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9日星期六

Re: 【China AIDS:6360】 笑喷了!!Re:] 写在中国CCM以社区为基础组织或其他非政府组织类别组代表选举规则修改动议征集截止日前的对社区的一封公开信!

     正所谓一个耳光惊天响,三姓家奴提裤裆。在过去的一年中,领着微薄的薪水(五毛),兢兢业业的用着西方的论文方式和自己中文系的语言功底辛苦的写着处处荒 谬的扯淡文章,我决定施舍点东西以资鼓励。话说文人都希望得到别人对自己文章的鼓励,,从观点的提出,材料的选取,段落的编排上来看,实在是五毛文章里的 佼佼者,通读诸位其他哈夫的文章,无出其右者。
      他们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最大问题就是充满叛逆精神,缺乏信仰。名言: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一定要支持,凡是敌人支持的,我们一定要反对,践行得非常到位。 同时,通过更多的渠道和事实,这拨愤青们,逐渐也看穿了全社会动员防艾运动的本质,发现了防艾运动没有那么美好,同样充满了忽悠。尤其以江苏省性艾协会的 所作所为,给他们的刺激最大。
      作为极有影响力的五毛首领,卫生协会此次的遮羞布被三姓家奴给扯了个淋漓尽致妙到毫巅,而没被撤去的遮羞布呢?譬如三聚氰胺,有些人一直在遮,到最后的结 果呢?连普通家庭主妇都懂得去香港买奶粉了,你觉得这是奶粉商的悲哀还是顾客的进步?譬如方舟子,有些人一直在挺,可选择性打假的背后却为何对整个社会最 应该被打的假置若罔闻呢?譬如cctv,它的遮羞布呢?作为既得利益者,cctv更关心的是如何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人民的疾苦,歌功颂德同时又封锁不利 于己的新闻。不过好一点的是,我们是一个局域网,互联网如是,电视频道也如是。家庭妇女目前是还只知道去香港买奶粉,等到他们知道去全球看真相的时候,那 时候被扯去遮羞布的,恐怕不是五毛首领卫生协会一家了。

    “虎豹不堪骑,人心隔肚皮。休将心腹事,说与结交知!” 

     用最原始的“买血”的方式行善,虽说可以规避机构贪污挪用风险,但对于根本改变艾滋高危群体命运价值有限,古人尚知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故真正伟大的艾 滋病专家往往偏爱低调的教育、培训等长线工程,没有发“买血”红包张扬刺激,但却摆脱单纯救急之低效,而实现救穷之长效。“买血”红包发不好,还有被骗之 虞和纵容懒惰之嫌。
     此外,大张旗鼓“买血”行善、尤其是将受助者置于媒体聚光灯下真诚或被迫感激涕零,也会伤及受助者人格、尊严,古人尚不受嗟来之食,何况现代公民社会更应充分彰显平等人文情怀,慈善只是给予,主体是对方,而非自己。

“强大”的利益集团占有防艾基金的一切资源,所有的人都只是在重复着两件事——说假话与听假话,骗人与被骗。背后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利益链条。

     在这个利益集团的防艾干预之下,人们为了抢到全球基金防艾项目等做官的位置,就拼命造假、说谎话、做坏事。谁的坏事做得多,谁的谎话说得大,谁就能抢到最 好的位置。有了这个位置,就可以妻荣子贵,作威作福,鸡犬升天。全球基金成了一群疯狗争食的社会,人们没人格、没尊严,寡廉鲜耻,苟延残喘。

   人的思想在自己的头脑里,思想的天性是自由,只要给思想以自由,思想就自然会健康生长,就会构建出健康的文化。
   对受助的同性恋酒吧和同性恋浴室而言,比“买血”红包更重要的是获得自立自尊的可能;对中国防艾慈善而言,则是创造更加公开透明的制度环境。这些都是发“买血”红包换不来的——哪怕所有类似全球基金防艾项目和中盖艾滋病项目的艾滋病相关基金会都发。

     在一个极权社会:“有权就有一切” ,游戏毫无规则可言,通行的是丛林法则,《防艾条例》不过是一纸空文,最高统治者根本没有将其放在眼里,普通民众也没有把它当回事。
   “行政复议”就是:你被一个流氓给打了、抢劫了、抄家了,你认为这个流氓的所作所为不对,他却让你和他爹去说,这就是所谓的“行政复议”。
     利益集团总是拿疾控部门统计数据等大字眼来迷惑我们,说的都是大道理、大利益,然而其实质却只是利益集团自己的利益。在利益集团的利益面前,人民的利益在哪里呢?人民的利益都被利益集团的利益代表了,利益集团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人民的利益!
    “又+女”=奴.奴才是一帮比女人还女人的人,心思细密,考虑周到,善于打提前量。 明明是冲着利益去得,可你在他的嘴里永远听不到实惠的声响, 万古不变,他还是内份“情”,一个情字活一生。 这帮人好用,但也很危险,与生俱来的迎合力,更容易让主子放松警惕。所以,更多的时候,这帮人会变成了主子的掘墓人。他日有变,奴才会在主子最虚弱的时 候,给其致命一刀。古时,弄权的易牙、赵高、十常侍,皆是此等人物,易牙烹子献桓公;赵高殚精竭虑,而后指鹿为马;十常侍为祸宫闱,中国的奴才,那是长着 鸡巴的太监, 所以,为人主者,不可不防啊!!!!  我们可以发现灾难、事故背后总少不了此类“文雅豺狼”的身影。这些家伙其实和那些直接作孽的当事人一样凶险,不同的是他们在帮凶之后依然“高雅”、照旧潇 洒,而公众则对他们宽宏大量、既往不咎,于是他们可以换个主子或事由再继续作孽。

    重拾良心,人性回归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工程。良心,实际就是一个人的道德标准和价值观念。知识分子应该是社会的良心,应该是社会的中流砥柱。然而当今的 现实是:官方的“知识分子”群体不仅不是中国社会的良心,很多人甚至根本就没有社会良心。他们没有对社会的责任感和道义感,就如他们在个人的生活中,缺乏 道义和责任的私德一样。他们会为了一己私利,充当利益集团的走狗。这些缺乏良知没有骨头的“知识分子”们,腰肢软软,膝盖弯弯,依附于利益集团,甘心作利 益集团者的走狗,这些人不配叫做知识分子,而顶多只是个 “公公”。把这些“知识分子”叫做“公公”,实在是名至实归!

     这些“公公知识分子”不去追求真理、启蒙大众。相反,他们却以“知识”为幌子粉饰太平,使利益集团变本加厉,让利益集团的一切疯狂愚昧的行为,变得“合情合理”,大开公民社会发展进步的倒车。

     这些“公公知识分子”们,尽是些投机分子和道德虚无主义者,已经普遍地丧失了良知和诚信。他们追求个人的私利,失去了个人的良知,更不会有什么社会的责任。
    世界上确实有高尚的人,有普度众生的人,有为人民服务的人,但是太罕见了,绝大多数人完全是为自己行事,那些冠冕堂皇的口号都是借口。
利益集团言行不一,言而无信,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还要沽名钓誉。
利益集团容不得“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思想”,自己无能又不许别人批评,要封住别人的嘴进行维稳。维稳速度快,人心失去的也快,公信力降低的更快。表面上维稳了,后果却是更大的不稳。

在 2011年3月17日 下午10:25,Kun Chang <changkun2010@gmail.com>写道:
大家要不要翻出当年那些人说的道貌岸然的话啊?

现在都说大学的老师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破则立。 全球基金滚出中国去,屋里蹲的专家学者们,小心感染者的愤怒,要出人命的。

常坤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dandanzj2010 <dandanzj2010@126.com>
Date: 2011/3/17
Subject: 【LGBT邮件组】 Re: [NGO-ACTION(行动)] 写在中国CCM以社区为基础组织或其他非政府组织类别组代表选举规则修改动议征集截止日前的对社区的一封公开信!
To: ngo-action <ngo-action@googlegroups.com>
Cc: LGBT <tjgaga@googlegroups.com>, 西北协作组织 <northwestmsm@googlegroups.com>, 艾滋NGO会议 <ChineseAIDSngosmeet@googlegroups.com>


好,很好。终于有当事人出来说话了!据所知,和这ccm的选举还不止这些东西,09年如此,07年也有!只不过,09年比07年更加明目张胆!记得07年有个感染者的名人,也是被这些规则清理出去的,不过人家在昆明干得很棒!2006年的啥“连蒙”成立,还有位感染者的先驱也被清理出去了,看看下一个是谁?先清理一下这些个典故吧,少忽悠社区.
 
 
2011-03-17

dandanzj2010

发件人: joe.zhou_sh
发送时间: 2011-03-17  15:40:01
收件人: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艾滋NGO会议
抄送: NGO-Action@googlegroups.com; 杨绍刚; CCMCBO2011
主题: [NGO-ACTION(行动)] 写在中国CCM以社区为基础组织或其他非政府组织类别组代表选举规则修改动议征集截止日前的对社区的一封公开信!
各位社区组织以及三类疾病的患者朋友:
 
      大家好,作为一名社区工作者、疾病患者,我和很多朋友一样希望为这份工作多贡献出一份力量。但遗憾的是面对这样的动议征集,我和很多人一样尽管有话想说,却不能自信自己的声音可以获得一个公开、公正和公平的对待和回应。
 
      理由很简单:蔡定剑教授的遗作我是认真学习过的。今天谈动议是针对需要修改的条款,那我想问现有的规则作为一个合法的社区文本,却被擅自篡改或擅自解释又该如何解决?
 
      在CCM新一届选举即将拉开序幕之际,很多现任工委的朋友以及社区的朋友,或许认同我是一个认真并有思想的人,希望我能站出来,提出更多建设性意见;但我感觉到这真是个很冷的笑话!
 
     大家请参阅《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感染者/患者代表选举规则---2009年3月17日》版中:第二章第三节中第三十六条中的(三)
   规则说明“建立大区域内以省为单位的次级选举,每个省选出自己的省代表,然后按照区域选举区域代表。”该条款在上届选举中却被擅自、有意修改了。 
 
    擅自人为修改的关键是在感染者类别选票的设计:
    根据2009年武汉大会及蔡教授修订规则:该类别选举是以省为单位次级选举,每个省选出省代表,然后按照区域选举区域代表。而事实上当年的一张选票上,设计为直接一次既选举了省级代表,同时又选举了大区代表;省代表形同摆设,偷梁换柱地将感染者类别次级选举直接就成改为区域代表直选。
 
    这样的对规则的舞弊和篡改直接受影响目标就是针对我所在华东区域的选举:
    2009年华东区域感染者类别选举过程:
 
  • 根据次级选举结果华东区域省级代表分别来自:山东、江苏、浙江、上海以及福建(其中福建省代表空缺),省级代表分别为山东-宇轩,江苏-周万春,浙江-展飞,上海-周易。
 
  • 根据规则,应该在省代表产生结果,然后按照区域选举区域代表,但是事实规则被人为有意篡改,省级代表未成为次级选举。
  • 最终华东区域代表为浙江-展飞和上海-兰,而上海-兰并未当选为上海省级代表(当然,我和兰的交往很好,她从未需要针对我)。
  • 作为候选人,来自山东选区我的推荐人之一,最后的选票居然连他本人都不知情地选了他人。
 
    之所以产生这个结果,并不是选举规则的问题,而是有人对规则的篡改,以及所谓选举规则解释的权力谎词,甚至是人为舞弊。
 
     这段往事已尘封整整两年,我从未提及,所以选择今天3月17号发言,因为我既是当事人,同样也是对蔡教授的这一份遗作的祭奠!两年前,我本人以及选区均对这项偷梁换柱的选举选票及规则的篡改提出过质疑,但是选举委员会当时以沉默作为回应,甚至无法联系到独立专家。蔡定剑教授尽管仙逝,但是感染者选民犹存,质疑见证人之一的姚凌云秘书也在。
 
    现在面对电话和邮件希望我提动议,这岂不是一个最冷的笑话?
   
    我想问:
    今天既然要拿蔡教授的规则说事,请严格遵守规则;有任何对规则进行擅自的添加与解释,难道是社区大会给予某个人的权力么?如果让这样的舞弊与篡改继续,所谓的动议、复议和决议还有什么意义?
 
    我期待今年的选举会比两年前干净些,公正些;我更期待让不断新生的草根组织以及新增加的感染者们能享受到一些干净与公正。规则内的动员是符合选举进程,但是连规则都要篡改的选举,根本就不是真实的选举,践踏如此劳师动众,耗费社区以及CCM秘书处精力换来的规则于心何忍?可我竟然还有幸看见了篡改者,悼念蔡定剑教授的致哀邮件!
 
    当然我也为这届选举准备了,两年前那场选举的所有痕迹资料以及相关证词,以备不时之需。
    仅以此信回应社区的这么多好朋友,并抄送CCM秘书处以及CCM。或许,现阶段,这是我唯一能说的话。
   
    同时我也声明,因为两年前选举中,感染者类别选举先于非政府组织类别选举结束;因为亲历并见证这一幕,所以这是我当年退出了非政府组织类别选民资格的唯一原因。
 
    
 
 
                                                                                                                 2007-2009年度CCM感染者类别副代表
                                                              2009年CCM感染者类别华东区候选人以及上海市次级选举省级当选人
                                                                                         2009年CCM非政府组织类别选民之一
                                                                                                          周易
 
2011-03-17

joe.zhou_sh

--
您收到的是来自[LGBT]邮件组的消息:
[LGBT]邮件组是为从事相关领域工作的组织和机构相互交流和发布公共讯息而建立,邮件组成员不分地域、背景和工作职务。
★: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tjgaga@googlegroups.com
★:要加入:请发信至 tjgaga@gmail.com
★: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tjgaga-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联系人: 嘎嘎 13389902898 QQ:100083866
LGBT是首字母缩写词:
女同性恋者(Lesbians) 男同性恋者(Gays) 双性恋者(Bisexuals) 跨性别者(Transgender)



--

 
常坤
Chang Kun
General Coordinator of China Youth HIV/AIDS Assembly
Board Member and Co-founder of Beijing Yirenping Center

Phone: 133 4910 8944 
MSN:13349108944@189.cn
共享网盘: http://oeo.la/I4gf8
艾博法律热线(AIBO Law Hotline):15501137876 / aibolaw@163.com
——为艾滋病受影响人群就业、就医和隐私保护权益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公民健康权利教育,从家乡开始!

首先我们的爸妈兄弟姊妹们支持我们,接着我们的亲戚邻居支持我们,我们的父老乡亲支持我们,最终我们才能见到梦想得公民社会!

--
★艾博法律热线(AIBO Law Hotline):15501137876
——为艾滋病受影响人群就业、就医和隐私保护权益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China Youth HIV/AIDS Assembly (CYHAA) 共享网盘:http://oeo.la/I4gf8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A: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B: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C:Contact: Chang Kun 13349108944 changkun2010@gmail.com
 
★:
——艾博维客 AIDS Wiki : http://www.AIDSwiki.org
——艾博聚合(艾滋病博客群
http://www.wanyanhai.org
——China AIDS Email Group with over 2400 members: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中国艾滋病地图/China AIDS Map:http://www.AIDSmaps.org
——空腹健身运动:http://www.HungerStrikeforAIDS.org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Http://www.changkun.org
★ 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
蓝影工作室 负责人蓝影
东方男孩网站 www.dfboy.net
               
联系电话南京 025-83903813


--
★艾博法律热线(AIBO Law Hotline):15501137876
――为艾滋病受影响人群就业、就医和隐私保护权益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China Youth HIV/AIDS Assembly (CYHAA) 共享网盘:http://oeo.la/I4gf8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A: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B: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C:Contact: Chang Kun 13349108944 changkun2010@gmail.com
 
★:
――艾博维客 AIDS Wiki : http://www.AIDSwiki.org
――艾博聚合(艾滋病博客群
http://www.wanyanhai.org
――China AIDS Email Group with over 2400 members: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中国艾滋病地图/China AIDS Map:http://www.AIDSmaps.org
――空腹健身运动:http://www.HungerStrikeforAIDS.org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Http://www.changkun.org
★ 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