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1日星期二

【China AIDS:3893】 王德邦:就"老上访户送入精神病院是保障他人权"观点给孙东东教授的公开信

王德邦:就"老上访户送入精神病院是保障他人权"观点给孙东东教授的公开信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weiquanwang_CHRD/t/911f1655a6bc6fcb?hl=zh-CN
==============================================================================

== 1 个,总共有1 ==
日期:2009年3月30日(星期一) 上午7时00分
发件人:123 abc


王德邦:就"老上访户送入精神病院是保障他人权"观点给孙东东教授的公开信

作者:王德邦 文章来源:维权网 更新时间:2009-3-30 22:52:04

http://crd-net.org/Article/fmzj/200903/20090330225204_14577.html

孙东东教授,你好!

看到《中国新闻周刊》上对你关于精神病人强制医疗问题的采访,你提出《把精神病人送
到医院是最大的保障》的观点,尤其你"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
,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的定性,及"
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因为它扰乱社会秩序。他就坚持他的某一个观点,
这个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他们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
价上访。你们可以去调查那些很偏执地上访的人。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
本就没有问题。但是他就没完没了地闹,你怎么和他解释都不成。于是舆论开始关注这些
人的权利是不是得不到保障,这实际上是缺少基本的精神卫生知识。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国
有,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都是令各国政府头痛的问题"的论述,并最终推导出"把他送到
医院就是最大的保障。他危害社会,对他自己也是危害。我们把他关起来进行治疗,促进
他精神康复。这就是保障他的人权"的结论,让我感觉与自己多年来对上访群体的了解情
况不符,因此有几个问题想请孙教授解惑。

其一、你所说的"老上访专业户"是怎么个定义?即以多少年为老?怎么样为专业户?由于
这个概念在你论述中的重要性,我觉得应该有一个相对精确的定义,否则就无法显示科学
的严谨。考虑到上访群体中,尤其最后到北京来上访的人,大多数在三年以上,对于一个
没有严格而科学定义的"老",就有可能最后变成对所有上访者的指称,而现实中各地方政
府的截访者事实上也的确是这么称谓那些上访者的。

其二、在没有精确定义"老上访专业户"的前提下,你居然"负责任地说,不说100%,至少99%
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请问你是如何得出这个"至少99%以上"结论的?这
是完全统计学上的结论,还是归纳推理,或者演绎推理出的结论?显然可以肯定的是至今
没有哪个机构,更没有哪个个人完全精确地统计了中国上访群体,更无法在一个尚无精确
定义"老上访专业户"的前提下来作出这种精确的结论。至于在个别、或有限几个个案基础
上的归纳与演绎,当然也是同样值得质疑的。由此我不得不产生对"至少99%以上"精确判断
的精确度的怀疑。尤其是你进一步得出"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的结论,请问这"至少99%以
上"的"都是"判断,究竟建立在什么事实研究的基础上?你怎么能得出如此精确而肯定的
判断?

其三、"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我想请问一下这个结论是哪个医学机构做
出的?据我查找有关资料这种病也有个轻重缓急,也有个发病与不发病的不同时间的不同
情况,怎么就一个"需要强制"呢?这种显然违背病理常识的论断就是你这个所谓精神病专
家所下的?你紧接着来个原因补述----"因为它扰乱社会秩序",这似乎为武断医理寻求点借
口,问题是"偏执型精神障碍"都是扰乱社会秩序?也就是说都有罪?据我接触到的一些长
达十几年,至二十几年的应该算老的上访人,他们不仅从来没有扰乱过社会秩序,而且所
行都是循法守规,言论也多是有理有据,我实在看不出他们偏执型精神障碍。这些长年上
访的人的确多半倾家荡产,有的甚至家破人亡,然而如果就此就能气候论断为是偏执型精
神障碍,那么你们共产党早期闹革命时,不也绝大多数处于这种情况,依你推论他们全是
偏执型精神障碍者了?

其四、你后面列举的偏执型障碍表现,居然完全指的是上访群体,并说"他反映的问题实
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但是他就没完没了地闹,你怎么和他解释都不成"
。请问这个结论你跟多少上访者调查所得出的?我记得2003年国家信访局局长周占顺接受
《半月谈》杂志采访时指出:"当前群众信访特别是群众集体信访反映的问题中,80%以上
反映的是改革和发展过程中的问题;80%以上有道理或者有一定实际困难和问题应予解决;80%
以上是可以通过各级党委、政府的努力加以解决的;80%以上是基层应该解决也可以解决的
问题。"又据《南方周末》2004年11月4日,关于社科院于建嵘先生对访民一份调查报告的
评论《国内首份信访报告获高层重视》的文章披露:"调查显示,实际上通过上访解决的
问题只有2‰。这些信访方面的权威部门高官与专门从事过这方面调查研究的学者所得出的
结论,怎么与你结论有如此天壤之别?是你对上访群体掌握更多材料,研究更加深入,还
是这些门机构与专业人士更真切地了解上访群体情况?

其五、你对舆论对上访群体权利状况的关注,一概称之为"缺少基本的精神卫生知识",我
想请问中国就是你这一个精神病专家吗?舆论中就没有懂得精神卫生知识者?另外这些舆
论多从社会法制与人权的角度来剖析,那么你是这人权方面的专家吗?舆论关注上访者权
利保障情况,就是缺少基本精神卫生知识?这是一个什么结论?

其六、据我有限的了解,信访制度与上访群体虽不说是中国独一无二的景观,但也是地球
上少数几个人治国家的独特标识,你"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国有,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都
是令各国政府头痛的问题"的结论是如何得出来的?请你列举出这个"任何国家"中的部分
来佐证这个结论?否则这种罔顾事实,无端结论,是否就是强盗逻辑?

其七、由上面这些千疮百孔的言辞与漏洞百出的逻辑,最后你得出了"把他送到医院就是
最大的保障。他危害社会,对他自己也是危害。我们把他关起来进行治疗,促进他精神康
复。这就是保障他的人权"。你这里面对上访者"他"的称谓究竟指了多少人?目前中国的
上访者保守估计在上千万,你认为其中有多少人是你所指称的"他"?而你的"这就是保障
他的人权",你代表谁?代表上访者?保不保障上访都的人权是应该由他们自己说,还是
由你来代表他们说?看着你说出这种话时,你知道我想起了什么?我一下联想到当年法西
斯将犹太人关入集中营时,那好象也有保护犹太人的说辞;佛教在杀死一个人时也名之为"
超度";而印第安人被划定在某个狭小区域时,也被说成是保护区。你这个保障人权实在
让人听来毛骨悚然!

其八、请问这篇访谈是谈精神病者强制治疗问题,还是谈上访群体应该被强制关精神病院
问题?你作为一个自认或被封的精神病专家,原本应该是致力于专业的诊断,怎么对整个
上访群体中无法界定的所为老上访专业户,其实就是泛指整个上访者,都冠以"偏执型精
神障碍",并以病理的名义推出"需要强制",最后结论为"就是保障他的人权"?在通篇的
谈论中你究竟是针对病,还是针对上访群体?也就是你究竟要说明什么?你的含糊不清的"
老上访专业户"是"99%以上"的"偏执型精神障碍","
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 把他送到医院就是最大的保障","
这就是保障他的人权"的论断,目的是否就是为强关上访者到精神病院的提供病理依据?
如此这篇采访文章的题目也许改为"把上访人强制关到精神病院是最大的人权保障"更能表
达你的意思!

其九、无可否认,在一些经年上访的人中,的确存在着某些偏执型精神障碍的情况。然而
对于这种情况我们有几个问题是需要研究的。首先,那些老的上访人中究竟有多大比例的
人存在这种偏执型精神障碍情况?这显然不能只用没有建立在科学调查研究上的99%以上来
概括。其次、这些老上访户中的偏执型精神障碍情况是怎么得的?是他们与生俱来,还是
因为权利受到侵害后在上访中反复受到伤害刺激而造成的?再次,在没有严格科学的研究
,精确的统计下,笼统将老上访户定性为偏执型精神障碍,并由此得出关他到精神病院就
是保障他人权,这会给强势权力集团对弱势上访群体业以存在的打压推波助澜,因此势必
造成更大的人权灾难。对这种情况,作为一个学者是否应该持有起码的一份警惕?

还有诸多的问题,在此我不想一一列举、质证。事实上不管你以什么精神病专家出面,从
你整个言说中,给人的印象很难摆脱为强制剥夺上访者自由提供合理论证的嫌疑。诚如前
面所言,你远没有信访局高官与研究上访的专业人士对上访群体了解,而对一个不了解的
群体进行这种剥夺他们自由权利还名之为保护他们人权的论述,其用心与目的都是值得怀
疑的,后果也是严重的,当然也是稍有理性者能看得清楚的。对于上访者情况,我在此推
荐你读一篇上访群体中自己调查研究的报告《血泪上访路----上访调查报告》与于建嵘写的
一份关于上访群体的报告。也许这些报告能给你真实了解中国信访制度与上访群体提供些
帮助。

最后,我不得不感叹,在这个价值标准被颠覆的时代,许多自诩为学人的人事实却充当着
学人之外的角色,扮演起为权力捉刀的身份,以致为嗟来食者歌,替嗟来食者颂,完全弃
绝了学人应该保持的良知与道义,也抛却了学理应有的事实与逻辑,这是一个时代的耻辱
,也必将祸及子孙后人。我希望孙先生这番关于老上访者是偏执型精神障碍,关押就是保
护他人权的论调,是由于缺乏对上访者的应有了解,而不是其他原因所致。

以上疑惑与质证,请孙东东先生解惑拔疑,为盼!

顺致:

教安!

王德邦

2009年3月30日

孙东东:把精神病人送到医院是最大的保障

关于精神病人是否应该被强制住院,争论已久。在记者采访多位专家的过程中发现,在精
神病学界和法学界,对精神病人的权利问题存在较大的争议。精神病学界认为,精神病患
者不能正确表达自己的意识,因此强制住院是保护他们的一种手段。而法学界专家认为,
强制医疗剥夺了患者的人身自由,应该慎用。

孙东东,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主任,主要从事精神病学方面的司法鉴定,他每年要给不少
死刑犯人做司法精神病的鉴定。

刘白驹,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副研究员,主要从事科研管理和法学研究工作。在精神障
碍者犯罪问题研究方面,著有《论精神疾病患者的刑事责任能力》。

有相当多的精神病人,只要不涉及精神症状,别的都正常。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
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

文/王婧

中国新闻周刊:在对精神病人的治疗中,强制医疗适用于哪些精神病人?适用面有多大?

孙东东:精神病人的非自愿住院,广义的讲都可称为强制医疗。严格地讲,强制住院仅限
于他实施危害行为,经过法定鉴定程序,认定他不负刑事责任。对这一部分人应该要进行
监护医疗。现在的精神病人基本上都属于非自愿住院,即使国外法律上写的是自愿住院,
但那实际上也是一句空话。因为精神病人他自己不承认自己有病,不可能自己到医院看病
去。他要是自己能去医院看病,那就不是重症精神病了。


中国新闻周刊:近几年发生了很多起正常人被强制住进精神病院的案例,比如最近邹宜均
的案子又有了新进展,她因为受到刺激,从精神病院出院之后就出家了。对这些案子你持
怎样的态度?

孙东东:邹宜均这个案子的具体情况我不了解,不好妄加评论。在现实生活中,如果家属
认为自己的亲人行为不正常,比较怪异,不能够正常生活,认为他精神有问题,把他送到
精神病院去诊治,这有什么不对的呢?这和把一个阑尾炎患者送到医院做手术有何不同?
!如果家属不送,政府也不送,精神病人就流落街头了。这是在维护精神病人的权益吗?

中国新闻周刊:但这些人看上去很正常,包括一些上访者。他们不像是精神病患者,思维
也很清晰。将这些人强制送到精神病院去,合适吗?

孙东东:这是因为大家对精神病有误解。大家认为那种疯打疯闹蓬头垢面的,才是精神病
。但实际上有相当多的精神病人,只要不涉及精神症状,别的都正常。对那些老上访专业
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

中国新闻周刊:这部分人需要强制吗?

孙东东: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因为它扰乱社会秩序。他就坚持他的某一
个观点,这个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他们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
惜一切代价上访。你们可以去调查那些很偏执地上访的人。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
,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但是他就没完没了地闹,你怎么和他解释都不成。于是舆论开始
关注这些人的权利是不是得不到保障,这实际上是缺少基本的精神卫生知识。这种情况不
仅在中国有,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都是令各国政府头痛的问题。

比如在陕西发生的一个案例。一个老年妇女,她从上个世纪60年代就开始上访。因为她丈
夫在矿上工作,得肺癌去世。她认定他丈夫是工伤。劳动部门等都鉴定过她丈夫是自然疾
病死亡。但她不信,反复上访反复闹,一直从上个世纪60年代闹到这个世纪初。

最后单位和她女儿实在没办法,把她送到当地精神卫生中心,诊断为偏执性精神障碍。住
了38天院。她在广东打工的儿子不认可,把她接回来,然后两个人一起,把医院、单位、
女儿都告上法庭。最后法院判决单位、医院有过错。这是典型的法官因缺乏精神病学方面
的常识,制造了一起冤案,绝对是冤案。类似这样的案例在其他省也发生过。并导致了严
重的后果。

中国新闻周刊:在现实中我们看到,除去公安系统的精神病院收留强制医疗的精神病人以
外,民政系统和卫生系统的精神病院也在收留强制医疗的精神病人。

孙东东:公安系统有专门的精神病医院。严格来说,公安系统的精神病院是专门用来收治
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的,而卫生系统和民政系统的精神病院是不能收强制治疗的病人的。

公安机关收治这些精神病人进行强制医疗,只有公安机关能介入,其他机构和组织都不能
够介入,这是《刑法》授权的行为。

但如果当地没有公安系统的精神病院,卫生系统的就只能接收了。只要政府批准,精神病
院收强制医疗的病人,这是没有问题的,有法律的授权。现在全国公安机关的精神病院只
有23个,公安机关收留需要强制治疗的精神病人,但当地公安机关没有精神病院,那当然
就只能送到卫生系统或者民政系统的精神病院去了,因为不能让这些人流落街头,制造新
的危害。

中国新闻周刊:对这些需要强制医疗的精神病人,他的人权如何保障?

孙东东:把他送到医院就是最大的保障。他危害社会,对他自己也是危害。我们把他关起
来进行治疗,促进他精神康复。这就是保障他的人权。 ★


--~--~---------~--~----~------------~-------~--~----~
★★关宝英,不容你把官场蠹毒之气弥散民间社区,请引咎辞职,扼住以项目资金挟持非政府组织的邪恶之风,维护草根NGO的尊严、维护全球基金的尊严!!!
https://sites.google.com/site/guanbaoyingcizhi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China AIDS:3892】 三百余位公民驳北大教授"老访民99%是精神病"的公开信

三百余位公民驳北大教授"老访民99%是精神病"的公开信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minshengguanchagroups1/t/51771342bc79e104?hl=en
==============================================================================

== 1 of 1 ==
Date: Mon, Mar 30 2009 9:48 am
From: 民生观察 


孙东东先生,在2009年3月23日出版的第412期《中国新闻周刊》中,有一篇名为《孙东东
:把精神病人送到医院是最大的保障》的文章(
http://www.chinanewsweek.com.cn/news/2009/2009-03-27/231.shtml
),在该文中,您公开讲"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
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因为它扰
乱社会秩序。他就坚持他的某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他们为了实现
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你们可以去调查那些很偏执地上访的人
。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



看到你在媒体上公然这样讲,我们感到非常震惊,我们首先想问你,你"负责任"地说老上
访户99%
以上精神有问题,这一个结论你是如何得出来的?你作过专门的调查研究吗?国内有相关
公开的学术成果吗?你的结论中提到99%
这一精确数字,想必你是掌握了其它许多相关精确数据,请问你接触、调查过多少访民?
你能说清楚"老上访专业户"的标准和定义吗?你如果没有掌握这些准确的数据和标准就得
出上述结论,我们只能说你是极其不负责的,这样显然有违你北大教授和精神病学专家的
身份和声誉。



中国国家信访局局长周占顺曾说80%的上访者是有理的,可你却说访民"反映的问题实际上
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你这样说不是在说99%
的访民都是在无理取闹吗?"人无冤屈不上访",访民们长年累月地上访,不就是因为自身
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犯得不到有效维护才上访吗?你凭什么说访民问题解决了还在上访?
有谁问题解决了还会劳神费力、冒着被关"法教班"被劳教的风险去上访?就连中国官方也
承认,是涉法涉诉、官员乱权、企业改制、征地拆迁、三农问题、环境污染等方面存在大
量侵权现象才造成了老百姓的不断上访,这不是再次说明了民众上访绝大部分是有理的吗
?你在得出你上述荒谬的结论之前,考虑了这些造成上访潮的社会背景和制度性因素吗?



你还说访民们就是坚持他的某一个观点,坚持他的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我们要说
的是访民们不仅仅是坚持某一个观点,访民们坚持的是本属于自己的权益和利益,就是要
讨一个公道和说法,怎么坚持讨公道就成了"妄想症状"呢?如果从精神病学的角度看,坚
持某一个观点就是妄想症状,那么应该如何解释您坚持认为上访者精神有问题和扰乱社会
秩序的事实?您是不是也有妄想症状?




孙先生,从你的回答中我们还清楚地看到了你这样一个观点,访民上访尤其是老访民上访
就是"扰乱社会秩序"。中国现在访民很多,上访次数也很频繁。如果真如你所说,中国,
至少在北京,不乱了吗?如果是这样国家为什么还要设立专门的信访机构(尽管这样的信
访机构不一定起多大作用)来专门接受访民的投诉。事实恰恰与你所说的相反,广大访民
在上访的过程中,绝大部分是遵纪守法的,他们采取的方式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真
正违法、破坏社会秩序的是那些暴力截访者。我们认为,你致所以得出上述结论,是因为
你和一些官员一样,存在着"上访就是闹事""聚众就是闹事"这一根深蒂固的思想和观点。



你说老访民们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偏执型精神障碍都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也就是你认
为老访民们都应强制关进精神病院。将一个正常人关进精神病院首先就剥夺了公民的人身
自由,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处罚。同时,一个人一旦有进入精神病院的经
历,他一辈子就要背负是"精神病"的压力,你说这样的行为能够随意、想当然强制为之吗
?当你公开这样讲时,我们想问问你的人权意识和法制观念何在?人一旦被关进精神病院
,他就要被强制吃药,同时还要面对电击等酷刑折磨,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你不觉得你的主
张太残暴了吗?



鉴于上述情况,我们要求孙先生就你上述说法公开澄清,你必须立即公开纠正自已错误、
不负责任的观点和说法,向广大访民和读者致歉,回到严谨治学上来。



我们也呼吁并要求《中国新闻周刊》就刊载孙东东先生这一文章作出说明。





                                                      发起、撰稿:民生观察工作室2009-3-30

附三百三十二人签名名单(排名不分先后)



刘飞跃(民生观察工作室)



果实(邹宜均,精神病院受害者,她被关精神病院案近期得到国内主流媒体广泛报道)



妙觉(长期关注精神迫害等问题)



中国投诉网创办人朱新民



武汉访民:陈明光  王桂兰  程雪   胡国红(精神病院受害者) 张洁云 何艳梅  王家国    朱汉珍   高新
张洁 吴桂娥  王天荡   高作康
胡德宇  代建华  王书明  李继良 胡丽 李家义 甘引娣    张建明   邹桂兰(精神病院受害者)  胡新建  黄
德彩    夏平安 李亚红
戴幼萍  张淑华    张萍萍  代芳   代冬芝  张兆惠   靳光明 卢桃生   李翠娥   魏秀枝   魏开鹏  魏开怀  周新宝  陈
明乐
周新容 高红莲   刘翠莲(精神病院受害者)  王春贞(精神病院受害者)   邹厚珍(精神病院受
害者) 秦新安     宋利平  李文佑 王新华 张福英
杨春秀(精神病院受害者 ) 江汉生(精神病院受害者 )陈小宝 张洁云 夏翠兰  胡为榜  徐佑玉 
高仕平  张光丁 张早香 顾春荣 张秀芳  易卫红
王桂华 肖昌海 黄幼兰 易娟杨素群 候兰英 郑秀贞 黄文豪 刘艳青 王赞 孙明明 孙小环 魏汉桥 杨正
敏  陈翠华 晏由美  张新炎  朱邦英  罗忠
沈汉才



上海访民:吴长英 陈晓 程良军 鞠明 张秋龙 周福妹 张美贞 陆凤贞 颜永敏 裴海涛 张民强 吴美丽
周泉 陈庆安 金婉珍 陈万凤 林杏苹 沈春英
李凤定 李月琴 宗龙星 丘培国 施宝兰 朱赉珍 范诗铭 李荣贯   范桂娟   吴益平     朱桂和    蔡晓红    李俊   金
月花
刘平英  周敏文  段春芳 张英   丁菊英   朱金娣   蔡文君    曹义宝  卫玉华   周坤    申琴芳     丁芬玲    谢金华
桂丽萍    袁新菊   董国菁 陈启勇 沈佩兰 刘新娟(精神病院受害者 )  毛恒凤(精神病院受害者 )
陈建芳 沈兰珍 冯明 崔福芳   常雄发
毕啸波   赵汉祥   孙建敏   马亚莲    刘义良   顾全根   李惠芳 王丽卿  何茂珍  杨玲妹  顾学群 韩忠明   童莉雅  
吴党英
李彩娣 田宝成   张翠萍   周锦洪    张志勇   管君丽   周春荣   张德如  王水珍 朱黎兵



北京访民:周莉 李金平,曹顺利,吴田丽,李立荣,张宏斌,付来金,郭志强,李爱燕,
李桂芬,马连福,孟小冬,王建平,王永成,岳启龙,张威 胡光 巨童林
李贵荪 张明 李学会 张宏彬 李爱燕  董继勤 张振新 刘仲桃 李素玲 吉文牌  张连喜   张江红 李兰英

唐生贵 高玉清 王桂花 李小娜  张书英



河北保定北刘阁庄失地农民:岳国山 李志国 岳坏子 岳二雪 刑长友 岳建中 王兰 董胜 袁申 袁长
水 郑玉双 王连辆 李长生 崇增尔 崇双尔 魏承芳 刘海
刘江 刘水 任红建 王喜瑞 种金良 孙会珍 张春梅 李娟 刘兰茹 张连娣 芦宝月 李新国 王桂亭 魏福会
王宝芬 刘增发



重庆长途汽车集团下岗职工:叶敏 陈贵方 胡鹏 胡朝亮 杨伟 杨惠 张梅  张建兰  夏雪 张小红  陈德
禄 彭敏 周斌 龙中梅 袁影 饶仁琼  杨向东
胡玲 唐自珍  唐建华 刘强



退伍军人:新疆喀什周友军  坚韧(13701199936  邮箱:
hmzhang070608@126.com

长沙王光、昆明须莹、方恨少(
80505275@qq.com)烟台房树梅 快乐心情(宁)(122532194)
河北省涿州中石油东方公司:苏新华、王玉明、赵志刚 随便 <
lnfxccy@qq.com>  河南省安阳市岑
新东 山东烟台曲世涛 四川严勤 安徽方浩
企业军转干部方志顺

丁德远 夏根林 任桂达 刘桂生 舒进 赵月桂 魏有森 张正康



未获安置的转业兵:孙彦良 王志纯 王邦国  何靖飞 王昊天 张 羽 廖永强 杨清辉  孙志军 魏平安 张
莉 曾 强



各地访民:宋德保(山东) 郭红(沙市) 许国会(湖北省枝城) 罗兴汉(麻城)  杨培生(内蒙巴彦淖尔市 )  刘晨  (
内蒙巴彦淖尔市 )  周福庸
(内蒙巴彦淖尔市 )  江苏刘萍 浙江兰光亮 浙江吕爱銮 浙江张爱月 云南李忠英 浙江陈秀平 长春杨
一美 宁夏娄东红

吉林王淑文 吉林雀玉芳 李桂芝(湖北随州市)   李坤德(四川)   重庆访民胡孝珍

各地被辞退民办教师:王登朝 杨华英 王德贵 陈明喜 王世勇 陈四先 宋继诰 臧荣欣 高永卿 卢孝
观 李增义 孔令喜 刘 虹 沈京城 廖全文 徐红 炳秀娜
唐焕群

注:本期三百多个签名是是在2009年3月30日下午至晚间完成的,本信将寄北大孙东东教授
收。
由于各地访民参与热情高,本活动开放征集签名邮箱,有意签名者请发:

*msgch21@gmail.com  msgch22@gmail.com*

--~--~---------~--~----~------------~-------~--~----~
★★关宝英,不容你把官场蠹毒之气弥散民间社区,请引咎辞职,扼住以项目资金挟持非政府组织的邪恶之风,维护草根NGO的尊严、维护全球基金的尊严!!!
https://sites.google.com/site/guanbaoyingcizhi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China AIDS:3891】 南方都市报今日发表文章 向孙东东教授问责

■春秋小议 之 鄢烈山专栏
孙东东也该被问责
 孙东东,我原本没有留意他是何许人。这些天网上流传的他的语录真是太“雷人”,我便记住了这个大名。
 他斩钉截铁地说:“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他们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你们可以去调查那些很偏执地上访的人。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把他(们)送到医院就是(对他们人权的)最大的保障。”
 我怕是网民断章取义,查看了原文。3月23日出版的《中国新闻周刊》封面专题系列报道《谁被送进精神病院》,其中孙东东答记者问的标题是《把精神病人送到医院是最大的保障》。单看孙东东文章的标题,他的话完全正确,是不应该让精神病人流落街头或锁在家里;问题是谁来认定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人确是精神病患者?这些年已有不少新闻案例,表明我们的社会上存在着这样的事:亲属间出现尖锐的家庭矛盾,便将亲人送进精神病院——记者对孙东东采访的事由,就是正在审理的深圳女子邹宜均控诉因遗产继承等纠纷被母亲兄姐强送精神病院一案;或者公民因为上访讨公道而被有关单位送进精神病院——在“谷歌”输入“精神病 上访”可得8200条,有许多案例。所以,在《中国新闻周刊》这个系列报道中,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精神障碍者犯罪问题方面专家、副研究员刘白驹,与孙东东的观点针锋相对,他说“拒绝接受治疗者”恰恰可能是精神正常。邹宜均在朋友帮助下逃出精神病院后出家为尼,她发愿要搞公益诉讼,制止这种利用精神病强制治疗手段侵犯人权的现象。我见过她,也接到过她求助的电话和电邮,感觉她的精神完全正常(全案可参见3月18日《南方周末》等广东媒体报道)。
 读孙东东的答记者问,我骇然于他把“不惜一切代价上访”的“偏执”都定性为精神病。我承认当今社会有这样一些上访讨公道的人,思维的确很“偏执”。多年来我常收到要求伸冤告状的材料,无能为力之际也会想,这些人何不“退一步海阔天空”呢?但转念一想,觉得这样的人也许才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不信“忍字诀”,不是将利害得失的计较放在首位,而是对公平正义咬定青山不放松,他们宁折不弯的精神正是我们的社会所缺乏的崇高品性。我们知道,“秋菊”就是这种偏执型的人,俗话叫“一根筋”;我们知道,这些年有不少案例是亲属遇难,犯罪人家属愿出巨款私了,但他们不为所动,哪怕告状和上访阻力重重,也一心要将罪犯绳之以法,他们的这种“偏执”正是社会走向法治的希望……
 ——孙东东居然将上访者的“偏执”都定性为精神病,他是不是也很偏执?可他居然是精神病学专家,而且是这方面国家级的权威: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主任,主任医师,国家卫生部专家委员!
 再说,法学常识告诉我们,现代司法为了保障人权,奉行“无罪推定”的原则,没有按照合法程序取得的证据无效,未经合法程序审判之前,犯罪嫌疑人应视为无罪的公民,这也就是说宁纵不枉。正如公共医学学者卓小勤说,“没有相关法律约束医院,这样的话,我们每个公民都有可能被强制送到医院。”这是很可怕的。所以,今年“两会”期间,吴邦国委员长称今年计划安排的立法项目包括精神卫生法。人们期待通过这项立法保护精神病患者的合法权益,同时消除收治制度中存在的安全隐患,使正常人免于“强制收治”的恐惧。但孙东东答记者问却说:“如果家属认为自己的亲人行为不正常,比较怪异,不能够正常生活,认为他精神有问题,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诊治,这有什么不对的呢?这和把一个阑尾炎患者送到医院做手术有何不同?”他回避不谈或认为不需理会谁来认定被送人是否真有精神病的程序约束,等于是说偶有“误送”“误收”也不必当回事。按照他的观点,这回邹宜均案的法官也不必重点审查强制收治的动机和程序了。
 ——孙东东具备一个有法学常识和人权保护观念的现代人的正常思维吗?可是,他却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据网上资料他还是央视节目主持人,常到全国搞司法鉴定,常就公共问题发表意见。这倒应了一本译著的书名:《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写了这么长,还没有说到为何要对孙东东问责。请看他去年9月12日以卫生部专家组成员、卫生法学专家的身份,接受新浪网的访谈,就三鹿事件说了些什么(http://news.sina.com.cn/c/2008-09-12/165316282128.shtml)吧!
 孙东东:“目前我们国家市场销售的奶粉绝大多数保险,三鹿的这次事件应该是意外事件,偶发的,不属于群发事件,所以我想大家也不用过于担心。”
 孙东东:“从目前来看政府处理这个问题上没有什么疏漏,发现问题以后及时调查了解,然后确认以后立刻公告,责成企业,企业这次也很主动,他去召回,主动承担责任。所以从目前政府监控来讲,发现这个问题以后,没有发现有什么严重的疏漏。”
 孙东东:“我想大家关注很正常,我们社会需要有责任感的人,但是有时候媒体、网友关注的偏,偏在也走得极端,上来先想怎么索赔。我觉得首先应该先找原因。另外一个没有必要去给有关部门找麻烦,你现在麻烦找得越多,越去质疑什么的,可能越不利于事情的解决。”
 三鹿事件的发展与孙东东的“导向”完全不一样,这已不用多说。三鹿公司已破产,负责人正接受审判;本月20日,中纪委监察部表示,对8名在三鹿奶粉事件中负有重要责任的党政官员作出处理,其中1人为副部级、7人为厅局级干部,涉及质检总局、农业部、卫生部、工商总局和食品药品监管局。这是三鹿事件第三批被问责的党政官员。
 那么,孙东东这样利用自己的卫生部专家身份对公众发言,隐瞒事件的严重性,有意欺骗公众或至少是极不负责地信口开河的人,难道不也应该追究责任,惩前毖后吗?起码应当剥夺他这种部聘专家的公务身份,不让他再狐假虎威哄人吧?
    (作者系杂文家)

2009/3/31 WanYanhai <wanyanhai@hotmail.com>
建议不在公共邮件组里说反话或反讽的话。大家来自不同背景,理解力和阅读时间有限,建议说大白话,把自己的意见告诉大家就可以。
 
万延海
 

From: 樊静
Sent: Tuesday, March 31, 2009 2:34 AM
Subject: 【China AIDS:3888】 Re: 致北京大学孙东东教授:关于上访“专业户”99%精神有问题的说法

观点1,比较激进,请大家海涵:
 
    记得古代有一个寓言,讲的是:
    有一个王国,只有两口井,一口在王宫以外,一口在王宫内。人喝了王宫外那口井的井水,就会发狂。国王只喝自己王宫内的井水,所以没有发狂。喝了狂泉的国民们,看到国王的行为举止跟自己不一样,觉得国王发狂了。于是便相约来到王宫为国王“治疗”发狂的疾病。经过各种古怪的折磨,国王终于支撑不住。喝了狂泉的水,于是“举国皆狂”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1、精神病人都不会认为自己是精神病人,所以一个自然人是否有精神疾患需要由另外的自然人来判断。
 
2、假如一位自然人经常性地煞有介事地对其他自然人是否有精神疾患作出“判断”,他就将具有一定的“判断权”而成为“判断者”。
 
3、假如这位具有“判断权”的自然人本身有精神疾患,他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人,而跟他不一样的自然人都将被他“判断”为“精神有问题”。
 
    所以才会有个别“判断者”在非经切实调查研究的情况下,作出“负责任”的“判断”。
 
以上
 
 
 
观点2,依然很激进:
 
    不排除那位“判断者”的“负责任”的“判断”切实准确,确实有99%的上访专业户精神有问题。那么大家其实应该考虑的是,这些“精神问题”因为什么而产生。假如各种社会问题都是简单地由于“精神问题”造成的话。那么我们切实忠诚尊敬和爱戴的党和国家,完全不需要任何政府机关,只需要设立一个完备的“精神问题”处理系统。这个社会也不再需要国家了,因为只要把有“精神问题”的那“99%”直接关起来便“天下太平”了。全球经济危机的解决又何必要G20呢?不外乎都是“精神问题”造成的,全部关起来,简单,直接,省事。
 
以上
 
 
观点3,比较歹毒
 
    我们对于孙先生的观点,首先应当仔细甄别。究竟孙先生在阐释“上访”和“精神有问题”两者之间的关系时,孰因孰果
 
    假如孙先生认为“精神有问题”是成为“上访专业户”,那么我们不得不认为孙先生有明显的“偏执”倾向,比较质疑孙先生“精神病权威的权威性。或者孙先生作为一个医学生大学时期根本没读过《医学统计学》这本书,比较质疑孙先生的大学毕业证和“教授”职称的来历。因为孙先生并没有就“上访专业户”跟“精神有问题”之间的关系进行严谨的科学调查与分析。虽然是“精神病权威”,假如要作出那样的判断,也应该有一个“调查报告”、数据统计、乃至对二者关联性进行统计学分析吧,正相关?负相关?零相关?由于考虑到二者的时间关联,至少应该作前瞻性的统计学调查,根据流行病学规律,这样的调查必须得要持续时间足够长到看得出相互影响效果。没有数据说话的判断,并不是严格的“流行病学调查报告”。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他的判断将是不具有任何效力的判断
    假如孙先生认为“上访”是导致出现“精神问题”的,我们不得不认为孙先生作为“精神病权威超越了自己的学术领域,关注起社会问题来了。这样的言论和判断,孙先生只应该以“普通公民”的身份来完成表达。同时由于孙先生没有社会学相关研究经验,我们可以认为他的判断将是不具有任何效力的判断
 
总之,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我们的公民是享有言论自由权的。虽然孙先生的言论砸了自己作为“专家”或者“权威”招牌,我们还是应该感谢他作为一位“普通公民”对于各种社会问题的关注
 
为此,我们不得不向孙先生表示崇高的敬意!
敬意于孙先生放弃自己“北大精神病权威”的身份和地位,身体力行地捍卫了法律赋予每位普通公民的神圣权力。
 
以上

From: WanYanhai
Sent: Saturday, March 28, 2009 11:29 AM
Subject: 【China AIDS:3878】 致北京大学孙东东教授:关于上访“专业户”99%精神有问题的说法

致北大孙东东教授的一封信

万延海 2009年3月28日发布

 

孙东东教授:

您好!

我是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自九十年代初来,我和所在的机构一直从事艾滋病防治和有关的政策倡导工作。

我们注意到,您日前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时发表了一系列高见,并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近几年,我们也在艾滋病相关的上访群体中开展了一系列工作。因此,我想与您探讨一下有关问题。

您提到"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他就坚持他的某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作为一名精神病专家,您提出这些观点的时候,一定是有着科学依据的。您提出"至少99%"这么精确的数字,看上去您对自己的观点很自信,那么请问您有何科学依据?是一些公开的学术成果还是您自己的调研成果呢?您所谓的"负责任地"是什么意思?请问您如何对这些观点负责?

"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因为它扰乱社会秩序"。请问您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呢?我们工作中所接触到的上访者,都是采取了直接前往信访部门递交信件等合法、非暴力的方式,您认为他们是如何扰乱社会秩序的?他们扰乱了谁的秩序?

您也提到"他们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但是他就没完没了地闹,你怎么和他解释都不成"。就这一点而言,您是否亲自调查过上访者们所反应的问题呢?

至少就我们目前工作中遇到的问题而言,艾滋病上访者所反映的问题确实存在着。例如,中原地区因采血和输血而导致艾滋病高流行的情况是众所周知的,河南很多因采血和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的人根本无法通过诉讼等法律途径解决其权益问题,他们只好通过逐级上访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希望中央领导人能听到他们的呼声并解决他们健康权利遭到侵害的问题。但是,他们并不如您所说的是在"没完没了地闹",他们是在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作为一名法学院的教授,您应该清楚"维权"和"闹"之间的区别吧?

您还提到:"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国有,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都是令各国政府头痛的问题"。就采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而言,目前还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如果"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这种问题,请您明示一些例子,好让我们以及中原地区的感染者们参考。

您是一个精神病学家,既然您对上访者这么了解,那么您也一定能为解决他们的精神问题提供医学指导。那么你能给上访者们开具什么样的处方呢?如果一定要从精神病学的角度分析,您在治疗上访者的时候一定会探寻其病因,那么您能不能告诉我们:中国产生这么多"偏执型精神障碍"的上访者的源头在哪里?是谁造成了这种局面?

如果从精神病学的角度看,坚持某一个观点就是妄想症状,那么应该如何解释您坚持认为上访者精神有问题和扰乱社会秩序的事实?您是不是也有妄想症状?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确实发现很多因采供血感染艾滋病病毒人士出现精神卫生问题。这些问题,一部分来自疾病的打击;一部分来自于法律不公,感染者无法通过法院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在河南省,艾滋病感染者到法院立案基本被拒绝;一部分来自于上访过程中受到当地政府的截访和迫害,包括监禁和软禁在家。上访者(包括非感染者上访)可能被送往精神病院,强制接受诊治,也给上访者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创伤,产生和加剧了上访者的精神健康问题。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长期关注感染者上访问题,参见下列网址:

上海50多名血友病人家属公开致信市长:请求对去年9.28上访作出公正处理,http://www.aizhi.net/index.asp?action=article_Show&ArticleID=834

可疑物质用于阻止艾滋病人上访,11人被关押,http://www.aizhi.net/index.asp?action=article_Show&ArticleID=892

无辜受害者"的"蒙冤入狱"记----会见输血感染HIV受害者李喜阁女士有感http://www.aizhi.net/index.asp?action=article_Show&ArticleID=706

2008年夏天,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对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人士的上访进行了调查,出版报告一份,参见附件。

以上就此问题与您商榷,期盼得到您的答复!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  万延海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 北京大学法学院   孙东东教授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
AI Xiaoming
Professor of Chinese
Department of Chinese
Director of Sex/Gender Education Forum
Sun Yat-sen University
Guangzhou, Guangdong
P.R.China, 510275
Tel: 020-84035157(H),84115129(O)
13556051110(M)
Email: xiaomai05@gmail.com

--~--~---------~--~----~------------~-------~--~----~
★★关宝英,不容你把官场蠹毒之气弥散民间社区,请引咎辞职,扼住以项目资金挟持非政府组织的邪恶之风,维护草根NGO的尊严、维护全球基金的尊严!!!
https://sites.google.com/site/guanbaoyingcizhi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China AIDS:3890】 Re: 致北京大学孙东东教授:关于上访“专业户”99%精神有问题的说法

建议不在公共邮件组里说反话或反讽的话。大家来自不同背景,理解力和阅读时间有限,建议说大白话,把自己的意见告诉大家就可以。
 
万延海
 

From: 樊静
Sent: Tuesday, March 31, 2009 2:34 AM
Subject: 【China AIDS:3888】 Re: 致北京大学孙东东教授:关于上访"专业户"99%精神有问题的说法

观点1,比较激进,请大家海涵:
 
    记得古代有一个寓言,讲的是:
    有一个王国,只有两口井,一口在王宫以外,一口在王宫内。人喝了王宫外那口井的井水,就会发狂。国王只喝自己王宫内的井水,所以没有发狂。喝了狂泉的国民们,看到国王的行为举止跟自己不一样,觉得国王发狂了。于是便相约来到王宫为国王"治疗"发狂的疾病。经过各种古怪的折磨,国王终于支撑不住。喝了狂泉的水,于是"举国皆狂"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1、精神病人都不会认为自己是精神病人,所以一个自然人是否有精神疾患需要由另外的自然人来判断。
 
2、假如一位自然人经常性地煞有介事地对其他自然人是否有精神疾患作出"判断",他就将具有一定的"判断权"而成为"判断者"。
 
3、假如这位具有"判断权"的自然人本身有精神疾患,他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人,而跟他不一样的自然人都将被他"判断"为"精神有问题"。
 
    所以才会有个别"判断者"在非经切实调查研究的情况下,作出"负责任"的"判断"。
 
以上
 
 
 
观点2,依然很激进:
 
    不排除那位"判断者"的"负责任"的"判断"切实准确,确实有99%的上访专业户精神有问题。那么大家其实应该考虑的是,这些"精神问题"因为什么而产生。假如各种社会问题都是简单地由于"精神问题"造成的话。那么我们切实忠诚尊敬和爱戴的党和国家,完全不需要任何政府机关,只需要设立一个完备的"精神问题"处理系统。这个社会也不再需要国家了,因为只要把有"精神问题"的那"99%"直接关起来便"天下太平"了。全球经济危机的解决又何必要G20呢?不外乎都是"精神问题"造成的,全部关起来,简单,直接,省事。
 
以上
 
 
观点3,比较歹毒
 
    我们对于孙先生的观点,首先应当仔细甄别。究竟孙先生在阐释"上访"和"精神有问题"两者之间的关系时,孰因孰果
 
    假如孙先生认为"精神有问题"是成为"上访专业户",那么我们不得不认为孙先生有明显的"偏执"倾向,比较质疑孙先生"精神病权威"的权威性。或者孙先生作为一个医学生大学时期根本没读过《医学统计学》这本书,比较质疑孙先生的大学毕业证和"教授"职称的来历。因为孙先生并没有就"上访专业户"跟"精神有问题"之间的关系进行严谨的科学调查与分析。虽然是"精神病权威",假如要作出那样的判断,也应该有一个"调查报告"、数据统计、乃至对二者关联性进行统计学分析吧,正相关?负相关?零相关?由于考虑到二者的时间关联,至少应该作前瞻性的统计学调查,根据流行病学规律,这样的调查必须得要持续时间足够长到看得出相互影响效果。没有数据说话的判断,并不是严格的"流行病学调查报告"。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他的判断将是不具有任何效力的判断
    假如孙先生认为"上访"是导致出现"精神问题"的,我们不得不认为孙先生作为"精神病权威"超越了自己的学术领域,关注起社会问题来了。这样的言论和判断,孙先生只应该以"普通公民"的身份来完成表达。同时由于孙先生没有社会学相关研究经验,我们可以认为他的判断将是不具有任何效力的判断
 
总之,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我们的公民是享有言论自由权的。虽然孙先生的言论砸了自己作为"专家"或者"权威"招牌,我们还是应该感谢他作为一位"普通公民"对于各种社会问题的关注
 
为此,我们不得不向孙先生表示崇高的敬意!
敬意于孙先生放弃自己"北大精神病权威"的身份和地位,身体力行地捍卫了法律赋予每位普通公民的神圣权力。
 
以上

From: WanYanhai
Sent: Saturday, March 28, 2009 11:29 AM
Subject: 【China AIDS:3878】 致北京大学孙东东教授:关于上访"专业户"99%精神有问题的说法

致北大孙东东教授的一封信

万延海 2009年3月28日发布

 

孙东东教授:

您好!

我是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自九十年代初来,我和所在的机构一直从事艾滋病防治和有关的政策倡导工作。

我们注意到,您日前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时发表了一系列高见,并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近几年,我们也在艾滋病相关的上访群体中开展了一系列工作。因此,我想与您探讨一下有关问题。

您提到"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他就坚持他的某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作为一名精神病专家,您提出这些观点的时候,一定是有着科学依据的。您提出"至少99%"这么精确的数字,看上去您对自己的观点很自信,那么请问您有何科学依据?是一些公开的学术成果还是您自己的调研成果呢?您所谓的"负责任地"是什么意思?请问您如何对这些观点负责?

"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因为它扰乱社会秩序"。请问您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呢?我们工作中所接触到的上访者,都是采取了直接前往信访部门递交信件等合法、非暴力的方式,您认为他们是如何扰乱社会秩序的?他们扰乱了谁的秩序?

您也提到"他们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但是他就没完没了地闹,你怎么和他解释都不成"。就这一点而言,您是否亲自调查过上访者们所反应的问题呢?

至少就我们目前工作中遇到的问题而言,艾滋病上访者所反映的问题确实存在着。例如,中原地区因采血和输血而导致艾滋病高流行的情况是众所周知的,河南很多因采血和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的人根本无法通过诉讼等法律途径解决其权益问题,他们只好通过逐级上访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希望中央领导人能听到他们的呼声并解决他们健康权利遭到侵害的问题。但是,他们并不如您所说的是在"没完没了地闹",他们是在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作为一名法学院的教授,您应该清楚"维权"和"闹"之间的区别吧?

您还提到:"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国有,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都是令各国政府头痛的问题"。就采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而言,目前还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如果"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这种问题,请您明示一些例子,好让我们以及中原地区的感染者们参考。

您是一个精神病学家,既然您对上访者这么了解,那么您也一定能为解决他们的精神问题提供医学指导。那么你能给上访者们开具什么样的处方呢?如果一定要从精神病学的角度分析,您在治疗上访者的时候一定会探寻其病因,那么您能不能告诉我们:中国产生这么多"偏执型精神障碍"的上访者的源头在哪里?是谁造成了这种局面?

如果从精神病学的角度看,坚持某一个观点就是妄想症状,那么应该如何解释您坚持认为上访者精神有问题和扰乱社会秩序的事实?您是不是也有妄想症状?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确实发现很多因采供血感染艾滋病病毒人士出现精神卫生问题。这些问题,一部分来自疾病的打击;一部分来自于法律不公,感染者无法通过法院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在河南省,艾滋病感染者到法院立案基本被拒绝;一部分来自于上访过程中受到当地政府的截访和迫害,包括监禁和软禁在家。上访者(包括非感染者上访)可能被送往精神病院,强制接受诊治,也给上访者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创伤,产生和加剧了上访者的精神健康问题。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长期关注感染者上访问题,参见下列网址:

上海50多名血友病人家属公开致信市长:请求对去年9.28上访作出公正处理,http://www.aizhi.net/index.asp?action=article_Show&ArticleID=834

可疑物质用于阻止艾滋病人上访,11人被关押,http://www.aizhi.net/index.asp?action=article_Show&ArticleID=892

无辜受害者"的"蒙冤入狱"记----会见输血感染HIV受害者李喜阁女士有感http://www.aizhi.net/index.asp?action=article_Show&ArticleID=706

2008年夏天,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对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人士的上访进行了调查,出版报告一份,参见附件。

以上就此问题与您商榷,期盼得到您的答复!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  万延海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 北京大学法学院   孙东东教授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
★★关宝英,不容你把官场蠹毒之气弥散民间社区,请引咎辞职,扼住以项目资金挟持非政府组织的邪恶之风,维护草根NGO的尊严、维护全球基金的尊严!!!
https://sites.google.com/site/guanbaoyingcizhi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China AIDS:3889】 是掘墓还是造墓(41)六轮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北京地区听证会开了吗?

是掘墓还是造墓(41)六轮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北京地区听证会开了吗?

常坤
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www.changkun.org
2009年3月30日

       鉴于提前获悉的2009年2月26日 北京第六轮全球基金非政府咨询小组召集人 发布的《关于北京爱知行公开质疑北京GF6项目办一事的通告(参见【China AIDS:3684】)“咨询协调小组拟于近期召开听证会(具体日期和地点另行通知),请北京项目办就2009年项目招标组织工作及评审过程进行通报、对一些机构针对2009年项目招标工作提出的质疑进行公开解释和答疑。

        中国青年艾滋病网络 2009年3月20日发布《关宝英,请迅即辞职,维护草根NGO、积极分子和全球基金的尊严》,并给予60日期限,也就是“请于2009年4月26日之前提交辞呈并自动离职,或对所有相关问题做出值得信服的解释,向所有草根非政府组织道歉!”

        时至今日,在相关网站上面并没有进一步获得关于北京第六轮全球基金非政府咨询小组召集的相关听证会的任何消息。

       在2009年3月15日、16日美国之音,台湾中央通讯社、自由时报分别以《中国艾滋病社区就基金管理起争执》和《中国爱滋病民间组织为基金管理起争执》为题进行报道,被全球数百家网络媒体转载。经志愿者翻译成英文后,引起了全球基金总部和全球基金监察部门和相关非政府组织的注意,他们急切的希望获得进一步信息。

       三个草根非政府组织被使用全球基金资金进行挟持,被分别要求声明退出已经联署的《要求更换第六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北京地区次级资金接收单位 (SR)声明》,这是与全球基金的使命和责任严重背道而驰的。
   
       全球基金是挟持基金,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已经被一些退休官员绑架;我们认为全球基金的尊严在中国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玷污。关宝英如果不能在4月26日之前做出正确抉择。
    
        也询问下第六轮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北京地区听证会开了没有?很多人曾经拿即将召开听证会来要求别人住口或者嘲笑一些人“害怕了”的,如果这个会议没有召开,或者永远不会召开了,那岂不是很多人又被蒙蔽了吗?

        此外:如果您手里面第六轮中国全球基金项目15个项目省工作违规的证据,请抓紧时间发给我。如果顺利,我即将着手准备于近期回国,我也说过 是掘墓还是造墓(24)找不到答案,我回到北京一周之内要做的事情就是扔鞋子
      

     

     




2009/2/26 孟林 <menglin2801@gmail.com>
  2009年2月20日,第六轮全球基金北京地区NGO 咨询小组就北京爱知行负责人万延海针对北京地区招标评审过程和结果提出质疑一事,进行了第二次专题会议讨论。
  为了保证第六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在北京地区有序开展,促进项目管理工作的公开、公正、透明,促进北京地区的NGO和社区组织更加广泛的参与项目,咨询协调小组拟于近期召开听证会(具体日期和地点另行通知),请北京项目办就2009年项目招标组织工作及评审过程进行通报、对一些机构针对2009年项目招标工作提出的质疑进行公开解释和答疑。届时,将邀请利益相关者、国际组织、社区组织、政府机构出席。
  请各界人士密切关注相关信息和听证会通知。
           北京第六轮全球基金非政府咨询小组召集人
                   孟林
                 2009年2月26日

 

 

 



--
孟  林
爱之方舟感染者信息支持组织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秘书处
联系电话:010-63297977 63294803
电子邮件:menglin2801@gmail.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menglin2801
通讯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外西头条8号 邮编 100069

关宝英,请迅即辞职,维护草根NGO、积极分子和全球基金的尊严

中国青年艾滋病网络 2009年3月20日发布

http://docs.google.com/Doc?id=dffmxkfz_69f7q4s397

    关宝英,作为中国全球基金第六轮艾滋病项目北京项目办主管,请迅即辞职,以维护中国草根非政府组织、艾滋病积极分子和全球基金项目的尊严;请于2009年 4月26日之前提交辞呈并自动离职,或对所有相关问题做出值得信服的解释,向所有草根非政府组织道歉!中国青年艾滋病网络成员将采取行动就如下相关部门机 构及其负责人发表意见和行动,时间表如下文。

    作为中国全球基金项目第六轮艾滋病项目二级执行机构北京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设置北京地区项目管理办公室,基于其必须承担的四项基本职责;

    作为中国全球基金项目第六轮艾滋病项目二级执行机构北京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及其会长郑志伟,基于其对隶属于该会办公室的管理责任;

    作为中国全球基金项目第六轮艾滋病项目中央执行机构设置国家项目管理办公室及其主管李慧,基于其必须承担的四项基本职责;

    作为中国全球基金项目第六轮艾滋病项目中央执行机构中国疾病控制中心(China CDC)及其项目主任吴尊友,基于其必须承担的职责“照项目执行计划,与分级执行机构签订协议,并负责监督其执行”;

    作为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CCM)及其主席任明辉(卫生部),基于其必须承担的职责“监督和指导经全球基金批准在中国境内实施的项目”;

    作为全球基金中国项目的地区基金代理(LFA)为联合国项目事务厅(UNOPS)及其徐岭峰主任,基于其在一定条件下必须承担的职责“受秘书处特别委派,LFA 会对可疑的资金滥用事件进行调查”;

    作为全球基金国际层次上的相关机构

    在2009年3月15日、16日美国之音,台湾中央通讯社、自由时报分别以《中国艾滋病社区就基金管理起争执》和《中国爱滋病民间组织为基金管理起争执》为题进行报道,被全球数百家网络媒体转载。

    此前后:

    (1)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于2009年2月4日发布由42个组织联署的《关于要求更换第六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北京地区次级资金接收单位(SR)的函》(其中3个组织受挟持被迫发出公开信退出联署);

    (2)北京益仁平中心于2009年12日发布《敦请六轮全球基金项目艾滋病项目依(一期)工作计划督察各二级执行机构项目执行反馈情况》;

    (3)中国艾滋病工作民间组织(工作网络)联席会议于2009年3月11日发布《旨在加强民间组织能力的第六轮全球基金不要成为控制民间组织的胡萝卜和大棒》;

    (4)China AIDS Group于3月19日发布《政府退休官员变身全球基金项目主管,挟全球基金操控艾滋病民间社区》;

    (5)中国艾滋病社区广泛参与讨论https://sites.google.com/site/guanbaoyingcizhi/ www.chinaaidsgroup.org

    (6)数人收到带有暴力和死亡威胁的恐吓信件;

    (7)相关监督网站被关闭或者屏蔽;

时间规划:

    2009年4月26日—5月15日,在中国全球基金项目第六轮艾滋病项目层次上4个部门机构发布意见和采取行动;

    2009年5月16日—2009年5月31日,在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层次上发表意见和采取行动;同时扩大囊括北京项目办在内的15个项目办违规行为;

    2009年6月,在全球基金国际层次上发布意见和采取行动;此时将放弃所有信息必须有证据相佐证原则,将增加所有不确切材料(所有不确切材料将会被标注);

    2009年6月低,将在一场全球青年积极分子培训会议上采取极端方式行动;

    2009年8月,印度尼西亚亚太艾滋病大会上意见表达和行动;

    2009年9月,第六轮艾滋病项目两年前夕,/失言汇总

    2009年12月1日,响应“空腹健身运动”,作为目标之一。

人员参与:

    联络的全世界艾滋病积极分子

意见表达和行动原则:

    (1)影响抗议或者表达意见目标的利益链条;

    (2)使抗议或者表达意见的目标感到难堪、羞耻;

联系和参与:

(1) aidsright.net@gmail.com


 



--~--~---------~--~----~------------~-------~--~----~
★★关宝英,不容你把官场蠹毒之气弥散民间社区,请引咎辞职,扼住以项目资金挟持非政府组织的邪恶之风,维护草根NGO的尊严、维护全球基金的尊严!!!
https://sites.google.com/site/guanbaoyingcizhi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China AIDS:3888】 Re: 致北京大学孙东东教授:关于上访“专业户”99%精神有问题的说法

观点1,比较激进,请大家海涵:
 
    记得古代有一个寓言,讲的是:
    有一个王国,只有两口井,一口在王宫以外,一口在王宫内。人喝了王宫外那口井的井水,就会发狂。国王只喝自己王宫内的井水,所以没有发狂。喝了狂泉的国民们,看到国王的行为举止跟自己不一样,觉得国王发狂了。于是便相约来到王宫为国王"治疗"发狂的疾病。经过各种古怪的折磨,国王终于支撑不住。喝了狂泉的水,于是"举国皆狂"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1、精神病人都不会认为自己是精神病人,所以一个自然人是否有精神疾患需要由另外的自然人来判断。
 
2、假如一位自然人经常性地煞有介事地对其他自然人是否有精神疾患作出"判断",他就将具有一定的"判断权"而成为"判断者"。
 
3、假如这位具有"判断权"的自然人本身有精神疾患,他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人,而跟他不一样的自然人都将被他"判断"为"精神有问题"。
 
    所以才会有个别"判断者"在非经切实调查研究的情况下,作出"负责任"的"判断"。
 
以上
 
 
 
观点2,依然很激进:
 
    不排除那位"判断者"的"负责任"的"判断"切实准确,确实有99%的上访专业户精神有问题。那么大家其实应该考虑的是,这些"精神问题"因为什么而产生。假如各种社会问题都是简单地由于"精神问题"造成的话。那么我们切实忠诚尊敬和爱戴的党和国家,完全不需要任何政府机关,只需要设立一个完备的"精神问题"处理系统。这个社会也不再需要国家了,因为只要把有"精神问题"的那"99%"直接关起来便"天下太平"了。全球经济危机的解决又何必要G20呢?不外乎都是"精神问题"造成的,全部关起来,简单,直接,省事。
 
以上
 
 
观点3,比较歹毒
 
    我们对于孙先生的观点,首先应当仔细甄别。究竟孙先生在阐释"上访"和"精神有问题"两者之间的关系时,孰因孰果
 
    假如孙先生认为"精神有问题"是成为"上访专业户",那么我们不得不认为孙先生有明显的"偏执"倾向,比较质疑孙先生"精神病权威"的权威性。或者孙先生作为一个医学生大学时期根本没读过《医学统计学》这本书,比较质疑孙先生的大学毕业证和"教授"职称的来历。因为孙先生并没有就"上访专业户"跟"精神有问题"之间的关系进行严谨的科学调查与分析。虽然是"精神病权威",假如要作出那样的判断,也应该有一个"调查报告"、数据统计、乃至对二者关联性进行统计学分析吧,正相关?负相关?零相关?由于考虑到二者的时间关联,至少应该作前瞻性的统计学调查,根据流行病学规律,这样的调查必须得要持续时间足够长到看得出相互影响效果。没有数据说话的判断,并不是严格的"流行病学调查报告"。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他的判断将是不具有任何效力的判断
    假如孙先生认为"上访"是导致出现"精神问题"的,我们不得不认为孙先生作为"精神病权威"超越了自己的学术领域,关注起社会问题来了。这样的言论和判断,孙先生只应该以"普通公民"的身份来完成表达。同时由于孙先生没有社会学相关研究经验,我们可以认为他的判断将是不具有任何效力的判断
 
总之,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我们的公民是享有言论自由权的。虽然孙先生的言论砸了自己作为"专家"或者"权威"招牌,我们还是应该感谢他作为一位"普通公民"对于各种社会问题的关注
 
为此,我们不得不向孙先生表示崇高的敬意!
敬意于孙先生放弃自己"北大精神病权威"的身份和地位,身体力行地捍卫了法律赋予每位普通公民的神圣权力。
 
以上

From: WanYanhai
Sent: Saturday, March 28, 2009 11:29 AM
Subject: 【China AIDS:3878】 致北京大学孙东东教授:关于上访"专业户"99%精神有问题的说法

致北大孙东东教授的一封信

万延海 2009年3月28日发布

 

孙东东教授:

您好!

我是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自九十年代初来,我和所在的机构一直从事艾滋病防治和有关的政策倡导工作。

我们注意到,您日前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时发表了一系列高见,并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近几年,我们也在艾滋病相关的上访群体中开展了一系列工作。因此,我想与您探讨一下有关问题。

您提到"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他就坚持他的某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作为一名精神病专家,您提出这些观点的时候,一定是有着科学依据的。您提出"至少99%"这么精确的数字,看上去您对自己的观点很自信,那么请问您有何科学依据?是一些公开的学术成果还是您自己的调研成果呢?您所谓的"负责任地"是什么意思?请问您如何对这些观点负责?

"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因为它扰乱社会秩序"。请问您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呢?我们工作中所接触到的上访者,都是采取了直接前往信访部门递交信件等合法、非暴力的方式,您认为他们是如何扰乱社会秩序的?他们扰乱了谁的秩序?

您也提到"他们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但是他就没完没了地闹,你怎么和他解释都不成"。就这一点而言,您是否亲自调查过上访者们所反应的问题呢?

至少就我们目前工作中遇到的问题而言,艾滋病上访者所反映的问题确实存在着。例如,中原地区因采血和输血而导致艾滋病高流行的情况是众所周知的,河南很多因采血和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的人根本无法通过诉讼等法律途径解决其权益问题,他们只好通过逐级上访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希望中央领导人能听到他们的呼声并解决他们健康权利遭到侵害的问题。但是,他们并不如您所说的是在"没完没了地闹",他们是在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作为一名法学院的教授,您应该清楚"维权"和"闹"之间的区别吧?

您还提到:"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国有,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都是令各国政府头痛的问题"。就采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而言,目前还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如果"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这种问题,请您明示一些例子,好让我们以及中原地区的感染者们参考。

您是一个精神病学家,既然您对上访者这么了解,那么您也一定能为解决他们的精神问题提供医学指导。那么你能给上访者们开具什么样的处方呢?如果一定要从精神病学的角度分析,您在治疗上访者的时候一定会探寻其病因,那么您能不能告诉我们:中国产生这么多"偏执型精神障碍"的上访者的源头在哪里?是谁造成了这种局面?

如果从精神病学的角度看,坚持某一个观点就是妄想症状,那么应该如何解释您坚持认为上访者精神有问题和扰乱社会秩序的事实?您是不是也有妄想症状?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确实发现很多因采供血感染艾滋病病毒人士出现精神卫生问题。这些问题,一部分来自疾病的打击;一部分来自于法律不公,感染者无法通过法院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在河南省,艾滋病感染者到法院立案基本被拒绝;一部分来自于上访过程中受到当地政府的截访和迫害,包括监禁和软禁在家。上访者(包括非感染者上访)可能被送往精神病院,强制接受诊治,也给上访者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创伤,产生和加剧了上访者的精神健康问题。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长期关注感染者上访问题,参见下列网址:

上海50多名血友病人家属公开致信市长:请求对去年9.28上访作出公正处理,http://www.aizhi.net/index.asp?action=article_Show&ArticleID=834

可疑物质用于阻止艾滋病人上访,11人被关押,http://www.aizhi.net/index.asp?action=article_Show&ArticleID=892

无辜受害者"的"蒙冤入狱"记----会见输血感染HIV受害者李喜阁女士有感http://www.aizhi.net/index.asp?action=article_Show&ArticleID=706

2008年夏天,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对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人士的上访进行了调查,出版报告一份,参见附件。

以上就此问题与您商榷,期盼得到您的答复!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  万延海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 北京大学法学院   孙东东教授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
★★关宝英,不容你把官场蠹毒之气弥散民间社区,请引咎辞职,扼住以项目资金挟持非政府组织的邪恶之风,维护草根NGO的尊严、维护全球基金的尊严!!!
https://sites.google.com/site/guanbaoyingcizhi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2009年3月30日星期一

【China AIDS:3886】 就北大教授称"99%老上访户都是精神病"征集签名

TOPIC: 就北大教授称"99%老上访户都是精神病"征集签名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minshengguanchagroups1/t/4f055bb93368cf42?hl=en
==============================================================================

== 1 of 1 ==
Date: Sun, Mar 29 2009 9:10 pm
From: 民生观察 


各位好!在2009年3月23日出版的第412期《中国新闻周刊》中(
http://www.chinanewsweek.com.cn/news/2009/2009-03-27/231.shtml
),北大教授、精神病学专家孙东东称"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
,至少99%
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我们无法接受孙先生的上述观点,撰写下文对
其进行反击,现正就此信征集签名,欢迎回复本电,告之你的姓名进行联署,公开信请暂
勿公开,谢谢。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9-3-30
中国公民就"老上访者99%是精神病"致北大教授的公开信

孙东东先生,在2009年3月23日出版的第412期《中国新闻周刊》中,有一篇名为《孙东东
:把精神病人送到医院是最大的保障》的文章(
http://www.chinanewsweek.com.cn/news/2009/2009-03-27/231.shtml
),在该文中,您公开讲"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
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因为它扰
乱社会秩序。他就坚持他的某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他们为了实现
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你们可以去调查那些很偏执地上访的人
。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



看到你在媒体上公然这样讲,我们感到非常震惊,我们首先想问你,你"负责任"地说老上
访户99%
以上精神有问题这一个结论你是如何得出来的?你作过专门的调查研究吗?国内有相关公
开的学术成果吗?你的结论中提到99%
这一精确数字,想必你是掌握了其它许多相关精确数据,请问你接触、调查过多少访民?
你能说清楚"老上访专业户"的标准和定义吗?你如果没有掌握这些准确的数据和标准就得
出上述结论,我们只能说是极不负责任而不是负责任,这样显然有违你北大教授和精神病
学专家的身份和声誉。



中国国家信访局局长周占顺曾说80%的上访者是有理的,可你却说访民"反映的问题实际上
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你这样说不是在说99%
的访民都是在无理取闹吗?"人无冤屈不上访",访民们长年累月地上访,不就是因为自身
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犯得不到有效维护才上访吗?你凭什么说访民问题解决了还在上访?
有谁问题解决了还会劳神费力、冒着被关"法教班"被劳教的风险地去上访?就连中国官方
也承认,是涉法涉诉、官员乱权、企业改制、征地拆迁、三农问题、环境污染等方面存在
大量侵权现象才造成了老百姓的不断上访,这不是再次说明了民众上访绝大部分是有理的
吗?你在得出你上述荒谬的结论之前你考虑了这些造成上访潮的社会背景和制度性因素吗




你还说访民们就是坚持他的某一个观点,坚持他的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我们要说
的是访民们不仅仅是坚持某一个观点,访民们坚持的是本属于自己的权益和利益,就是要
讨一个公道和说法,怎么坚持讨公道就成了"妄想症状"呢?如果从精神病学的角度看,坚
持某一个观点就是妄想症状,那么应该如何解释您坚持认为上访者精神有问题和扰乱社会
秩序的事实?您是不是也有妄想症状?




孙先生,从你的回答中我们还清楚地看到了你这样一个观点,访民上访尤其是老访民上访
就是"扰乱社会秩序"。中国现在访民很多,上访次数也很频繁。如果真如你所说,中国,
至少在北京,不乱了吗?如果是这样国家为什么还要设立专门的信访机构,尽管这样的信
访机构不起什么作用,来专门接受访民的投诉。事实恰恰与你所说的相反,广大访民在上
访的过程中,绝大部分是遵纪守法的,他们采取的方式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真正违
法、破坏社会秩序的是那些暴力截访者。我们认为,你致所以得出上述结论,是因为你和
一些官员一样,存在着"上访就是闹事""聚众就是闹事"这一根深蒂固的思想和观点。



你说老访民们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偏执型精神障碍都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也就是你认
为老访民们都应强制关进精神病院。将一个正常人关进精神病院首先就剥夺了公民的人身
自由,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处罚。同时,一个人一旦有进入精神病院的经
历,他一辈子就要背负是"精神病"的压力,你说这样的行为能够随意、想当然强制为之吗
?当你公开这样讲时,我们想问问你的人权意识和法制观念何在?人一旦被关进精神病院
,他就要被强制吃药,同时还要面对电击等酷刑折磨,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你不觉得你的主
张太残暴了吗?



鉴于上述情况,我们要求孙先生就你上述说法公开澄清,你必须立即公开纠正自已错误、
不负责任的观点和说法,必须向广大访民和读者致歉,你必须回到严谨治学上来。



我们也呼吁并要求《中国新闻周刊》就刊载孙东东先生这一文章作出说明。





                                                         2009-3-30

                                                         发起人:民生观察工作室


--~--~---------~--~----~------------~-------~--~----~
★★关宝英,不容你把官场蠹毒之气弥散民间社区,请引咎辞职,扼住以项目资金挟持非政府组织的邪恶之风,维护草根NGO的尊严、维护全球基金的尊严!!!
https://sites.google.com/site/guanbaoyingcizhi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China AIDS:3887】 广州牵牛花工作组“感染者聚会及机会性感染知识培训”活动总结

广州牵牛花工作组"感染者聚会及机会性感染知识培训"活动总结

2009329中午12点至晚上19点,广州红丝带牵牛花工作组在广州天河区K歌王举办了"感染者周末聚会及机会性感染知识培训"活动。本次活动由广州红丝带牵牛花工作组的娟子策划并主持。参加此次活动的涉及广州、深圳、佛山、东莞四地的20名感染者,其中7名为女性,13名为男性。有接近三分之一为广州地区首次参加本小组活动的新发感染者,我们为他们的勇气和积极参与表示鼓励,也为从深圳、佛山、东莞远到而来参加我们活动的朋友表示感谢,谢谢你们支持我们的工作!

按照活动计划,中午12点全体参与人员在"广州东站"集合完毕,因为离"K歌王"没有太远的距离,此次活动又采取AA制参与,为了节省开支大家一致选择步行。1230分左右到达目的地开始活动:整个活动在欢快,娱乐,祥和的气氛中进行直到结束。大家不仅在一起聚餐、K歌、参与游戏娱乐;还由感染时间长达15年,经历过多种机会性感染症状的小组志愿者"高飞",以自己的感染经历和平时学习到的艾滋病预防知识,生动讲解并和大家一起探讨关于一般机会性感染的预防常识,使大家了解到很多日常生活中应该注意的一些细节问题,如:感冒、发烧、拉肚子、皮疹、皮肤瘙痒、牛皮癣等多种小问题的预防和治疗方法;最后协助深圳深爱工作组的"家伟"填写19份关于艾滋病反歧视调查问卷,并每人补助50元,统一经过大家允许后做为此次活动的全部经费。房间内时而畅怀大笑;时而鸦雀无声;时而催人泪下,整个活动一直持续到下午1900,活动结束并圆满完成原定所有活动计划,20名参与者安全返程。

聚会过后,很多参与此次活动的感染者都通过电话、QQ等形式反映此次活动的意义深刻,不枉此行。不仅能在自娱自乐、相互沟通、帮助交流的基础上,还能从病友身上互相学习到很多平时自己不值得注意的小问题,小细节,而且希望今后本小组能够多举办这样的"知识培训和娱乐参与"为一体的活动。

由于我们小组成立时间不长,没有实力去申请更多的项目资金,组织更多的相关活动为大家创造这样的条件去沟通交流。但是每个人都愿意拿出自己的那份热情,配合我们的工作,每次活动都能AA制的积极参与,在这里娟子代表广州牵牛花工作组谢谢大家的参与和支持,也谢谢家伟大哥提供、给予我们小组这次活动的经费支持,我们大家会持续不懈的努力,为我们自己的权益和身心健康共同创造出一个良好的空间。虽然不能经常性的开展这样的活动,但是这次能和大家一起培养学习知识的兴趣,又能渡过一个开心、愉快的周末,还是要感谢大家的积极参与!

注:此次活动经费由19名小组成员"填写反歧视调查表补助费用"AA制,该调查表由深圳深爱工作组家伟提供!(活动图片见附件)

 

 广州红丝带牵牛花工作组  娟子

 

           20090330

 




--
娟子
广州牵牛花工作组
联系电话:15989038700
联系 Q Q:530776677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林和中路林和村南街积善里



网易邮箱,中国第一大电子邮件服务商 --~--~---------~--~----~------------~-------~--~----~
★★关宝英,不容你把官场蠹毒之气弥散民间社区,请引咎辞职,扼住以项目资金挟持非政府组织的邪恶之风,维护草根NGO的尊严、维护全球基金的尊严!!!
https://sites.google.com/site/guanbaoyingcizhi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

【China AIDS:3885】 请签名支持:给出席20国集团会议的各国领导人的呼吁信

想签名支持这份呼吁信的组织,可以在3月31日中国时间晚上睡觉之前发信给下列信箱:dhillman@stampoutpoverty.org

给出席20国集团会议的各国领导人的呼吁信

 

   尊敬的奥巴马总统,布朗首相,萨科齐总统,以及出席42伦敦20国集团峰会的各位领导人:

   我们欢迎参加将在伦敦举行的有关全球银行系统管理规则紧急修订的20国集团会议。经济危机危及我们曾提及的人群的生活,特别是那些负担不起医疗费用的人群。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我们请您探讨如何履行千年发展目标承诺( MDGs ) ,特别是健康方面。在这方面,当务之急是找到并利用迄今尚未开发的收入来源。由于货币兑换征税制(CTL)是能产生大量的额外资金,我们,民间社会组织,强烈建议您尽可能及早采取一切必要的步骤去实施货币兑换征税制(CTL)
   
为什么CTL有如此大的潜力?首先,外汇交易(外汇)市场的交易量已突破每年一千万亿美元。在这金融危机,与金融业的其他诸多领域不同,外汇市场仍在增长。这样就为该CTL能产生一种可持续的和可观的收入来源提供了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同时,市场是完全电子化的。将每一次货币的贸易结算都以电脑自动付款的方式来记录。因此,它是有效的,它的执行成本无疑也是低廉的。
   
其次,金融交易税在世界各地于债券,股票和一般汇款等过程中普遍存在。例子包括英国税率为0.5 % 的印花税致使国库每年增长五百万英镑之多的储备,并在美国,就有为证券交易的微型税而成立的证券交易委员会。事实上,至今没有征收外汇交易税是不正常的。在当前的金融危机促使全面审查整个银行体系的时候,也是一个认真解决并执行这一措施的契机。
   
第三,拟议的0.005 %的利率太小而不能改变市场决策的制定,并且不能取得收益率足够高的可观的收入来源。最近,为联合大学工作的Rodney Schmidt教授建立的迄今为止最详尽的计量经济模型显示这一利率太低,以至于不能影响市场结构,与此同时产生本该创收的约为30-40亿美元的年收入。
   
最后,主要通过航空税资助的联合援助药品采购机制是一个重要的先例代表,因为它是通过国家资助收集税收和跨国收集,使之用于全球性的公益事业。
   
由于上述原因,下列署名的民间社会组织呼吁您利用20国集团会议的关键机会,来展示全球凝聚力,并推动建立CTL以增加急需的额外资源,致使千年发展目标得以取得进展,尤其是在健康方面。


此致,

英国机构:
全球卫生行动
南部非洲行动( ACTSA
援助行动
非欧正义与和平网络
大不列颠浸礼会联盟
Cafod
基督教援助
通信工人工会
欧洲公共卫生联盟
儿童希望会
国际艾滋联盟
循道卫理联合教会
国家司法及和平网络
乐施会
Results
救助儿童会
扶贫会
遏制艾滋病运动
Tearfund
联合国协会(英国协会)
美国归正教会
海外志愿服务( VSO
War on Want
威尔士国际事务中心

法国组织:
Act Up-Paris
SUD
协调(法国NGO国家平台),及其健康工作组所有成员:
国际医药学会
平等与人口
GRET
世界医师协会
OPALS
非欧司法网络
SUD
健康
Secours-Catholique/Caritas-France
SIDACTION
SOLTHIS

美国机构:
治疗行动组,美国

国际NGOs
PLUS
,瑞典国际开发合作署





                                                            2009年3月28

 


--~--~---------~--~----~------------~-------~--~----~
★★关宝英,不容你把官场蠹毒之气弥散民间社区,请引咎辞职,扼住以项目资金挟持非政府组织的邪恶之风,维护草根NGO的尊严、维护全球基金的尊严!!!
https://sites.google.com/site/guanbaoyingcizhi

-~----------~----~----~----~------~----~------~--~----~----------~----~----~----~------~----
"China AIDS Group中国艾滋病网络 论坛"
A:要加入:★中国艾滋病网络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B: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chinaaidsgroup@googlegroups.com
C: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chinaaidsgroup-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D:Contact us:  chinaaidsgroup@gmail.com

★中国艾滋病网络/China AIDS Group             http://www.chinaaidsgroup.org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China AIDS Museum      http://www.aidsmuseum.cn
★艾博维客 AIDS Wiki                                  http://www.aidswiki.cn
★艾滋人权 AIDS Rights:                               http://www.aidsrights.net
★常坤: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Http://www.changkun.org

-~----------~----~----~----~------~----~------~--~---