织的任何行动都不如各个中国非政府艾滋病组织联合起来所进行的倡导活动更为有较和更加重要。如果中国的非政府组织能够联合起来抒发出共同和具体的声音,其作用和效果将远远超过任何我们可以做的事情。

In fact, last week I was in Bangkok, where I have been lobbying hard
at the regional consultation for UNGASS to include recommendations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ncluding rights of AIDS NGOs to register,
advocate for human rights, and have freedom of expression. Chinese
NGOs and Chinese rights issues, such as the blood disaster, are
seriously underrepresented at this meeting. While there are dozens of
South Asian and Southeast Asian NGOs participating here, including
Myanmar and Bhutan, there is only one Chinese

NGO representative. Chinese NGOs with an interest in policy advocacy
can write to Vince Crisostomo of Seven Sisters (vince@7sisters.org),
Shiba at APN+ (shiba@apnplus.org) and Jane Wilson at UNESCAP
(wilsonj@unaids.org) to ask how to become involved in these kinds of
regional consultations. Drug user groups should write to Dean Lewis of
ANPUD (deanlewis.ind@gmail.com) and sex worker groups should write to
Andrew Hunter of APNSW (apnswbkk@gmail.com).

我上个星期在曼谷。在这里我一直就包括非政府艾滋病组织进行注册,对人权的倡导以及拥有言论自由等公民和政治权利向联大特别会议在该地区的代表进行极力的游说和建言。在这次会议中,几乎无人代表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和中国人权问题,如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包括缅甸和不丹有南亚和东南亚地区数十个非政府组织参加这次会议,与此同时只有一个中国的非政府组织代表出席。在政策倡导方面有兴趣的中国非政府组织可以与七姐妹组织的Vince
Crisostomo(vince@7sisters.org),APN+组织的Shiba
(shiba@apnplus.org)以及联合国亚太经济和社会组织的Jane Wilson
(wilsonj@unaids.org)咨询如何参与区域性协商这类活动。吸毒者团体可以致函给亚洲毒品使用者网络组织的主管Dean Lewis
(deanlewis.ind@gmail.com),性工作者团体可以致函给亚太地区性工作者网络组织的Andrew Hunter
(apnswbkk@gmail.com)。

This is a busy time when many of our friends and colleagues are under
tremendous pressure, but still trying to continue their work. This is
really all we have to say on this subject, and because as you point
out, our Chinese is not very good, we invite you to come by our office
next time you're in New York and let's discuss these issues in person
over lunch instead of through open letters on email.

这段时间我们都很忙,我们的朋友和同事遇见的压力比以前多,可是他们/她们还想继续做一点事情,我们也想继续支持他们/她们。所以这些就是我们对这个方面议题的全部观点和看法。正如你所指出的我们的中文不是特别好,因此与其通过电子邮件不如我们邀请您下次来纽约时到我们的办公室就这些议题进行探讨并共进午餐。

Meg

2011/3/29 Wan Yanhai <wanyanhai2010@hotmail.com>
>
> 亚洲促进会成员:你们好!
>
> 来函收到。谢谢你们的回复。我的进一步问题是:
> 1、亚洲促进会表示:"您所提的陈述仅是政府与联合国等机构经常使用的一般陈述。"你们对你们认为只是中国"政府和联合国等机构经常使用的一般陈述"的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的这个陈述,有无自己的看法吗?可否有个公开的说明?
> 2、亚洲促进会提出疑问:"为何在该论坛中鲜见高级官员之参与?""为何该论坛不见来自公共安全与司法机关的参与?"如果高级官员、安全和司法官员参与,亚洲促进会如果参会的话,会提出或坚持提出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和北京爱源信息咨询中心2010年乃至至今遭遇北京市税务部门、北京市公安部门恶意刁难和遭遇的其他困难吗?会提出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法律项目协调人江天勇律师被强制失踪的事情吗?会提出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官方网站被关闭的事情吗?会提出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第一次会议拒绝讨论爱知行的问题,第二次会议不发出参会邀请的问题吗?亚洲促进会可以对自己参加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的目的和立场有个说明吗?你们是去促进人权的,还是为人权侵害者展现人权进步的?
>
> 2011年3月18日,署名"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的电子信箱通过chinaaids邮件组等发布声明:"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关注田喜健康",其中提到"秘书处与有关部门联系,了解到田喜在关押期间得到了及时和规范的治疗。我们也会持续关注田喜的健康和治疗问题";"北京论坛认识到感染者和病人的医源性感染事故认定及赔偿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尽管认定复杂,但是对所有感染者和病人提供必要的关怀和治疗,才能使感染者和病人的权益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
>
> 2011年3月20日,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致信亚洲促进会,对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的"上述表述,令我震惊。作为一个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支持下的关注中国艾滋病和人权问题的"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在没有通过论坛参与者讨论和表决的情况下,秘书处擅自代表论坛来发表关于输血传播艾滋病问题的意见,而且忽略感染者诉讼权利和受到的人权侵害,比如软禁、绑架、劳教等。北京论坛召集单位难道要支持政府剥夺输血感染者的各项法律权利吗?难道要把输血感染者寻求正义和通过法律途径处理赔偿问题的权利剥夺吗?""鉴于亚洲促进会在多个场合赞赏了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作为中国艾滋病人权事业进步的例证。为此,我很希望看到亚洲促进会对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下述邮件声明提供一份公开的声明,以表明亚洲促进会对上述问题的立场,帮助我了解亚洲促进会对相关人权问题的立场。"2011年3月21日,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发布关于"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关注田喜健康"声明的严正声明
>
> 2011年3月29日,亚洲促进会回函,表示"本会并不认同您对於红丝带论坛的声明所表示的震惊。您所提的陈述仅是政府与联合国等机构经常使用的一般陈述。"亚洲促进会认为"将红丝带论坛打造成一个更好的倡导平台乃是当务之急。"
> 亚洲促进会提出下列疑问:
> - 为何在该论坛中鲜见高级官员之参与?
> - 为何在该论坛中多为政府官员与学者面向NGO发表的言论,鲜见中国NGO专家针对政府提出的建言?
> - 中国NGO如何正式建立该论坛的议题内容与决定该论坛应采纳的政策建议?
> - 为何该论坛不见来自公共安全与司法机关的参与?
> - 公益组织在红丝带论坛提出的政策建议将通过哪些程序被政府实行?
> - 哪一政府机关将对该论坛提出的政策建言采取实际行动?
> - 政府方面对於论坛提出的政策建言会有什么样的具体的进展基准?
> - 从政府针对论坛提出之政策建言至政府采取行动的时间表为何?
>
>
> 万延海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
>
>
>
>
> -----Original Message----- From: Meg Davis
> Sent: Tuesday, March 29, 2011 6:34 AM
> To: Wan Yanhai
> Cc: china_hiv_aids_cbo_network@googlegroups.com ; China AIDS Group |中国艾滋病网络 ; Mark Heywood ; Stirling, Mark ; Kuo, Nana
> Subject: Re: 敬请亚洲促进会关注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关於田喜的声明
>
> 亲爱的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Dear Aizhixing,
>
> 首先感谢您的来信,并感谢您於信中徵询亚洲促进会(以下简称本会)针对中国红丝带论坛(以下简称论坛)的意见。因为本会认为论坛的主要用意在於促进中国非政府组织和中国政府之间的对话,因此除了本会主任私人电邮信件组中提及的评论外,本会目前没有对论坛发表任何公开意见。虽然我们感谢您徵询本会的观点,我们认为利用该契机互助合作,将红丝带论坛打造成一个更好的倡导平台乃是当务之急。
>
> Thank you for your letter to Asia Catalyst, and for inviting our views
> on the Red Ribbon Forum. Up to now, we have not made any public
> statement about the forum (aside from, as you mention, comments by our
> director in closed email lists) as we felt the
> purpose of the Forum was to facilitate dialogue between Chinese
> officials and Chinese NGOs, not foreign ones. While we appreciate the
> invitation to share our views, we feel it is more important to use
> this opportunity to begin to work together on a strategic advocacy
> plan that can make the Red Ribbon Forum a better advocacy tool.
>
> 本会并不认同您对於红丝带论坛的声明所表示的震惊。您所提的陈述仅是政府与联合国等机构经常使用的一般陈述。
> Asia Catalyst does not share your shock at the Red Ribbon Forum
> statement. The statement you quote is merely a bland statement of the
> kind that governments and UN agencies put out on a regular basis.
>
> 同时,我们绝不认为单就的存在能解决中国非政府组织与爱滋病感染者所面临的挑战。这个邮件群组和该论坛仅在中国NGO合作无间的情形下,才能成为一个强且有力的的倡导工具。基於此精神,本会建议中国NGO领域一起针对红丝带论坛提出下列问题:
>
> At the same time, we certainly don't suggest that the simple existence
> of the Red Ribbon Forum will solve the many challenges NGOs and people
> affected by HIV/AIDS in China face. The forum, like this email group,
> is a tool can only be useful as an advocacy tool if Chinese NGOs work
> together to demand the forum be made into a stronger mechanism.
>
> So in that spirit, here's a list of questions we suggest asking about
> the Red Ribbon Forum.
>
> - 为何在该论坛中鲜见高级官员之参与?
> - 为何在该论坛中多为政府官员与学者面向NGO发表的言论,鲜见中国NGO专家针对政府提出的建言?
> - 中国NGO如何正式建立该论坛的议题内容与决定该论坛应采纳的政策建议?
> - 为何该论坛不见来自公共安全与司法机关的参与?
> - 公益组织在红丝带论坛提出的政策建议将通过哪些程序被政府实行?
> - 哪一政府机关将对该论坛提出的政策建言采取实际行动?
> - 政府方面对於论坛提出的政策建言会有什么样的具体的进展基准?
> - 从政府针对论坛提出之政策建言至政府采取行动的时间表为何?
>
> - Why are more senior health officials not involved in the forum?
> - Why is so much of the forum spent in formal presentations by
> government officials and academics to NGOs, and so little of the forum
> spent requiring government to also listen to NGO experts?
> - How can NGOs have formal input into the forum agenda and into
> deciding which policy recommendations are taken up by the forum?
> - Why are no public security agencies involved in a forum on human
> rights? How about the ministry of justice?
> - What is the process through which recommendations from NGOs to the
> forum will be taken up to the government?
> - Exactly which government agencies will be expected to act on these
> recommendations?
> - What concrete benchmarks of progress will the government provide to
> NGOs and to the other forum members?
> - What is the timeline in which government will be expected to respond
> to the forum about actions taken on those recommendations?
>
> 本会之中方NGO伙伴与联合国艾滋病划署针对红丝带论坛亦有以上疑虑。如果不解决上述诸项问题,我们认为红丝带论坛将继续成为空谈。但如果能对上列问题有进展,我们相信红丝带论坛将发挥其潜力,成为中国非政府组织与政府官员的合作平台,为了处理现实中诸多的政策议题----包括田喜多年来亟力耕耘,针对数千名中国血灾受害者的赔偿问题。
>
> We have shared these concerns with Chinese partners and with UNAIDS.
> If these issues are not addressed, the Red Ribbon Forum will continue
> to make empty statements. If they are addressed, though, we believe
> the Red Ribbon Forum could realize its potential and become a way for
> Chinese NGOs to work with officials to address real and urgent policy
> issues, including the issue Tian Xi
> worked on tirelessly, the urgent need for compensation for the
> thousands of victims of the blood disaster.
>
> 但是,至今我们并未看到中国NGO齐心协力提出该论坛细部的需求。纵然在去年12月的论坛中,各个公益组织齐聚一堂提出该论坛的各项建言,我们仍仅见各组织提出个别陈述,而没有提出一致且务实的政策优先目标,更不见实现各目标的确切计画。
>
> However, until now, we haven't seen Chinese NGOs unite as a group to
> make specific demands of the forum. Even at the December 2010 Forum,
> when there was time set aside for Chinese NGOs to meet and discuss
> their recommendations to the forum, what we saw was that time was
> spent in making individual statements, instead of working together
> pragmatically to identify
> shared policy priorities and develop a plan for how to accomplish them.
>
> 我们希望中国的同伴们能利用该电邮群组与红丝带论坛进行实际的政策讨论,力求针对该论坛提出为数不多但共享且可行的计画项目。更重要的是,各计画更应有确切的时间表与倡导战略。本会乐意为此竭尽所能提供协助。
>
> We hope Chinese colleagues can use this email group, and the Forum, to
> engage in practical discussions aimed at coming up with a small number
> of shared demands of the Forum, backed by a timeline and an advocacy
> strategy. We'd be happy to help in this process however we can.
>
> 祝好,
> In solidarity,
>
> 亚洲促进会
> Asia Catalyst
>
>
> Sara L.M. Davis, Ph.D. ("Meg")
> Executive Director
> Asia Catalyst
>
> www.asiacatalyst.org
>
>
>
> 2011/3/21 Wan Yanhai <wanyanhai2010@hotmail.com>:
>>
>> 敬请亚洲促进会关注中国红丝带论坛关於田喜的声明
>> 万延海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所长 2011年3月20日发布
>>
>> 亚洲促进会及其执行主任Meg Davis女士:
>>
>> 2011年3月18日,署名"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的电子信箱通过chinaaids邮件组等发布声明:"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关注田喜健康",其中提到"秘书处与有关部门联系,了解到田喜在关押期间得到了及时和规范的治疗。我们也会持续关注田喜的健康和治疗问题";"北京论坛认识到感染者和病人的医源性感染事故认定及赔偿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尽管认定复杂,但是对所有感染者和病人提供必要的关怀和治疗,才能使感染者和病人的权益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
>>
>> 上述表述,令我震惊。作为一个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支持下的关注中国艾滋病和人权问题的"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在没有通过论坛参与者讨论和表决的情况下,秘书处擅自代表论坛来发表关于输血传播艾滋病问题的意见,而且忽略感染者诉讼权利和受到的人权侵害,比如软禁、绑架、劳教等。北京论坛召集单位难道要支持政府剥夺输血感染者的各项法律权利吗?难道要把输血感染者寻求正义和通过法律途径处理赔偿问题的权利剥夺吗?
>>
>> 鉴于亚洲促进会在多个场合赞赏了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作为中国艾滋病人权事业进步的例证。为此,我很希望看到亚洲促进会对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下述邮件声明提供一份公开的声明,以表明亚洲促进会对上述问题的立场,帮助我了解亚洲促进会对相关人权问题的立场。
>>
>> 下面是我近期写的两篇博客文章,关于国际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自我审查、联合国在中国开展人权民主项目,更好地反映我对相关问题的立场,提供你们参考。另外,根据我一贯的风格,此信函在一定范围内公开,包括我个人博客和联席会议邮件组。
>>
>>
>>
>> 国际组织在中国的自我审查
>>
>> 万延海
>>
>>
>>
>> 2010年9月14日,我在美国著名学府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和人权中心讲学,介绍中国艾滋病和人权问题,特别是输血感染艾滋病人员的维权和受到迫害的情况,也涉及我本人和所在机构遭遇政府打击的情况。与会的一名国际组织人士询问,国际社会如何声援中国艾滋病维权人士和组织?我当即表示,国际社会最重要的事情是停止在中国事务上的自我审查立场,而不是需要为中国维权人士做特别的工作,因为实际上大家都很忙碌。当然,如果国际组织可以积极参与支持中国维权人士,也非常有意义。
>>
>>
>>
>> 我举例说,一些国际组织,比如福特基金会,1989年中国政府镇压民主运动后,采取低调、与中国政府合作的方式,求得生存和发展,逐步介入中国的社会发展和公共政策事务,是有意义的,也做了大量有意义的工作。但20年过去了,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来到中国,大家如果继续沿袭20年前成功的"自我审查",不仅无益,而且伤害了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
>>
>>
>>
>> 近年来,中国公民社会组织和各种形式的维权运动蓬勃发展,中国公民运动需要来自自身的动力,也需要来自国际社会的道义和资源支持。但大量来到中国的国际组织,不仅不能站到发展和维权的第一线,而是自我设限,靠近政府或项目资金完全通过政府,或者选择不得罪政府的立场,带来下列不良后果:强化了国际组织在华自我审查的政治正确性,令更多组织学会自我审查,以为不和政府合作就是错误;国际社会在华不能表达良知,对一线工作的组织,特别是参与维权和政策倡导的组织,不能提供道义和资源支持;通过国际组织资金的影响力,受其资助的组织也学会自我审查,从而导致一线组织更加孤立。
>>
>>
>>
>> 问题还在于,当国际组织选择自我审查,和中国政府合作,其人员内心就需要为自己的立场辩护,从而更多人士潜移默化地开始同情中国政府的侵犯人权立场,不仅为自己的沉默辩解,更为中国政府的人权纪录辩护。国际组织也需要为自己的项目成绩游说;中国政府表面的蛮横和私下的掩护,满足了大量国际组织的需要。如果成绩不好,可以说中国政府不好合作。稍有一些表面上的业绩,就用自己熟悉的语言在国际上为自己游说,从而再次误导国际社会的道义和资源,而对中国社会发展和维权运动无益。
>>
>>
>>
>> 今天,我们看到很多国际组织人士在国际上为中国政府游说,而不是为一线工作的维权人士辩护。如果国际组织不能放弃自我审查,对中国公民社会发展不仅多余,而且有害。
>>
>>
>>
>>
>>
>> 联合国在中国做民主和人权项目
>>
>> 万延海
>>
>> 过去的10年,中国政府在人权议题打破沉默,"人权"写入宪法,中国政府也全面和联合国机构及他国政府进行人权对话和开展人权或民主合作项目。
>>
>> 联合国是一个成员国政府间的国际组织,但积极寻求和非政府组织的合作。秘书长潘基文在《我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所关注的优先事项》报告中表示:"面对当代各种紧迫的问题,我决心同会员国和民间社会一起努力,一步一步地,累积所取得的每一点成绩,向前推进。"
>>
>> 和多数西方民主国家政府一样,联合国机构致力于在中国推动人权和民主事业,但联合国机构主要通过中国政府开展人权和民主工作,比如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设立专门的公民社会工作人员,联合国开发署有民主和人权项目,但其项目必须得到中国政府的批准。
>>
>> 结果是,联合国机构在华的人权和民主项目,不仅不能用来帮助一线工作的民主和维权人士,而且被中国政府用于搪塞国际组织。而奉行接触政策的联合国机构,不仅不对中国恶劣的人权纪录表达谴责立场,而是把自己和专制政府建立的人权或民主合作项目看成一个不小的成绩。当联合国机构在国际上宣扬自己在华成绩时,无形中就成为专制中国政府的外交工具。
>>
>> 中国政府允许联合国在华支持一些关注人权和民主的大学项目或公民社会项目。如果大学项目旨在赔偿学者和学生的能力,公民社会项目旨在服务民众,本是很好的事情。但鉴于联合国在华通过中国政府审批,其工作人员通过中国外交部招聘,基本来自政府不同部门包括特殊部门,联合国人权和民主项目在中国就不仅只是花瓶。因为其项目严格的政治审查,联合国在中国民主人权项目不仅远离一线的人权民主工作,而且边缘化一线的人权民主工作,对人权民主工作产生巨大的杀伤力。
>>
>> 联合国项目成本也高,往往啥事情也没有做,几十万、几百万的钱就花掉了,但依然要开新闻发布会,联合国要人依然要莅临视察。
>>
>> 笔者以为,联合国作为一个政府间的合作机制,对公民社会开放,提倡人权准则和民主,是非常重要的平台,但联合国机构需要自重。联合国提供国际准则,监督成员国政府对各项准则的实施情况,对侵犯准则的情况,要提出批评和改善或改正的意见。联合国需要避免自己成为中国的项目办公室,更不要轻易地把自己变卖为中国政府的外交工具。联合国也应该节约一些。联合国和中国政府一起参与敏感的人权和民主项目,把自己的手弄脏了,就无法监督国际准则的实施了,说话也缺乏公信力。
>>
>>
>>
>>
>> From: 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
>> Sent: Friday, March 18, 2011 9:41 PM
>> To: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 tjgaga@googlegroups.com ;
>> menglin2801@googlegroupsl.com
>> Subject: 【China AIDS:6349】 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关注田喜健康
>>
>> 各位同事,
>>
>>
>> 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作为"艾滋病与权益"议题沟通与交流的平台,秘书处一直关注田喜事件的有关情况。2010年12月15日召开的第二届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会议上,田喜的母亲表达了对田喜目前状况的担忧,提出:
>>
>> 哪个部门应该对田喜的感染负责?
>> 卫生部门解决不了的问题,如何与包括公安部门在内的其他政府部门协调解决?
>> 田喜被关押期间的抗病毒治疗是否可以得到保障?
>> 田喜是否会获得人道和法律援助等。
>>
>> 会后,秘书处与有关部门联系,了解到田喜在关押期间得到了及时和规范的治疗。我们也会持续关注田喜的健康和治疗问题。
>>
>> 北京论坛认识到感染者和病人的医源性感染事故认定及赔偿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尽管认定复杂,但是对所有感染者和病人提供必要的关怀和治疗,才能使感染者和病人的权益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
>>
>>
>> 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在网站"热点热议"专栏中,建立了一个"关注田喜"的专题。希望能够得到各位朋友的反馈!
>>
>> 如果您希望将您对田喜事件发表见解和建议,并愿意发表在我们的网站上,请发送邮件至bjrrforum@gmail.com。 我们会将您的来信刊登在网站上。
>
> From: Wan Yanhai
> Sent: Monday, March 21, 2011 9:38 PM
> To: chinaaidssolidarity@googlegroups.com
> Cc: china_hiv_aids_cbo_network@googlegroups.com ; china@unaids.org
> Subject: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关注田喜健康"声明的严正声明
>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关注田喜健康"声明的严正声明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2011年3月21日发布
> 2011年3月18日,署名"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的电子信箱通过chinaaids邮件组等发布声明:"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关注田喜健康",其中提到"秘书处与有关部门联系,了解到田喜在关押期间得到了及时和规范的治疗。我们也会持续关注田喜的健康和治疗问题";"北京论坛认识到感染者和病人的医源性感染事故认定及赔偿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尽管认定复杂,但是对所有感染者和病人提供必要的关怀和治疗,才能使感染者和病人的权益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
>
> 作为一个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支持下的关注中国艾滋病和人权问题的"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论坛秘书处设立在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该协会是中国卫生部下成立的艾滋病防治工作社团组织,会长是2003年在非典丑闻中下台的前卫生部长张文康,副会长包括1990年代中期负责卫生部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官员齐小秋、沈洁,沈洁同时担任协会秘书长。如果依照中国刑法和传染病法,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会长和两名副会长对因为卖血或输血导致艾滋病流行负有刑事法律责任,并且因为掩盖真相、导致感染者过早死亡以及更多人被感染,其刑事罪责更加不可饶恕。关于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更多文献参见:http://www.bjrrforum.org
>
> 然而,我们震惊地看到"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忽略关于输血感染艾滋病问题的重要事实,并且试图帮助触犯刑法的官员们和医疗机构推脱罪责:
> 1、直到2002年12月26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当时的卫生部长张文康才承认,"1995年前后因不规范和非法采供血活动造成的艾滋病传播,涉及全国2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重点村供血浆人员的感染率一般为10%~20%,最高达60%。目前发病和死亡病例已相继出现,给当地人民的生产生活和社会安定造成不良影响。(《健康报》,2002年12月27日)。
> 2、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了解到的因输血感染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的情况。具体出现在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内蒙古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甘肃省、宁夏自治区、山西省(新绛县、夏县、大同市、闻喜县)、陕西省(西安市)、河北省(邢台市、邯郸市、武安市、沙河市)、河南省(郑州市、安阳市、驻马店地区、商丘市、开封市、南阳市、鹤壁市、信阳市、周口市、新郑市、巩义市、焦作市、长葛市)、湖北(襄樊市)、湖南省、安徽省、江苏省、山东省、上海市、云南省、贵州省、四川省、广东省、浙江省、江西省和深圳市等。 他们/她们中的一些人当 年输过血或用过血制品,现在发现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
> 3、血友病人在使用凝血因子过程中感染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的情况。据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一位负责人说,该厂大约生产了二十万瓶药物,有一万多客户购销,导致使用该厂凝血因子的血友病患者感染。现在已经发现感染艾滋病患者64 名。已知 死亡4人。感染者主要分布在湖南、安徽、陕西、辽宁、吉林、黑龙江、上海、苏州、重庆等地,其中不少患者家属及小孩也被感染其 HIV病毒。
> 4、他们/她们中间一些人同时感染病毒性肝炎。
> 5、他们/她们中间有配偶发现被感染的,有孩子发现被感染的。
> 6、上述每一个出现输血或用血制品感染艾滋病病毒情况的地区,常常出现数个或数十个同样情况的感染者,部分地区出现上百个同样情况的感染者。我们不能确切知道,上述地区或者其他我们目前不知道的地区,究竟有多少通过输血或用血制品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常合并感染病毒性肝炎);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这样的感染者已经亡故;我们不知道目前的感染者是否知道自己被感染、并可能传播给家庭成员或伴侣。
> 7、对于本地输血或用血制品感染艾滋病病毒(和合并感染病毒性肝炎)的情况,卫生部门长期保持沉默、不作为、没有主动告知输血者或用血制品者其感染危险和传给配偶/伴侣或孩子危险,这样就导致感染者得不到及时医治,而家人被进一步感染,从而艾滋病病毒和病毒性肝炎流行失去控制。通过不安全的注射和其他不安全的医疗器诫操作,传染病可以进一步传播给他人。通过不安全的性行为,艾滋病病毒和病毒性肝炎可以传给他人。通过生育,不知道自己感染的母亲可以把疾病传给孩子。我们认为,需要追究卫生部门的法律责任。
> 8、在人类社会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及其传播途径和检测手段之后的10年中,我国卫生部门长期对献血、输血和血制品生产缺乏有效预防艾滋病病毒感染的措施,导致众多输血者、用血制品者、献血(血浆)者感染艾滋病病毒,因此卫生部门需要对此承担法律责任。
> 9、无论根据新旧传染病法和新旧刑法渎职罪条款,国家检察机关应该追究卫生部门及其相关领导的责任。旧传染病防治法(1989年-1998年10月新传染病法生效前) 第三十九条 从事传染病的医疗保健、卫生防疫、 监督管理的人员和政府有关主管人员玩忽职守,造成传染病传播或者流行的,给予行政处分;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刑法》相关条款(1997年修改前) 第一百八十七条 国家工作 人员由于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 10、然而,遗憾是,刑事犯罪分子非但没有受到追究罪责,而是关注艾滋病流行真相的医务人员和感染者维权人士不断受到迫害。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的医务工作者王淑平、高耀洁和万延海分别在2001年、2009年和2010年离开自己的国家。李喜阁、王小巧、田喜以及无数感染者维权人士被刑事拘留、坐牢、软禁或受到各项自由的限制。
>
> 北京论坛认为"感染者和病人的医源性感染事故认定及赔偿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的说法是一种赤裸裸的无耻和犯罪行为。这是退休官员们盗用人权论坛的名义在洗刷自己的罪责。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提供医疗和关怀,这是中国政府法定职责,而不是可以推卸责任官员和医疗机构法律责任的托辞。
>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严正抗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及其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关于输血感染艾滋病问题的错误说法。我们认为,无论艾滋病防治工作,还是艾滋病防治工作中的人权保护,首先需要有尊重事实真相的科学精神和尊重人权的原则,依照中国的法律,问题才能真正的解决。面对如此众多的人类灾难,试图掩盖真相的做法,是一种犯罪行为。
>
> 同时,北京论坛必须认识到,上述刑事犯罪行为依然在进行中,如果不能面对真相,就无法真正阻止犯罪行为。对于本地输血或用血制品感染艾滋病病毒(和合并感染病毒性肝炎)的情况,卫生部门长期保持沉默、不作为、没有主动告知输血者或用血制品者其感染危险和传给配偶/伴侣或孩子危险,这样就导致感染者得不到及时医治,而家人被进一步感染,从而艾滋病病毒和病毒性肝炎流行失去控制。通过不安全的注射和其他不安全的医疗器诫操作,传染病可以进一步传播给他人。通过不安全的性行为,艾滋病病毒和病毒性肝炎可以传给他人。通过生育,不知道自己感染的母亲可以把疾病传给孩子。我们认为,需要追究卫生部门的法律责任。
>
>

--
★艾博法律热线(AIBO Law Hotline):15501137876
――为艾滋病受影响人群就业、就医和隐私保护权益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China Youth HIV/AIDS Assembly (CYHAA) 共享网盘:http://oeo.la/I4gf8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A: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B: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C:Contact: Chang Kun 13349108944 changkun2010@gmail.com

★:
――艾博维客 AIDS Wiki : http://www.AIDSwiki.org
――艾博聚合(艾滋病博客群
http://www.wanyanhai.org
――China AIDS Email Group with over 2400 members: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中国艾滋病地图/China AIDS Map:http://www.AIDSmaps.org
――空腹健身运动:http://www.HungerStrikeforAIDS.org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Http://www.changkun.org
★ 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