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6日星期三

【China AIDS:6341】 因发布退休卫生官员陈秉中致信胡锦涛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责任官员, 爱知行网站15日被关闭

因发布退休卫生官员陈秉中致信胡锦涛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责任官员,
爱知行网站3月15日被关闭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2011年3月16日发布

2010年3月15日,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关闭了爱知行研究所网站(www.aizhi.net)。北京市新闻办通知的电子邮件中称“您的网站域名:aizhi.net违规大量发布时政新闻”。

2010年3月11日下午,爱知行办公室接到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电话,要求删除网站上登载的陈秉中教授致胡锦涛主席揭露河南艾滋血祸责任官员的公开信。爱知行研究所要求新闻办出具法律条例和相关规定,新闻办拒绝出示书面通知。3月15日,在未得到进一步电话通知的情况下,爱知行网站被关闭,目前已无法访问。

同时爱知行网站的托管服务商万网致电爱知行办公室,称由于“你们违规大量发布实政新闻,如需开通请和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联系”

此次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要求删除的陈秉中教授公开信,系退休卫生官员、原卫生部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陈秉中教授在2010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前夕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责任官员的举报信。(全文附后)陈秉中教授公开信发布后不久,北京市新闻办公室即几次致电爱知行办公室,要求删除该材料,爱知行研究所坚持要求依法处理,需要对方出示具体法律依据和相关文件,一直得不到北京市新闻办的正面回应。

陈秉中教授文章下载汇总 http://goo.gl/TM0YP

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陈秉中):
Google docs http://goo.gl/QSJzJ
http://www.box.net/shared/tvke1oe7jt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
pdf Google docs http://goo.gl/XIXOm
pdf http://www.box.net/shared/ry2aum1618
word Google docs http://goo.gl/oYRFe
word http://www.box.net/shared/9psnbja3zr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
pdf Google docs http://goo.gl/XHyDR
pdf http://www.box.net/shared/8o8lfcg2au
word Google docs http://goo.gl/G59AB
word http://www.box.net/shared/i1h58ocfjl

===================================================

附:

"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对关闭爱知行网站的通知“

From: qiml
Sent: Tuesday, March 15, 2011 10:55 PM
To: wanyanhai2010@hotmail.com
Subject: 请接收

您好:
您的网站域名:aizhi.net违规大量发布时政新闻
如开通请联系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电话:010-67196628
万网电话:400-600-8500

注: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已经多次来信要求删除此文,但爱知行要求其提供书面意见,一直被拒绝。昨天关闭爱知行网站。请关注!

欢迎大家转发陈秉中致胡锦涛公开信,必须让刑事罪犯承担刑事罪责。

===================================================

欢迎转发:退休卫生官员陈秉中致信胡锦涛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责任官员

退休卫生官员陈秉中致信胡锦涛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责任官员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2010年11月28日发布

受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陈秉中先生委托,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今发布陈秉中先生给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责任官员。参见附件。陈秉中同时委托发布其关于河南艾滋病血祸的文稿、政府文字狱陷害艾滋病工作人员的文稿,参见附件。

==========
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

我的姓名是陈秉中, 男性,现年78岁, 1953年入党。退休前我的职务是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北京医科大学兼职教授。

我曾于今年9月1日以文题是《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向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进行举报,但未被受理。之后我又于今年10月13日仍以文题是《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向胡锦涛总书记、吴邦国委员长、 温家宝总理和贺国强纪委书记四位党和国家领导人进行举报,也未获结果。在两次举报未果的情况下,由于此举事关重大又投诉无门,故只能冒昧地以公开信的形式向总书记直接举报“告御状”了。我本次仍以《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一文再次进行举报。文中所有材料,可以说是查有实据,所言非虚,而且文责自负。

关于《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这一材料,是我经过多年的资料积累潜心撰写而成,原来的目的是分送给相关专家学者和有关媒体,以期引起各有关方面对这一问题的高度关注和求得一个公平公正的结论。现在看来,这样做是很难达到预期的目的,故产生了向总书记进行举报的动机,这可能是我最佳的投诉选择。

我举报的河南省“血浆经济”案件问题的严重性,无论从灾难的规模之大、殃及范围之广、受伤害人数之巨以及灾难造成的深远影响而言,比“毒奶粉事件”和“非典事件(SARS)”都要严重好多倍,而且比我国任何一次矿难和火灾造成的灾害都要严重得多。这一事件导致至少有数万甚至10万以上纯朴农民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有一万多感染者因艾滋病命丧黄泉,是当代令全球最受关切的一起十分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毒奶粉事件”公开处理了,“非典事件”在国内外的压力下也公开处理了,唯独比上述两起事件都严重得多的河南省污血案事件却拖到今天也没有对事件负有罪责和和严重过失的相关人员进行处理,特别是当时先后在河南省主政的两位高官,在没有进行任何问责和司法追究的情况下,竟然平步青云、一路升迁,而且还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这个党和国家的最高决策机构,其中一位竟在党的16、17连续两届的代表大会上当选为政治局常委。这种极不寻常的耐人寻味的景况,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1980年代法国曾发生震惊世界的因为输了被艾滋病毒污染的血液导致数千名患者感染艾滋病毒和数百名患者因艾滋病死亡的事件,但法国司法部门对事件责任者进行了公开判决,时任的法国总理和卫生部长均坐在庭审的被告席上。相比之下,我国河南省污血案事件的严重性,要比法国的污血案严重多了。然而对河南污血案的责任者,特别是目前仍然身居党和国家最高决策层的二位“官高爵显”的官员,不但没有进行任何追究,反而委予重任,这是令人无法理解的。还应值得一提的是,这二位高官从事件发生后就一直采取欺上瞒下的手段隐瞒疫情,欺骗舆论,而且对河南省最早站出来揭露这一事件有“中国抗艾第一人”之称的高耀洁医生百般进行迫害。同时,对站出来不断揭发这一事件的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万延海也百般进行迫害。这就构成了既对河南省污血案负有罪责又压制打击对他们的举报者,可以说是错上加错、双罪叠加,对此,怎么能一味袒护,百般包庇,不了了之?!

关于在河南省发生的骇人听闻被称之为“血浆经济”的污血案事件,发生的背景和事件的严重性,我在《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一文中,以大量事实记述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导致的严重后果。我所揭露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实际情况则远比我所披露的要严重得多。如果我的举报与事实不符,我甘愿以诽谤和诬蔑罪接受审判;如果我的举报属实,那么对河南省污血案事件负有罪责的二位高官应进行公开和公正的审理。在对这一事件进行审理之前应由国家成立调查组对事件进行深入调查,这个调查组内应有病毒学领域中从事艾滋病病毒研究和防治艾滋病的专家以及流行病学专家参加,以确保案件调查和审理的公正性。

疫情就是火情。疫情火情就是命令。及时和真实的疫情报告,是有效揭制疫情发展的关键性因素。疫情报告每拖延一分钟,都有可能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就疫情的重要性而言,瞒报疫情本身就是犯罪,何况疫情瞒报又常常导致重大灾难的发生。对此,任何国家都是零容忍。可是我国一而再三地发生谎报灾情的恶劣事件,并且已成为一些事故责任者欺世盗名的惯用手段而屡禁不绝。河南省这种被称之为 “血浆经济”的骇人听闻的案件,于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就已初露倪端。1992-1993年是“血浆经济”在河南省大发展的“全盛”时期。这样人命关天的严重疫情,河南省当局和我国主流媒体始终没有向全国公开报道和披露,而是一味掩盖,集体“沉默”,而且亦不顾国际机构的警告,因而错失了一次次化险为夷的有利时机,以致酝成极其严重的无法挽回的后果。这种有意隐瞒疫情的真实性而导致一大批生命如花的青壮年农民感染艾滋病严重后果的行为,是绝对不可宽恕的。对于事到如今已欠了近20个年头的“巨额大债”,至今仍然采取官官相护、视而不见的回避态度,让受害者今天仍然走在讨“说法”的漫漫路上,甚至对受害者,特别是对死者连一句致歉的话都没有,这未免有失政治家风度。这样对待重大灾难怎能向国人特别是众多受害者交待?!数万乃至十数万受害者的悲惨命运竟然憾动不了有严重历史污点的一二位高官,还有什么公平公正可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这里岂非成了一句空话。冤有头,债有主,欠帐总是要还的。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获得一个令人信得过的公平、公正、透明的结论,是众多受害者理所当然的司法追求。

我此次举报对我个人来说,因为涉及党和国家决策层两位高官,可以说是是一次风险极大的铤而走险的行动,很容易遭遇“小人”的算计和背后“追杀”,对于这一点我是毫无防范手段的,只能听天由命了。但对于我这个已是风烛残年、朝不保夕、病入膏肓、完全靠药物维持生命的肝癌晚期患者,并已有57年中共党龄的人来说,我宁愿在为公平、正义和捍卫人权的斗争中战死,也不愿靠药物维持生命苟且偷安病死。也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决心为众多因污血案事件的受害者请命,向不诚实守信、很难称得上是正人君子、又身居高位的人挑战,以我的生命为良心作证。这也可以说是我人生走向尽头的最后一次奏疏。不成功,便成仁。

衷心期待我的举报能获得总书记的重视和躬亲,以求迟迟未予审理的河南省污血案能早日划上一个圆满句号,以此告慰在污血案事件中长眠地下的亡灵。

此致敬礼!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原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 陈秉中

原北京医科大学 兼职教授

2010年11月 28日

附件: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

注: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现为中国健康教育中心(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电话:010-88114625  传真:010-88142133
爱知行动  LOVE KNOWLEDGE ACTION
http://www.aizhi.net/
Twitter: @azxing

--
★艾博法律热线(AIBO Law Hotline):15501137876
――为艾滋病受影响人群就业、就医和隐私保护权益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China Youth HIV/AIDS Assembly (CYHAA) 共享网盘:http://oeo.la/I4gf8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A: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B: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C:Contact: Chang Kun 13349108944 changkun2010@gmail.com
 
★:
――艾博维客 AIDS Wiki : http://www.AIDSwiki.org
――艾博聚合(艾滋病博客群
http://www.wanyanhai.org
――China AIDS Email Group with over 2400 members:http://chinaaidsgroup.blogspot.com
――中国艾滋病地图/China AIDS Map:http://www.AIDSmaps.org
――空腹健身运动:http://www.HungerStrikeforAIDS.org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Http://www.changkun.org
★ 凡是挑�、��、非理性、�於情�性、胡�批�和�意�之言�,或是匿名人士之言�,以及所�表意�出�有不雅、粗鄙之文字等,本�件��不予以�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