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3日星期日

【China AIDS:6328】 河南卫生厅官员“爱滋泄密”内幕2009年08月20日 11:04河南卫生厅官员“爱滋泄密”内幕

河南卫生厅官员"爱滋泄密"内幕
2009年08月20日 11:04
 
 

河南卫生厅官员"爱滋泄密"内幕

  1.卫生官员艾滋病信息"泄密"?

  "说句真正的实话吧,马士文的情况还是很糟糕的。"2003年11月2日,马士文的妻子,对通过电话询问马士文出狱后情况的记者说:"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因为这一件事情,把我们全家都毁了。"10月18日,马士文被从关押的监狱释放回到家中。

  马士文是河南省卫生厅疾病控制处的副处长,2003年4月14日,因为涉嫌通过网络向外界透露一份被标有"秘密"字样的文件,被河南警方逮捕。那份文件显示的是2002年7月之前的河南艾滋病的情况。

  2002年11月至12月间,马士文已经因为文件"泄密"而被河南警方调查了一个月,后因证据不足而被释放。

  "泄漏秘密很可能是指去年8月24日寄给爱之行动小组的匿名信,这封信显示了河南艾滋病正在蔓延。"中国著名的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说。河南疾病控制中心的一位马世文的同事在马士文被拘捕期间对记者说:"据我所知,马世文还没有被撤职,他依然是副主任。"这名不愿透露身份的同事说:"他已经承认做了一些错事,或者有些问题,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

  马士文的妻子表示,"泄密"的文件是马士文负责起草的,但还有6到8个人知道报告的内容。"马士文只是被调查,并不是被判刑。"但是,这次被调查却经过了长达半年之久。

  河南省农村的艾滋病疫情大约发生在1990年代初期,当时政府及卫生官员鼓吹农民卖血浆,"要想奔小康,就去卖血浆",以改善生活,许多农民因此被吸引,为了节省成本,该有的卫生措施一概没有,更因为采取"单采"方式,也就是把血抽出后,直接提取血浆,把血液其他部分加些营养液再输回献血者体内,导致很多人的血液混在一起,直接造成中国历史上最严重的血液污染事件。

  有消息来源指出,马士文的被捕与河南省前卫生厅长刘某有关联。刘某曾经担任河南省卫生厅长近10年,当年正是他下令卫生单位集中精力采血浆赚钱,从而让河南卫生单位在卖血热中大赚一笔。甚1993到1994年之间,刘某还率领卖血团到美国,声称河南没有HIV带原者,而且血浆也十分便宜,吸引了美国的生物制药公司前往河南采购廉价的血浆。目前刘某升迁到了河南省人大常委会。

  2.这是一份什么样的文件

  这份署名为"河南省卫生厅"的文件的全称为"关于全省艾滋病工作的汇报",而汇报的对象是中共河南省委,而且是专题汇报。日期是2002年8月。向省委作专题汇报。

  在这份文件中显示:"根据卫生部疫情统计,至2002年6月底,我国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34581例,其中发病1973例,死亡报告963例。据专家估计,目前全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达到85万人,并且正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递增。

  "我省从1995年3月发现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来,至今年6月底,累计发现并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1928例,其中发病335例,死亡238例。专家估计我省艾滋病病毒实际感染人数在3万左右。近年来,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我厅先后组织开展了5次大规模的全省性艾滋病病毒感染状况和5次局部地区的流行病学调查,摸清了我省艾滋病疫情,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主要集中在1995年前后的有偿献血员中。"

  对于中国艾滋病感染人员的数字在2001年11月的北京艾滋病大会上,卫生部已经透露与这份文件中提到的85万基本吻合。而在对河南省艾滋病发病情况的介绍中,文件显示的数字远远低于媒体对河南艾滋病情况的报道和有关人员和部门的调查数字。

  但是,这份文件还是对当年河南的"血浆经济"的相关情况做了介绍,特别是有一个当年的各地有偿献血员情况和他们当中的感染率数字,这份文件写道:"从1995年开始,国家卫生部和省卫生部门多次在全省开展大规模疫情调查。2001年3-6月,由各级政府和卫生部门逐县逐乡逐村对1995年前后有偿献血员进行调查统计和核对,全省1995年前有偿献血员共计18.3万人,其中豫东南驻马店、周口、南阳、信阳、开封、商丘6市有14.8万人。1995年4月,国家预防医学科学院来我省举办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学习班,抽查我省100多家血站1270份血样,最后确证艾滋病感染者81例,其感染率为6.38%;1996年5月,卫生部再次组织对全国有偿献血员进行艾滋病流行病学调查,共抽样36009人,发现艾滋病病毒阳性者278人,阳性率为0.77%,其中,湖北4.2%,安徽2.7%,四川1.75%,辽宁1.48%,广西0.89%,疫情分布在13个省(区、市)。其中我省共计调查1666名有偿献血员,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34例,感染率为2.04%。2000年12月,省政府组织的对上述地区艾滋病疫情抽样调查统计,在7个灶性点调查376名有偿献血员,灶性点村庄有偿献血员感染率最高达48%,最低为16%,平均感染率为32.71%。在14个县对散在有偿献血员调查1262名,感染率为3.01%,其中在信阳市潢川、罗山县调查205名有偿献血员,感染率为0%。调查发现,有偿献血员集中的村庄艾滋病感染者比例较高,分散的有偿献血员感染率较低。"

  "我省有偿献血员艾滋病感染者总数为2.31-3.35万人。按照艾滋病感染传播途径,尽管随著时间的推移,由于1995年后我省采取果断措施,在原有的有偿献血员中,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及发病人数不会有大的改变。"

  在提到因为文楼村而著名的上蔡县的艾滋病情况时,文件显示:2001年6月,上蔡县政府上报有偿献血员3.5万人,重点村庄12个,目前估计上蔡县实际感染艾滋病的人数可能在7000-10000人左右。

  上蔡县全县的人口为100万左右,依此数字推算,全县艾滋病感染率为1%,远远高于全国的万分之八。

  3.艾滋病活动人士曾因此文件入狱

  这份看似标有"秘密"字样的文件其实早已不是秘密,而且是一份多灾多难的文件。自从1999年河南艾滋病情况因为媒体的披露而逐渐被外界所知。但这份文件却因为"秘密"而不一般,在马士文入狱之前的2002年8月24日,也就是文件刚刚出笼没有几天,著名的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在北京被逮捕,罪名是"涉嫌泄露国家机密"。

  记者因为长期关注河南艾滋病和中国艾滋病情况,与万延海经常有来往,在万延海被捕之前的几天里,记者与他曾先后见过几面。

  万延海于1994年在北京成立了北京爱知行动项目,后来去了美国做访问学者,每年来往于美国和北京,为中国的艾滋病情况而奔走。但是,北京爱知行动项目在2002年以前都没有得到官方的批准,万延海只能在狭窄的空间中活动。

  2002年8月25日,记者接到胡佳的电话,胡佳是环保志愿者,自从接触过万延海之后,开始做艾滋病工作。胡佳说与万延海联系不上了。头几天,胡佳联系了万延海认识的北京所有的朋友,但大家都说不知道万延海的去向。随后,胡佳向北京警方报了案。

  几天后,记者和胡佳一起寻找到万延海在北京的租房处,发现他所住的房子屋门完好,透过窗户向里看没有发现万延海。这时,胡佳确信万延海失踪了,媒体开始发布了中国著名的艾滋病活动认识万延海失踪的消息,联合国、海内外多个组织打电话给北京警方关注寻找万延海的情况。

  2002年9月初,新华社发了一则消息,万延海由于通过网络向外界散步河南省的一份关于艾滋病情况的汇报材料,因"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被拘捕了。

  2002年9月20日,也就是这一年的中秋节前夕,万延海在被拘押了27天之后,"免于起诉"而被释放。9月23日,记者在北京见到了从监狱出来的万延海。

  "这是一封匿名的邮件,我根本不知道是谁发给我的邮件,然后我就转发到爱知行动项目的邮件组了。"万延海说,按照习惯他会把不知道来源的邮件删除,而且据信以前肯定收到过来自于这个地址的邮件,但是这次,万延海却打开了,一看却是有关河南艾滋病情况的工作汇报文件,他没有多加思考,就把文件下载到自己的电脑里。

  万延海获释一天后,曾经向前来采访的记者表示,不管自己发生了什么,为艾滋病受害者的斗争都将继续。万延海说,"我所能希望的是,政府对我们的事业有一个更好的理解。"2002年9月底,在北京一家酒店门口,万延海对记者说,他将到政府部门,试图正式登记一个新的非政府机构――北京艾滋病行动健康和教育研究所。他说还不能确信他的劫数已过,不知道政府会不会放他出国。2002年10月8日,北京市工商局通过了万延海的申请,他的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得以成立。

  而在万延海被捕之前,他正准备安排在10月访问美国,并且,"加拿大艾滋病法律网络"刚刚给予了他一项国际人权奖,打算邀请他到蒙特利尔。该机构的执行干事尤尔根斯说,"我们将邀请万延海在不远的将来到蒙特利尔来,更详细说明他的工作,看我们如何能帮助他。"他还说,虽然万延海获释是个好消息,但还需要做很多工作来"处理中国越来越多的艾滋病/病毒和人权危机"。

  4.因透露河南艾滋病情况,马士文不是第一个被处理的卫生人员

  马士文的被捕是河南省卫生厅第一个因为艾滋病问题入狱的官员,但是,因为涉嫌向外界透露河南的艾滋病情况,他并不是河南省卫生系统第一个被处理的人。自从河南艾滋病情况被发现开始,就陆续有人因为"泄密"而受到处分。因为长期采访河南艾滋病问题的原因,记者曾经联系过最早发现河南农村艾滋病问题的王淑平女士。

  王淑平曾经是河南省周口地区(现为周口市)医院临床检验中心负责医生。1995年夏天,她在400多个农村有偿献血员中收集血样,发现这些人的血样艾滋病病毒感染率大约13%。

  王淑平被这个数字震惊了,她根据自己的发现做了一份详细的报告。1995年10月底,她把报告递交给当地卫生局,当时的卫生局长说,全区人民会感谢你的。但是,王淑平随后却受到了迫害。

  随后,王淑平开始注意了这个问题。有一次,她在农村开展肝炎和艾滋病流行病学调查。在商水县一个村庄在1300多人中,除去老人和外出人员,她抽取了900多人的血样,其中卖血者300多人,发现总人口艾滋病病毒感染率20%多,卖血者感染率将近50%。王淑平在与万延海交谈时说,根据王淑平的研究(根据口述),1994年有偿献血员中感染率是百分之零点几。1995年上半年(10月前),上升到大约15%。1995年底、1996年初,正在卖血的感染率60%。

  王淑平的报告和研究后来引起了河南省卫生厅的注意,随后,卫生厅派专家前往周口医院临床检验中心。专家们在检查了王淑平的实验室之后,说实验室不合格,她的调查报告不准发表。1996年11月底,河南省卫生厅一位姓张的领导带领一些专家再次来到周口,召开了周口地区卫生局党组会议,宣布取消临床检验中心。

  中心取消后,王淑平和其他工作人员连工资都没有拿到,并且,地区卫生局不再安排她的工作。王淑平失去工作之后不久,去往美国做访问学者,现在,她供职于美国血液中心。

  5.公众有权知道真实的艾滋病信息

  马士文和万延海"泄密"的这项文件显示,河南卫生部门早在承认河南艾滋病问题之前许多年,他们就知道了艾滋病在河南乡村地区即将爆发的问题,但是并没有告诉公众。

  河南艾滋病疫情的被公开可以说经过了一段极其艰难的过程,记者做为河南艾滋病事件的见证者深为了解其中的情况,并因此亦因为公开疫情而遭到过处分。王淑平之后,又有多人因为这个事件而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理,包括记者遭到的被公开开除。

  2003年11月2日,河南著名的民间艾滋病活动人士高耀洁通过电话告诉记者,她在前几日与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前往河南省永城市,调查当地的村民感染艾滋病情况时,央视的一位女记者被当地政府诬为"假记者",并被戴上刑具押上警车送回了北京。后来这位女记者再次重返河南,并再次调查农民感染艾滋病情况。在多年否认中国有艾滋病流行之后,中国政府只是在最近两年才开始公布有关的病例数字。最近,卫生部的报告说,将近一百万中国人感染艾滋病病毒。即使那些跟中国政府资助的卫生部门合作的人也质疑中国官方的"100万"的数字。北京中国医学科学院的艾滋病研究中心的一位人士说:"我去过不同的省份,包括艾滋病高发区。我知道,感染艾滋病的人大大高于报告的数字,但是,我们没有进行整个地区的检查。因此,我不认为有谁能准确地说出到底中国有多少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现在,很难有人准确说出河南农村因为当年的血污染事件,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我们知道那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高耀洁医生说,据估计有几百万。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曾经在上蔡县等地农村展开过抽样调查,他们得出的数字也是很惊人的,与河南省卫生部门公开的数字相差甚远。

  现在,河南有关方面公开的数字,包括那份被"泄密"的文件提到的数字,首先受到公众的质疑,这些数字被认为"大大缩水了"。公众有权知道真实的信息,如果没有真实的数字告诉公众,公众因为不知情而造成的恐惧就会愈加强烈。"有关艾滋病疫情的数字不应该被视为秘密,不公之与众是对公众的愚弄。"北京一位长期从事流行病研究的专家对记者说。

  "那些真正造成河南艾滋病问题的官员应该被逮捕,并被起诉,而不是所谓涉嫌泄密的马士文等人。那些官员应该负责任。"仍然在为艾滋病问题奔走的胡佳说。(自由发稿,原出处不详)

  【转自国公网www.21Gwy.com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